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6.以后,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

四月,最近的贺谨恂的烦心事不止一两件,余知手下管理的夜总会被仇家上门砸场子,一片狼藉。

“谨哥,这分明就是活腻了。”余知虽然比他大几岁,但是佩服他的手腕,敬他一声哥,

“查到是谁干的了吗?”贺谨恂把玩着桌子上的骰子。

“是谢峰,咱们的一个弟兄看见领头的那个人是谢峰手下的张浩。”

“行,你去查一下谢峰的底,把他的产业都查出来。”

“啊,不是吧谨哥,他在连城也算混得挺大的,那么多产业怎么查啊,哥你饶了我吧,放小弟条生路吧。”余知叫苦不迭。

贺谨恂冷冷地扫过去一眼,拿出手机拨号,“归洵,我办公桌第一个抽屉里有黑色钱包,帮我送到皇盛来。”也不管对方回没回答,就挂掉电话。

余知一脸谄笑地看着贺谨恂,“谨哥,这就是你捡来的那个小姑娘吗?”

贺谨恂看了眼一旁的季成“多嘴。”季成忙别开视线,虽然眼前这个人比自己小,但是太吓人了。叶归洵看着手机,忍住想骂他的冲动,拿着东西就到皇盛。

在门口,她就看见里边一片狼藉,她咽了咽口水,不会吧,贺谨恂难道因为没有钱被揍了?她连忙跑进去,扫视一圈,终于看见贺谨恂,他正坐在沙发上,周围围了一圈手下。贺谨恂从来没有和叶归洵说过自己的事情,她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一伙人。

她急忙冲上去,张开双臂护在他的前面,“不就是没交钱嘛,怎么能以多欺少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勇气,面对着十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贺谨恂愣住,看着张开双臂护住自己的女孩,心中油然生出异样的感觉,他也说不出来这是什么。

在场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叶归洵是见过季成的,看见余知把胳膊打在季成的肩膀上,以为是被逼的,一把将季成拉过来,拉到身后,

“欸,别动手动脚啊,季成,过来。”季成愣了愣,她怎么这么大胆。

叶归洵盯着余知,“能用语言解决就用语言解决,都是文明人怎么可以动手,他们欠你多少钱?”在场的人一脸蒙圈,贺谨恂从来没发现这个女孩这么有趣,使眼色叫余知继续配合他演戏。余知知道这个女孩误会了,而且他身后大老板一直在使眼色,他也装得一脸严肃,

“欠了酒钱3万,再加上这里装修损失费一共40万,你就说能不能赔得起!”

叶归洵呆住了,她哪里想到会是这么大一笔钱,“我去,大哥,你是有钱没地花了吗,好说好商量不好吗,非得砸场子,这砸出的都是钱啊,再有钱也不能这么任性啊!”叶归洵压低声音埋怨贺谨恂,

余知突然狠狠地踢了桌子,叶归洵吓了一跳,贺谨恂示意他别太过火,

余知挑了挑眉“能不能赔得起!”

“你等着,我问问!”叶归洵本着不能在气势上输的原则,踢得更使劲,

“快点儿,磨磨唧唧的!”余知转过身,谨哥真是捡回来个有趣的小姑娘,再不转过来他怕直接就笑场了。

“你卡里钱够吗?”叶归洵转过来,蹲下忐忑的问贺谨恂,

“你把那个蓝黑色的卡给他,应该够了。”叶归洵松了口气,拍拍胸脯,深吸口气,

“喏,给你,剩下的钱就当是小费了!”有了钱底气就足了,

余知转过来,“密码多少?”

“啊对对,密码多少?”叶归洵呆呆的回头问贺谨恂

“123456”淡淡的声音传来。

“听见了吧,可以放我们走了吧。”叶归洵微微有些得意。

“等等,谁知道这卡里有多少钱,如果是个空卡怎么办?你等着,我去刷看看。”余知走向收银台,贺谨恂想逗逗她,扯了扯叶归洵的衣角,小声说,“里边只有3000。”

叶归洵瞪大眼睛,汗如雨下,她看着余知一步步走向收银台,左手悄悄牵住季成,右手悄悄牵住贺谨恂,看着余知要刷卡了,双手使劲,“跑!”三个人冲着门口就跑,余下的人也不知道追还是不追,那是大老板和季哥啊。

余知慢悠悠地走过去,靠在门口,看着手里的卡片,装模做样地喊,“回来,你们别跑,弟兄们上!”

他看着三个人越跑越远,笑呵呵地回去“哈哈哈哈这就跑了,爷还没玩儿够呢。”

“余哥,这卡是不是得给谨爷送回去?”手下问。

“傻啊,你以为谨哥为什么叫她送钱包,不就是因为这个吗”余知把玩着卡片,拇指一推,变成U盘,如果他猜的没错,里边有谢峰的资料“走吧,查谢峰的老底喽。”

另一边,三个人刚跑出去不远,贺谨恂向季成使个眼色,“小姐,我往那边跑,我们分头走。”叶归洵点点头,贺谨恂拉着她继续往前跑,

季成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是他看错了吗?不是,少爷分明就是笑了。这是隔了多长时间看见的他也记不清了.......他呆呆的看着右手,感觉右手掌心滚烫,怎么也冷却不下来......

叶归洵看着后边没有人跟来,就停下来“我,我跑不动了........”

贺谨恂看着她,放肆地笑出声来,心情好久没有这么轻松了。叶归洵第一次看见他笑,原来这么好看啊,“你笑起来真好看,以后记得多笑笑啊”。贺谨恂别扭地咳嗽一声,又正色起来。

跑了那么久,她的腿都软了,“谨恂我们歇会儿,我好像腿软了。”贺谨恂好笑地看着她,

叶归洵闻到四面八方传来的香味才发现两个人跑进的是夜市,“我们,要不吃点东西,好饿啊。”

贺谨恂从来没有在这种地方吃过东西,被叶归洵拉着一家一家的逛,她从兜里掏出一张一百块钱,“哼哼,今天爷请你。”贺谨恂好笑又好气,归根结底不都是我的钱吗。

“叔,来两碗牛肉面,一碗不放葱。”

“好嘞!”

贺谨恂的心动了动,记得那好像是几个月前她问过的,没想到一直记得,他看了看自己的左手,随即攥紧了拳头,想要留住刚刚手掌心里的温度,不让它流失一分一毫。

叶归洵看着夜市里人来人往,每个独立的个体聚到一起谈笑风生,他们,看着好幸福。

贺谨恂的生命里从来没有过爱这一个词,父亲爱的不是母亲,母亲爱的只有父亲,祖父对他没有爱,只是把他当成继承贺家的机器。

他极度缺爱,从小的环境把他的心冰封起来,她就像是火把一样,肆无忌惮的闯入他的世界,把冰块融化,他从叶归洵这里体会到了温暖,一棵濒临死亡的枯木遇到一口井水,它会放过它吗,不会的!

贺谨恂没有好好看过叶归洵的脸,他看着她吃面的样子,长得不算好看,但是越看越舒服。

叶归洵意识到他的视线,“怎么了,我的脸上粘了什么东西吗?”

贺谨恂别扭地扭头。

“谨恂,问你个事情好吗?”叶归洵吃着面淡淡地问了嘴。

“你说。”他没多想,应了一句。

“我父母还好吗,他们什么时候回来,你可以告诉我他们的电话吗?”

贺谨恂顿了顿,“叔叔阿姨很忙,在每个国家奔走,号码经常变,等他们再给我打电话,我问他们一下。”

“那好吧,记得告诉他们我的电话。”

“......嗯”

“还有,你知道我后背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吗?”

“你小时候特别淘气,从树下摔下来过,之后你去乡下玩的时候不小心被鞭子打了,那时候伤得挺重的。”原来他说出来的谎言他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可是刚才,他居然有一些内疚。

“谨恂,我才发现我居然不知道我的生日,我的生日是哪天?”

“十二月一日。”

“那你的呢?”

“十二月一日。”

“我们居然是同一天,太巧了吧!”叶归洵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

贺谨恂拄着下巴,看着叶归洵有一口没一口地吃面,眼神闪烁。

以后,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

................

某个周六的上午,贺谨恂难得的在家待着,他看了眼桌上的拍卖会邀请函,眼神沉了沉,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

他走出房间,靠着栏杆,看着正在客厅里抱着西瓜看电视的叶归洵。

“今天晚上有一个酒会,你陪我去呗。”贺谨恂装作不在意地说出口,眼神却一直看着叶归洵。

叶归洵睁大双眼,嘴里的西瓜还没有咽下去,腮帮子鼓起来。她用勺子指了指自己,怀疑自己听错了。

“对,就是你。这个家里除了你还有谁。”贺谨恂浅笑着,她现在这个样子有点可爱。

“不是吧,我才十五岁,我不能喝酒欸。”叶归洵像是听到什么可怕的话一样,直摇手。

“不用喝酒,那里有饮料点心。最近总有人想和我家商业联姻,你就当帮我一个忙。”贺谨恂挠挠脸,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着,联姻不假,但是已经比以往少了些。

“那......好吧。”叶归洵悻悻地答应,晚上还想着追电视剧来着,最近她迷上了一个偶像剧,特别喜欢里面的男主角厉恺。

..........

夜晚,酒会,叶归洵穿着白色前短后长的露肩连衣裙,贺谨恂穿着裁剪得当的黑色西装。两个人刚走进会场,就有眼尖的人看见了贺谨恂,忙举着酒杯走过来寒暄。

叶归洵被突如其来的人流挤到了一边,看了被那么多人围着的贺谨恂,也没多想,转身想要去吃甜点。

忽然,手腕被人抓住,贺谨恂把她拉回到自己身边,叶归洵不明所以地看着贺谨恂,

“贺少,这位小姐是?”一旁有人问道。

“她是我的女朋友。”贺谨恂不疾不徐地说出口,

一旁围着的人面面相觑,这个女孩看上去还很小啊,不过细想,贺少其实也没多大。他的能力是在太强了,让人总是忘记他才十九岁的事实。

叶归洵知道今天自己的任务是来挡桃花的,所以顺势挽着贺谨恂的手臂,微微笑着。

贺谨恂一愣,随即一丝笑容在脸上蔓延,和周围人说话的语气也不禁多了一丝柔和,他和周围的人寒暄几句后便拉着她到了二楼的阳台上,可以看见天上若隐若现的星星。

“行啊,挺聪明的。”贺谨恂低头看着她。

“那你看,我聪明着呢。”叶归洵也不禁骄傲地抬起下巴。

突然,她用余光看见会场里的一个人,忙拍了拍贺谨恂,贺谨恂不明所以,俯身听她说话。

“你看,那是厉恺耶,我的天呐,他怎么会在这里。”叶归洵一下子兴奋起来,满眼都是星星。

“厉恺是谁?”贺谨恂一头雾水,看着叶归洵满脸花痴的样子,竟有一丝不得劲。

“就是我最近超级喜欢的那部偶像剧的男主角,超级帅啊。”叶归洵的视线一直落在厉恺身上,不管贺谨恂怎么在她面前挥手,她都无动于衷。

“一般般吧,哪有那么帅。”贺谨恂别扭地转过头,也没他帅啊。

叶归洵没有理睬他,视线一直随着厉恺移动。

“你这么喜欢,要不去拍张照片?”贺谨恂问出口,

“不了不了,看看就行。毕竟我喜欢的是剧里的厉恺,不是真正的厉恺。”叶归洵收回眼神,冷静下来。

“剧里的厉恺是什么样子的?”贺谨恂好奇地问出口,

“嗯.....怎么说呢,诚实,善良,有原则,热心,性格超级无敌好,他是一个警察,还能保护自己爱的人,一有危险就出现。”叶归洵回想着,嘴角洋溢着笑容。

“那种人只活在电视里。”贺谨恂摇摇头,笑话她太天真,这个世上那种人并不多。人性原本薄凉,他看得太多了。

“所以说,我只喜欢剧里的他嘛。”叶归洵微笑着,她也知道不会有那么完美的人。

“对了,你做生意的时候,一定要了解对方的人品啊。你看在会场里的那些人,表面上光鲜亮丽的,但是肯定有干过坏事的。”叶归洵忧心忡忡地看着贺谨恂,她不知道贺谨恂的具体身家,只当他是独自创业的富二代。她看的电视剧里,就有随便相信坏人导致家破人亡的。

“知道了。”贺谨恂呵呵地笑出声,还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有个十五岁的小孩子教自己做生意。

叶归洵转过身,看着天上的星星,她数了半天却只有三颗。

“你听说过吗,好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一颗星星,继续看这个世界。而坏人死后会下地狱的。你看,这里只有这么点星星,这个城市的好人太少了。”叶归洵叹了叹气,

“这都是迷信。”贺谨恂无奈地看着她,上哪儿知道的这些歪理。

“说不定呢。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做好事,高高的挂在天上。”叶归洵指着那片漆黑的天空,眼中泛着光芒。

贺谨恂看着叶归洵的侧脸,不禁呆愣了一下,皎洁的月光落在她的脸上,一切是那么和谐,此刻的她是那么地吸引着他。

“好,死后我们一起挂在天上。”明明是很幼稚的话语,他却回应了,回应后自己却吓了一跳,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