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52.白千垣

九月十号来得很快,叶归洵早早地就到了尚风广告。这家公司在S市并不是鼎鼎有名的,但是可以说是最近新崛起的上升股,她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的目的投的简历,毕竟她没有系统的学过广告。原本她面试的是只是一个文员,可没想到录取的是CEO秘书。

叶归洵还是会去贺家老宅陪贺老爷子说说话,只不过不能像以前那么频繁了。

人事部员工孙姐带她去总经理办公室,路过办公区看见同事们都好奇地打量着她,有些人的眼中有同情,这种眼神她见过很多次,可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

“孙姐,怎么同事们看上去都在同情我?”叶归洵问出口,孙姐人看上去很好,刚才在等待的时候和她聊了几句,发现是个很热心的人。

“欸,你不知道吗?我们总经理脾气有些怪,特别挑剔,我们公司成立才五年,你已经是第二十九个秘书了。第一个秘书干的时间最长,大概半年吧。其余的,唉。奈何我们总经理业务能力是真没得说,要不早就被总裁扔出去了。”孙姐摇摇头,小声吐槽着。

孙姐推开总经理办公室,叶归洵看见偌大的办公室设计感很强,她微微惊叹,不愧是广告公司。叶归洵看到办公桌后的男人,看上去年纪不到三十,他戴着金属框架的眼镜,右耳上的链条耳钉很招摇,却很适合他。是大概是因为她的周围皮囊好看的人太多了,所以第一眼看到总经理并没有觉得很惊艳,只是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明明打扮得放荡不羁,可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五月的暖阳。

“白总经理,这是新来的秘书,叶归洵。”

白千垣上下打量着叶归洵,这就是上面要求录用的降落伞?也不知道贺谨恂看上她哪里了,就这么个普通的小姑娘。

他向来很讨厌这种人,在他的世界里,实力是最重要的。秦帜炆是他老板时,所有事情交给他全权处理。现在换了个老板,还要求收一个降落伞,让他十分不满。要不是看在秦帜炆的面子上,他早就撒手不干了。毕竟他也不用靠这小小的工资来养活自己,纯粹是因为兴趣。

“这样,孙经理你先带她熟悉工作,然后让她和小王做一下交接。”

白千垣那个带刺的眼神让叶归洵明白了,这个男人不是五月的暖阳,很有可能是十二月的寒冬。

秘书室,

作为前秘书的小王面带喜色地把各类文件交给叶归洵。“这是公司季度营销表,年度表,竞争公司资料.........应该注意的事项,总经理人际关系表,等等。”

叶归洵咽看着桌子上堆成山的文件,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王姐,你怎么这么开心?”

“能不开心吗?终于熬出头了。这个职位有后任才可以辞职,我扒拉手指头等很多天了。终于不用再伺候这个阎王了。我感觉我应聘的不是秘书而是二十四小时的机器人。有时候半夜两点他会给你打电话,要营销部门二季度的营销表,有时候凌晨五点让你去周围的山上照几张日出风景图。最难的是,杂七杂八的要求特别多,咖啡不喝外面卖的,牛奶和咖啡比例必须1:1。酒精过敏不能喝酒,不允许员工穿红色的衣服,袜子领带甚至内裤都不行。还有各种酒会千万记得要让白阎王少说话。”

叶归洵咂舌,这怎么比贺谨恂还要难伺候啊...........

王姐只负责带她一周,一周之后交接完工作,她就彻底解放了。

叶归洵跟着白千垣和王姐工作,忙得像个陀螺一样,真正体会到了王姐辞职为什么会那么开心,她也总算了解到了一点白千垣的性格。

和她看到的一样,这个人不说话的时候看上去很温柔,一旦说话,那就像把你扔到了冰窖里。有时候叶归洵很佩服,一个人怎么能把话说得那么难听,按现在的话说应该叫毒舌,她也明白了为什么王姐说在酒会上要堵住白千垣的嘴,如果让他畅所欲言,那么公司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叶归洵撑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也学会了把白千垣说的话在脑海中自动美化一点,捡重要的部分听。

凌晨三点叶归洵在贺谨恂怀中浅睡着,他总爱抱着她睡觉。忽然,手机震动声音传来,叶归洵迷迷糊糊地接电话,“喂,你好?”

“现在收拾收拾,给你一个小时,到鹿海码头。”白千垣的声音传来。

“现在?”叶归洵猛地起身,最近她对白千垣的声音特别敏感,就像是上学时期听到班主任的声音一样。

“怎么?你上司的话都不听了?是不是还得用八抬大轿去....”

“我马上准备。”叶归洵打断白千垣,如果现在不打断,他绝对能说出一篇八百字的作文。

“去哪儿啊?”贺谨恂朦胧地睁开眼睛,一股怒火憋在心里无处释放。

“没事儿,去上班。你继续睡。”叶归洵柔声地说着,抚了抚贺谨恂凌乱的碎发。

“又是白千垣那个混蛋?”贺谨恂极度不爽,这段时间叶归洵很忙,特别忙,导致叶归洵在家里一直在工作,没有时间关心他,贺谨恂原本打算一个月内把叶归洵压在身下,可是别说一个月了,照这样下去,半年都说不准。

叶归洵无奈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我送你。”贺谨恂打算起身,

“不用不用,你再睡会儿,我记得你今天还有很多会议来着。”叶归洵连忙拒绝,她怕以贺谨恂的性格跟过去会让她丢掉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

叶归洵收拾的很快,不一会儿就走出了房间。

贺谨恂睡意全无,掏出手机,给白千垣打电话,

“白千垣,你别太过分。以后少折腾她。”贺谨恂冷冷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警告。

“贺总,您的话我怎么敢不听呢?你把人插进来我还以为是要让我多提点提点呢,没想到啊。要不我明天开始直接给她带薪放假,什么也不用干,顺便告诉她这是你贺谨恂的意思,你看这样行不?”白千垣无所谓地说着,他极其聪明,这将近一个月来,他看出来了叶归洵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安插进来的,当然也就猜出来了贺谨恂不想让叶归洵知道这件事。

“白千垣!”贺谨恂怒吼着,以前他知道秦帜炆有个朋友,每次都能把他呛得说不出话来。收购公司的时候,秦帜炆曾经提醒过他,这个公司的总经理就是那个人,他还没当回事。现在,可算是自食其果了。

“不用喊我听得见!我正值壮年,耳朵好使着呢。她是我秘书,我给秘书安排工作提升我们公司的业绩多好啊,你这当总裁的还不高兴了。要那么担心那带到自己那儿当秘书,别放我眼前一个个烦我。好了,再见。”白千垣把自己的话说完就挂掉电话了,说实话,叶归洵做事很认真,他看在眼里了,有一次他忘记拿东西折回来的时候,看见叶归洵还在办公桌处理资料,要真这么走了还真挺可惜的。

贺谨恂看着被挂掉的电话,深呼吸着想要把怒气压制住。这辈子敢挂他电话的人没几个,叶归洵是一个,白千垣是一个。

不得不说白千垣眼力见真快,和他说的一样,贺谨恂真不想让叶归洵知道这件事,如果被她知道,她是不会说什么,可是那丫头肯定会觉得自己很没用,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还是他安排的,他知道叶归洵很讨厌这种施舍的感觉。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段时间叶归洵的确很忙,忙到抑郁现象没有复发过,有时候会看到她疲惫的神情中带着一丝满足。况且和秦帜炆熟的人都不是什么善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