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64.帮帮我好吗

傍晚的古城很热闹,几乎每家酒馆都会在外边准备好几套桌椅,来来往往的人们看哪家酒馆的气氛好,就直接落座。特别是在可以看见海景的酒馆,生意更是兴隆。

水村酒馆的景色也可以说是一绝,可以看到不远处的海景,酒更是一绝,入口没什么感觉,但是后劲十足。这家店是在古城最受欢迎的一家,不管你官有多大,都需要按先来后到预订。叶归洵在刚来的那天听说后,马上预订,没想到竟然排到了现在。

叶归洵数着旁边的礼品袋,想着有没有落下谁的礼物,明天他们就要离开古城了。

贺谨恂喝着酒无奈地看着她,她从买礼物的时候就一直在数,“都买了,怎么数的这么仔细,即使落了一个也没什么关系。”

“那也是,礼轻情意重嘛,以后说不定没什么机会了。”叶归洵没想太多,顺口说出来。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她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有时候真的是嘴比脑子快一步。

她偷瞄了一眼贺谨恂,果然,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苦涩,他想掩藏,嘴角扯出一抹笑容,可是那个笑容却让叶归洵觉得心疼。

“你看,以后我们回去后都要工作,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出来旅游了,对吧。”叶归洵解释着,想要让贺谨恂不多想。

不知道哪天会发作,不知道哪天会直接死去,这个想法她已经坦然的接受了,即便有些不甘,即便想誓死抵抗,可是真到那时候谁也说不准。她唯一感到愧疚的,就是贺谨恂,他比她更希望自己活着。

贺谨恂听着她拙劣的解释后,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拉起她的左手,摩挲着中指上的那枚戒指。他抓着她的手越来越用力,就像是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一样。

酒馆里很喧闹,服务生们来回穿梭送菜,人们尽兴喝酒,大声嬉笑,可是他们没有任何渲染,即便几米开外是欢声笑语,他们依旧被心痛笼罩。

贺谨恂已经有些微醺了,不得不说,这家酒馆的酒很神奇,像他这样千杯不醉的人竟然这么快感到醉了。也许不是酒的关系,也许是此地,此刻,此人,此景。当叶归洵说以后没什么机会的时候,他感觉有人在狠狠攥着他的心脏。

他规划的未来里,每个碎片都有叶归洵的影子,可是现在他感觉,她在向自己挥手,一步一步后退,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彻底离开。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都是他害的。

贺谨恂就那么一直握着叶归洵的手,无意识间眼眶变得微红,他一言不发,只是呆呆地盯着那枚戒指。

叶归洵看到他这幅模样,鼻子一酸,“谨恂,我拜托你件事好吗?”

“你说。”贺谨恂没由来地心慌,还记得上次她拜托自己的事情是递给她一把刀。

“如果你发现我不对劲,那帮帮我好吗?让我活得久一点。有时候,可能只是几个小时,不要让我碰到锋利的东西好吗?”叶归洵灿烂地笑着,傍晚的海风吹拂起她的秀发。她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人,可是,现在她想为了他,为了他们,活得久一些。

“........好。”贺谨恂微愣了几秒,随后也同样笑着,她终于不是让他递把刀了......

就在那一刹那,水村酒馆的老板娘拍下两个人,她平时喜欢拍照,那一桌的情侣和周围格格不入,她也不免多关注了几眼。老板娘历经风霜,有了岁月的沉淀,看得出来两个人不像一般的小情侣一样,可是两个人之间掺杂着太多太复杂的情绪,连她也看不太懂了。

店里打工的小女孩唐琪好奇地看着老板娘,“老板娘,这张照片是要给那桌的客人吗?”

“也许吧,但不是现在。”老板娘深邃地看向两人,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两个人一看就是外地游客,但是她总觉得以后两个人还会来。

那一晚,两个人爱得炙热,万千情愫融化在皎洁的月色下,宣泄与深爱交织着,宛若一对即将面临离别,依依不舍的恋人一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