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54.醉酒

酒会开始了,聚光灯打在顾奕祈身上,他戴着的黑色面具衬得他的皮肤更加白皙。叶归洵微微看呆,这时她第一次参加顾一切的生日酒会。她的脑海中回放着从小到大顾奕祈的样子,突然发现自己就像是个老母亲一样欣慰地看着他。

一些客套的话语后,在一旁候着的管弦乐队演奏出舒缓的音乐。来参加酒会的人都知道致词后小顾总会挑选一位心仪的女士来跳一支舞。这一项是顾奕祈的母亲魏湘语精心策划的,说到底就像是一场古代的选妃活动。虽然顾奕祈现在才二十一岁,但是凡事都讲究趁早。

政界的顾家可不是说说而已,每个想和顾家攀上点关系的生意人都让自己的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况且听说小顾总年轻俊美,千金小姐们更是芳心暗许。

顾奕祈环视了一周后迈出步伐,全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一步步向她走进,没有丝毫的动摇。

白千垣看着他一步步向这里走来,啧啧着,他仿佛听到了姑娘们心碎一地的声音。

顾奕祈站在叶归洵面前,伸出自己的右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叶归洵迟疑着,她悄悄看着会场的气氛,所有人都在看这里。她在揣测顾奕祈的想法,他是因为这个会场没有喜欢的女孩子才来找自己还是根本没放下?

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凝固,叶归洵想着先给他留面子,右手刚到抬起的时候,有个人挡在自己的面前,叶归洵只能看见他的背影,只是觉得很熟悉。

那个男人向顾奕祈欠了欠身,像是在说这个人是我的女人,请你另觅佳缘。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可是顾奕祈认出了他。

顾奕祈暗自叹了叹气,没有再纠缠下去,转身走到自己母亲前,邀请她跳一支舞。魏湘语十分惊讶,随即笑着牵上他的手,两个人在会场中央跳着舞。所有人包括魏湘语都明白了,在这里没有他心仪的女子。

站在叶归洵前面的男人转过身来,他背着光不说话,叶归洵有些看不清,伸着头仔细看着面具下的那双眼睛,突然莞尔一笑,“这位先生,谢谢您解围。”

那个男人浑身上下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可对叶归洵很温柔,“那这位小姐。我可以邀请您到我家中一叙吗?”

叶归洵还没说话,坐在一旁的白千垣不爽地说着,“她是我秘书,和我一起来的,不太方便。”他早就看出来那个男人是谁了,自己连日思夜想的心上人都见不到,有些人却在自己面前大秀特秀,他不爽,非常不爽!

那个男人扫视他一眼,“按理说,现在属于下班时间,你说是吧?”

白千垣没有再理他,任由他把叶归洵带走。他又重新拿起手机,翻看着相册里的一张张照片,都是那个女人的音容笑貌,姝韵,..........他突然觉得这场酒会没有什么可以再看的了,于是拨打一个号码,“你在哪儿?陪我喝一杯。”

他边说边离开顾家别墅,左手拿着摘下的面具,他的背影尽显凄凉.....

另一边,那个男人和叶归洵走出会场。叶归洵一把熊抱住那个男人,他身上的檀香味让她感到心安。“谨恂,你怎么在这里?”

“叶小姐,你的男朋友怎么说也是S市有头有脸的人,顾家怎么可能不邀请我?只有你一天天不知道我有多厉害。”贺谨恂笑着刮了下叶归洵的鼻梁。刚才顾奕祈在邀请叶归洵跳舞时,叶归洵一直迟疑着,不得不说,贺谨恂在暗中看着的时候心情大好。四年前,他总是害怕叶归洵会到顾奕祈身旁,现在,那种害怕早已随风消逝了。

“我知道呀,全世界我最了解你有多厉害。”叶归洵仰头看着他,现在的样子简直可爱到爆。

贺谨恂狐疑地凑近闻了闻,果然,她喝酒了。“喝了几杯?”

叶归洵醉醺醺地,一直傻笑着,“我没有喝酒。我只喝了奶茶,只是味道有点怪怪的。”

贺谨恂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丫头喝的是百利甜酒,这种酒看上去就像是牛奶咖啡一样,度数虽然只有十七度,但是对叶归洵来说,算高的了,况且这酒对她来说后劲挺大的。

贺谨恂费很大劲把醉酒的叶归洵从顾家别墅带回家,他把叶归洵放到床上,喘着粗气。在回来的路上这丫头差点没把他折腾死。

在回来的路上这丫头差点没把他折腾死,像个树袋熊一样抱在自己身上,双腿紧缠在他的腰处,发丝有意无意地轻轻划过他的喉结。

他再也不想忍了,二十多岁正是火气旺的时候,自从四年前他走后他从来没碰过一个女人,他试过换别的女人,可是最后还是烦躁地败下阵来。现在,她就躺在自己的床上,小朋友过家家的游戏已经结束了,盖着被子单纯睡觉的日子也该到头了,况且,是她先撩拨的.......

贺谨恂压在她身上,吻上她的唇,舌尖熟练地撬开贝齿,夹杂着酒味的吻不免急促了些。叶归洵朦胧地睁开眼睛,她快喘不过来气了。贺谨恂恋恋不舍地结束这个吻,眸中充满着欲火,其中还带着一丝诱惑,那双眸就像是看见食物的猛兽一般,却又摄人心魂。

“归洵,可以吗?”贺谨恂直视着叶归洵,低沉磁性的嗓音不禁让她全身酥酥麻麻的。

叶归洵瞥了一眼贺谨恂,对上他的视线后忙看向别处,她怕再多看一眼就会无法自拔。她的右臂搭在脸上,试图遮住脸颊和耳朵像要滴出血一样的红。

“嗯......”叶归洵含糊地答应了,她因为酒劲变得大胆了,却还是害羞地不敢看他。

贺谨恂听到她的声音后,眼底含着笑,随即又覆上她的唇,吻得更深更烈,像是要把她融入到自己骨血中一般。他三五下便把她身上的衣服褪尽,少女白皙的身体暴露在空气中,叶归洵的手想要去遮掩,倏地,贺谨恂的左手一把钳住抓住她的双手,放到她的头顶处,幽深的眸中欲火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他像洪水猛兽般掠夺着她的身体,在每一处都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叶归洵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睡过去的,只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睁开眼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