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60.她就是他的死穴

贺氏集团大门,叶归洵仰头看着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心中泛着酸,突然一瞬间,这幢大楼的高度看起来就像他们之间的差别,她脚踩大地望着那高高在上的人,也许这才是真实吧。她咬咬牙,走到贺氏集团前台,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今天的自己有些不受控制,脑中就像是有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

“你好,我找贺谨恂贺总。”叶归洵隐忍着说出口。

前台小姐听见叶归洵要找自家总裁,不禁抬头多看了几眼,“小姐,您有预约吗?”

“没有。你和贺谨恂说一声,尚风广告叶秘书找他,他会明白的。”叶归洵说完,心中划过一丝薄凉,也是,她现在连找他的资格都没有。

“很抱歉,小姐,您需要有预约才可以。”前台小姐脸上的职业性假笑已经快挂不住了,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小公司秘书,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找总裁,那岂不是笑话?

“我说了,我找贺谨恂。”叶归洵还是那一句话,可是脸上挂上了一丝无力。

“你这个人怎么......”前台小姐忍不住了,刚想叫保安,却被另一个前台小姐拉住。

另一个前台小姐刚才一直看着两个人,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及时拦住。

“小姐,请你稍等一下。”另一个前台小姐微笑着看着她,手中拨着总裁秘书室的电话。

“喂?”余知半倚在季成的办公桌上,接起电话。

“季秘书,前台有位尚风广告的叶秘书来找总裁。”

“我马上下去,你等着,必须好生招待着。”余知在心中暗骂,看来是真出了什么事,不然谨爷不会让自己来顶替半天季成的职位,归洵也不会这个时间直接找到公司。

他急匆匆地到一楼,看见叶归洵呆呆地盯着地上的瓷砖,像是个只有空壳没有灵魂的人一样。

“归洵,你怎么来了?”余知故意打趣地说,

两个前台小姐看见下来的是余知,心中不免紧张,她们只知道余知和贺总的关系很密切,所以只能眼观鼻鼻观心,一句话也不敢说。

“带我找他。”叶归洵坚定地看着他。

“他现在在开会呢,咱们上去歇会儿,然后等他开完会的,好不好?”余知哄着叶归洵,大脑飞速运转,一边缕清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边想着怎么解决。

“带我见他!”叶归洵吼出声,倏地蹲下,一只手紧急攥着余知的衣角,身体微微颤抖着。

余知感受到叶归洵颤抖的双手,不免正色起来,“好我带你去,归洵你冷静。”

叶归洵拄着膝盖勉强站起身来,余知紧紧抓着她的手,他怕下一秒,她就倒下了。

贺氏集团第二会议室,贺谨恂眉头紧锁,这个季度的盈利很客观,甚至创了新高。可是他地脑中,是季成刚才给他发的消息:叶小姐现在去了贺氏集团。

各部门经理看见贺谨恂蹙眉,都在面面相觑,原本以为可以得到褒奖,没想到现在贺总脸上满是阴郁。每个人心里都快抓狂了,却没有人敢当面说出来,这个业绩难道还不可以吗!

砰的一声,会议室的门被人用很大的力度打开,各部门经理都不觉吓了一跳。贺谨恂看了眼门口后,突然站起身。

只见余知一脸为难地站在叶归洵身后,而叶归洵脸上的表情狠狠地刺痛了贺谨恂,那副表情,像极了那个夜晚她坐在秋千上的模样。

叶归洵一步一步走向贺谨恂,所有人的视线都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流转,贺总什么也没说,他们也只好屏息看戏。

叶归洵的视线落在桌子上的水瓶和报告材料上,她抄起材料和水瓶扔向贺谨恂,水瓶硬生生地砸在贺谨恂身上,他却什么也没说,只是满眼焦急地抓住她的双手。他快速环顾四周,发现周围没有利器,放心地微微叹了口气。

叶归洵看着贺谨恂死死抓着自己的手腕,心中的沉闷越来越重,就像是要把她吞噬了一般,“好玩儿吗?”她略带着绝望,望着贺谨恂。

“看我这几天像个傻子一样,好玩儿吗?”一滴泪顺着她的眼角流下,眼中的绝望越来越浓厚,就像是个生无可恋的人一样。

“余知,办公室第一个抽屉里有药,快拿来!”贺谨恂焦急地吩咐余知。

余知没说什么,立马去找。他有些恍惚,在刚才一瞬间,他好像在贺谨恂的眼中看到了哀求........

贺谨恂这才意识到满屋子的职员,凌厉的眼神扫过去,低吼一声,“散会!”

所有人如获大赦般快步走出去,恨不得把刚才看到的一切快点传播出去。

瞬间,偌大的会议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放开我。”叶归洵低声下气地求着贺谨恂,满眼的绝望刺痛了贺谨恂的心脏。一瞬间恍惚,他的双手收去了些力量。

一瞬间,叶归洵挣脱开,她没有跑出办公室,而是蜷缩在一个小角落里哭着,哭声越来越大,像是要把情绪全部通过泪水发泄一样。叶归洵很清醒,可是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哭得这么伤心,明明想要冷静下来好好谈,明明只是想听他亲口解释,但是情绪却不受自己控制。

贺谨恂站在原地看着叶归洵,眼眶逐渐变红,是他把她变成了这幅模样,都是他.......

他半蹲在叶归洵面前,“归洵,不哭了,是我错了。”

“......”叶归洵什么也没有说,哭声变得越来越小。她擦干脸上的泪,缓缓抬起头,望着贺谨恂的双眼是那么的空洞,宛若一个失去希望的人一般。她发觉他的眼眶红了,心中微微刺痛着,可是却无法说出任何话。

“归洵,你不要这样,你看着我!”贺谨恂急了,现在的她像极了那天晚上的她,仿佛下一秒就要消失在他的面前一般。

“谨恂。”叶归洵嘴角勾起一丝笑,眼中却是一片冷漠。

“.......”贺谨恂没有说话,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给我把刀好吗?”她看着他笑着,仿佛在说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

贺谨恂紧紧抱住叶归洵,比任何时候都要用力,他哽咽着,刚才听到她的话那一瞬间,心脏传来针扎般的痛觉,“归洵!”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略带着哽咽的声音唤着她的名字。

“就一把小小的水果刀就好,就一个。”叶归洵仿佛没有感受到这炽热的怀抱,只是平静地说着。

“你要想死,先杀了我。”贺谨恂的双眼通红,眸中带着戾气。

“活着真的好累啊,我真的好想一直活下去,可是看来我终究是做不到啊........”叶归洵看着落地窗外的夕阳,整个天空渲染成了橙色,看上去是那么地苍凉。

余知推开门冲进来,“给,药!”

贺谨恂慌忙地倒出药片,喂到叶归洵的嘴里,她仿佛没有灵魂一般,任由他处置。

“你喂给我的是安眠药吗?”叶归洵微笑着,渴求着贺谨恂点头。

“吃了药就会好,一会儿就没事了。”贺谨恂将她重新拥入怀中,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自顾自地说着,听上去更像是对自己说的话。

余知看着坐在地上的两个人,心揪着疼。一个人渴求死亡,一个人极力阻止。他看见了贺谨恂眼角的眼泪,一滴,一滴,划过脸庞。他从来没见过贺谨恂流泪,这是第一次。他见过贺谨恂落魄,可这些落魄都和叶归洵有关.........

看来,这辈子,她就是他的死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