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53.我的小王子已经长这么大了

转眼间,秋天的颜色布满S市,公司接的单子也像落满地的树叶一样,簌簌地铺满整片地,多得让人忙得头晕眼花。

十月十号,叶归洵一整天都很开心,今天是阿弃的生日。前一天她和白千垣小心地提过想请假,毕竟这是在她人生中很重要的日子。那时候,白千垣从工作堆中抬起头,他直勾勾地盯着叶归洵,不掺半句假话,叶归洵在那一瞬间从他疲惫的眼神中看到了数不清的脏话,在他打算张口的时候,叶归洵很狗腿地说,“不行是吧老板,我也觉得不太可以,那我先出去了。”

不得不说,在白千垣手下工作一段时间,叶归洵的脸皮越来越厚了,她觉得,如果一直给白千垣当秘书,总有一天,她会变得像美国队长的盾牌一样,无坚不摧。

叶归洵把需要处理的文件和白千垣七七八八的快递送到办公室后走出来,坐在办公桌前闷闷不乐,本来回来之后想着每年都给顾奕祈过生日,没想到第一年就没办法实现。在半夜十二点的时候她已经给顾奕祈发过生日祝福了,生日礼物原本想亲手给他来着,实在没时间就只能中午发个快递给他送过去了。

叶归洵发着呆,没看见内线电话忽闪忽闪的。白千垣靠着门框,“叶归洵,怎么现在都得上司亲自出来找你了吗?”

叶归洵这才回过神,慌乱地起身,“对不起白总,有什么吩咐?”

白千垣手中拿着两张卡片,看着里面的内容,“刚才送来的快递,其中有一个是顾氏集团小顾总的生日酒会邀请函,哎呦,还是个面具舞会,挺会玩儿啊。名义上是请我去参加。实际上......”他顿了顿,懒得说下去,

“你自己看吧,看完后顺便给我预约个店,换身行头再去。”白千垣把邀请函随意地放在叶归洵的办公桌上,边说边回办公室。

叶归洵狐疑地看着邀请函,一张是白千垣的,一张是给她的,给她的那张是亲笔写的,叶归洵一眼就看出来了那是顾奕祈的字。别说是白千垣了,就连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来不对劲。一个小小的秘书居然能收到邀请函,而且还是亲笔写的。

下午三点,白千垣和叶归洵到预约好的店去做造型。白千垣只是去换身衣服,他不喜欢穿别人挑的衣服,而且眼光独到,比寻常的设计师眼光更好,他就在一旁自顾自地挑衣服。倒是叶归洵,被设计师一会儿拉去做头发,一会儿拉去换衣服,白千垣说她没个女人的样子,平时都不好好收拾自己,嘟囔着却还是帮她挑了一件露肩的星空晚礼服。

不得不说白千垣的眼光很毒,深蓝色渐变的礼服映衬得她更加白皙,长发低绾,露出脖颈,显得她更加温柔贤良。白千垣满意地点头,陶醉在自己的作品中。

两个人到达顾家别墅,门口的保镖例行查看邀请函,让来宾挑选心仪的面具。

保镖看到叶归洵递来的邀请函时,多看了她几眼,恭敬地侧了侧身,“叶小姐,这是您的面具。”大少爷特地交代过,会有一个人拿着他亲笔写的邀请函,到时候要把这个面具交给她。

叶归洵也没多想顺手接过,看到的一瞬间不觉惊艳,这面具可真美啊.......通体纯白色,正好可以遮住上半张脸,面具表面的纹理华而不俗,从鼻梁到眉心的位置有一个图案,像是开得正盛的花一样。叶归洵看了眼白千垣,他挑的是一个金属材质的面具,整个面具就像是个金色的蝴蝶一样,一般人驾驭不了,但是却很适合他。

两个人往里走,叶归洵微微尴尬地看着白千垣的脸色,

“真没想到我这秘书挺有排场,你不用看我,又不是做了什么偷鸡摸狗的事。我有这么吓人吗,天天唯唯诺诺的,要搁在以前你就是个小宫女的命。”白千垣嫌弃地看回去,

叶归洵只能在心里腹诽,如果我是宫女的话,那你这辈子只能住在哪个山脚旮旯,靠你那口才,仕途是指望不上了。

白千垣一进会场就拿了一杯香槟坐在角落里自顾自地看着手机,叶归洵跟了过去。他好久没有参加这样的酒会了,以前很多送来的邀请函都被他扔到一旁积灰了,可是这次,他突然有些感兴趣了。

“白总,你不是酒精过敏吗?”叶归洵看着他放到桌子上的香槟,好奇地问出口。

“这人吧,就得学会随机应变。你想,应酬的场合和一群肥头大耳的老头子喝酒,这酒能好喝吗?可惜我觉得,你太笨了,这辈子都不一定能学得会随机应变。”白千垣嫌弃地看了一眼叶归洵。

叶归洵瘪瘪嘴没有说话,合着就是不想去应酬编了个理由呗.........

宴会还没有正式开始,顾奕祈听着门口保镖给他的汇报,知道了叶归洵已经来了,他避开人们的视线去找她。原本他打算和往常一样,随便办个酒会应付了事,可是顾奕风想办一次面具舞会,办哪一种对顾奕祈来讲无所谓,他的生日酒会只是一个生意场而已。但转念一想,戴上面具的话,行动就会方便些,便答应下了。

叶归洵无聊地看着会场,戴上面具都不认识谁是谁,如果颜雪在就好了,可是她今晚有个推不掉的通告,在电话那头哭天喊地想来,最后还是乖乖地去赶通告了。

这时,有人挡住了她的视线,叶归洵下意识地抬头,看见一个戴着黑色面具的人,莫名有些熟悉。

“小暖,我的礼物呢?”那个人笑着,露出一口白牙。

“阿弃,我都没认出来你,你怎么瘦了啊。”叶归洵欣然地笑着,听他的声音她才认出来是顾奕祈。也怪不得她,最近她忙得脑子转不过弯了,导致一闭上眼睛冒出来的就是白千垣这个阎王的脸。而且面具只露出下半张脸,顾奕祈今天的发型也是新做的,人好像也瘦了些。

“喏,礼物。”叶归洵从手包里掏出一个小礼盒,

顾奕祈打开,发现里面是一支万宝龙的深蓝色小王子钢笔,笔下面还压着几张小卡片,他一张张翻看着,每张纸上只有一句话:免费跑腿一次,听你任何差遣一次,难过的时候借你靠肩膀一次。

还记得小时候很穷,叶归洵想送顾奕祈生日礼物,可是没有钱,而且他从小特别懂事,不会开口说想要的东西。叶归洵索性在他的语文书最后一页七扭八歪地写下几行字:生日礼物!!使用劵!!小暖帮阿弃做家务一次,小暖帮阿弃打坏蛋一次,小暖帮阿弃跑腿一次,小暖听阿弃差遣一次。

那时候顾奕祈看到后还笑话她太小气,只写四个。不到一个月,四个都用完了。叶归洵看顾奕祈乐在其中,于是后几年的生日都用使用劵打发了。

“没想到啊,我的小王子已经长这么大了。以前还没我高来着。”叶归洵像以往一样,右手抚上顾奕祈的头发,突然感慨着,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怎么越来越小气了,以前还是四张呢。”顾奕祈的眼神沉了沉,没接她的话,数着卡片。

叶归洵快涌出来的情绪被他呛住,“这上面的万宝龙才是主角好吗?”

白千垣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来回流转,他故意狠狠咳嗽一声。叶归洵这才反应过来,怎么把这阎王忘了!

“阿弃,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们公司总经理,我的上司白千垣。这位是顾氏小顾总,顾奕祈,这场酒会的主角。”

两个人象征性地点点头,

“还请白总多多照顾归洵,她有些笨,如果哪些地方做得不够好,还请白总多担待些。”

白千垣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示意。

顾奕祈留意了些,他记得小暖进的公司是个规模不大的广告公司。眼前这个人甚至不是总裁,但是只是坐在沙发上和他点头示意。在顾家待的时间长了,见的人也多了,他本能地感觉这个人不止是个小公司总经理这么简单。如果是其他人,说不定早就巴结上来了,眼前这个人如果不是清高就是有些背景。

这时有个保镖走过来,“大少爷,酒会就要开始了。”

顾奕祈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和叶归洵说了一声就去准备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