第65章 65.你和小暖分开吧

自叶归洵从古城回来后,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正轨,人间蒸发的白千垣也回到了公司,他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如果说以前是头顶乌云满脸黑,那现在每天就像是七八点钟朝气蓬勃的太阳。叶归洵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他,也许是以前的暴君,也许是现在的少年。

程颜雪也经常和她打电话,听她说,阿弃最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样,时不时送她礼物,陪她看电影。叶归洵不禁变得宽心,有种自家弟弟终于想开了的感觉。她听着程颜雪激动又害羞地声音,心中不是滋味却又替她开心,她在心里暗骂程颜雪就是个傻子,等那么多年,却又因为她开心自己也变得开心。

自从叶归洵和贺谨恂从古城回来后,贺谨恂变得特别粘人,恨不得把她拴在自己身边。不太重要的应酬都推掉,晚上陪她在家吃饭。

最近叶归洵真的觉得一切都好和谐,即便现在是十月末,即便现在S市被寒潮席卷,她的心都觉得暖暖的。

晚上,别墅,两个人吃完饭后,坐在沙发上。叶归洵看着家长里短的电视剧,贺谨恂给她剥橘子。

“过几天就是立冬了,我们去看看爷爷吧。”叶归洵看着电视,突然说出口。电视里播的是一家老小围在饭桌吃饭的场景,看上去是那么喜庆热闹。

“怎么突然想起他了?”贺谨恂剥着橘子的手一顿,

“他一个老人家自己呆在那么大的宅子里看着太孤独了。如果我妈妈在的话,也会希望我多去看看他的。”叶归洵曾不止一次地幻想着,如果妈妈在自己身边那该有多好。

“好,我们一起去,他会很高兴的。”贺谨恂想了想,便答应了。说实话,他和贺老爷子的关系不是那么亲密,可她想去,那他就陪着她去。

立冬那天是周五,叶归洵把手中的工作都结束后,忙跑出公司,

寒风穿梭在S市,贺谨恂站在她的公司楼下等着她,叶归洵看到他后,忙小跑到他身边,挽着他的胳膊“等很久了吗?”

“我刚到,走吧。”贺谨恂摇摇头,他习惯性地将叶归洵的手揣进自己衣兜里,用自己的手替她捂热。叶归洵看到了他微泛着红的鼻尖,笑了笑,却没说什么。

贺家老宅,贺老爷子看着李叔在厨房忙上忙下督促着,不禁说出口,“又不是什么大事,怎么这么兴师动众的。”

“老爷,小少爷和少爷都回来吃饭,这多难得啊,已经是件大事了。”贺老爷子拄着拐杖刚想说什么,却看见门口走进来的两个人。

“你们来了。”贺老爷子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爷爷,这是给您的。”贺谨恂右手提着一大盒补品,李叔连忙上前接过。

“你们有心了。”贺老爷子看着两个人,心中不禁涌上一股暖流。

饭桌上,叶归洵第一次见到了贺谨恂的父亲——贺权。他保养得很好,依旧可以看出年轻时的风流倜傥,叶归洵好像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贺谨恂会有这副相貌。

“你是叫小暖吧。”贺权看着叶归洵,问出口。

她不禁愣了一下,这个名字只有阿凉和阿弃叫,她没想到贺权会知道,“...是的。”

“真像啊........”贺权低下头,不禁苦笑着。

贺老爷子轻咳一声,具有警告的意味,只不过只有他和贺权才知道。

“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结婚?”贺老爷子突然问出口,

叶归洵有些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贺谨恂淡淡的开口,“明年。”

“明年啊.......明年好。”贺老爷子像是在思考些什么,他想抱一抱孙子,只可惜不知道有没有那个福气了,再撑个几年,应该就可以了吧........

贺权看着贺谨恂和贺老爷子,心中不禁冷笑,结婚,他们怎么能结婚!如果有一天,一切都被发现了,那时候还会谈结婚吗。他这辈子做了很多错事,可是这件事,他绝对不能再做错了。

“谨恂,吃完饭后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事情要和你说。”贺权难得的严肃起来,贺老爷子看着他的目光错综复杂,想要说些什么,却还是作罢。他这个儿子他很了解,固执得很。认定的事,认定的人,不管怎么样都不会改变。

饭后,叶归洵陪着贺老爷子看以前的照片,电视里播放着热闹的节目,冷清的贺家老宅终于有了一丝温度。

书房,贺权蹙着眉看着贺谨恂,两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贺谨恂原本就和贺权不亲近,而贺权在考虑到底怎么说出口,才能将伤害降到最低。面前的到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不希望他难过,虽说是上一辈的事情,可是实实在在牵扯到了两个人身上,让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谁来说都是一颗定时炸弹,就怕到时候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你和小暖分开吧。”

“理由。”贺谨恂的声音瞬间冷了下来,从未尽过当父亲的责任,现在却来说这些。

“我和你说第一遍,也是最后一遍。离开她,是对她最好的选择。”贺权紧盯着贺谨恂。

“我说了,告诉我理由。”贺谨恂并不示弱,他不明白贺权为什么这么突然和他说这些,心中隐隐升起不安。

“好,你那么想知道理由,那我就告诉你。我的妻子,你的母亲害了她们一家人!”贺权终于说出口。

贺谨恂怔在那里,随即嗤笑着,“你这理由还能再离谱些吗。”

“这辈子我爱过的女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阿枫。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她不喜欢我,但是我做了件错事,那之后她就离开老宅了。再然后就是老爷子让我和你母亲联姻,我们相敬如宾,也有了你。”贺权决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他,让他自己去抉择。

贺谨恂心中的不安变大,他早知道父母关系不好,但是不知道竟然牵扯到叶归洵母亲身上。他没有说话,等着贺权继续说。

“但是我一直忘不了阿枫,你母亲知道了,然后一直和我闹。她是个妒忌心很强的女人,终于忍不住,那天收买人,把小暖从家中带出来。趁阿枫和易镇着急出来找孩子的时候,收买货车司机故意撞上去。那时候,我正好听到了她打电话的声音,才知道了这件事和她有关。”贺权颓废地抓了抓头发,这些年来,只有贺老爷子和他知道这件事情。当时,他大可以报警,可是这样一来,贺氏,老爷子,谨恂都会遭遇重创。

当时贺氏的局势不太稳定,如果他真的报警了,那整个商界甚至所有人都会知道贺氏这桩丑事,所有暗中窥探的豺狼虎豹都会一瞬间撕咬上来,贺老爷子一生的基业可能会毁于一旦,谨恂那么小的孩子会受到千万人的指点,可怜他和看戏的人比比皆是。当时他可以做的,就是成天花天酒地,甚至把七七八八的女人带回家。他对别的事没有把握,但是他知道一个人深爱着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他就是要折磨叶书莺。终于,三年后,她日渐消瘦,受不了精神上的折磨,离开这个世界了。那之后,他才将这件事告诉了贺老爷子,贺老爷子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所有的事情的。

贺谨恂听着贺权出来的每一字每一句,心都随之往下沉,

“我派人调查了那个孩子,知道她现在的状态,所以没有先和她说。但是你想想,如果让她知道,她的父母是被叶书莺害死的,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叶书莺做的,她现在名字里的叶姓是仇人名字里的,还有,你是叶书莺的儿子,那结局会是什么样子的?”

贺谨恂望着贺权,眼神中满是嘲讽和绝望,“我明明可以不知道这些事情,你为什么偏要让我们分开,偏要告诉我?”他已经不知道该惊讶于哪件事情了,一切都像给了他当头一棒一样。

“天底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我就怕这颗定时炸弹没有预兆地炸开,到时候就没有办法挽回了。”贺权担心地看着贺谨恂,

“为什么你们做的孽要我来承担!”贺谨恂低吼着,眸中的愤怒已将他吞噬,心中的苦涩蔓延着。当初在医院,给她编名字的时候,能想到的姓只有母亲的叶姓,如果让她知道她冠了八年之久的姓氏是仇人的姓那后果他不敢想象。

“谨恂,是我们对不起你,要不,你试着和小暖说说,让她来找我算清这笔账,她那么懂事一定会理解你的。”贺权突然觉得对贺谨恂十分愧疚,从小到大什么也没为他做过,所有重担和事情都有他来承担。

“我不求她理解我,因为我根本就不会和她说。”贺谨恂阴冷地看着贺权,刚才他感受到绝望的那一刻,他就决定了。

“谨恂,这后果你承担不了。你就不想想,万一她知道了,那....”贺权连忙开口,却被贺谨恂打断。

“这都是你们逼我的。”贺谨恂冷漠地扫了贺权一眼,转身离开书房。

他走出书房,手不自觉地在颤抖。

“归洵,我们回家吧。”贺谨恂扯出一抹微笑,看着叶归洵,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叶归洵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九点了,“好啊。”

“爷爷,我们走了。”叶归洵穿好衣服和贺老爷子道别着。

“路上小心。”贺老爷子微笑着看着她,当他的目光转向贺谨恂的时候,贺谨恂不留痕迹地避开视线。

贺老爷子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深深地叹了口气。

叶归洵挽着贺谨恂的胳膊,看见他的表情不太好,问着,“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吗?”

“没有,我先把你送回家,一会儿有事情需要去找余知。”

“啊?这么晚。”叶归洵失落地看着贺谨恂,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奈地笑了笑。

“那好吧,早点回来,注意安全。”叶归洵担心地看着贺谨恂。

“知道了,别担心了,我这么厉害,怎么会有事。”贺谨恂微弯着腰平视着叶归洵,刮了下她的鼻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