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51.那你亲我一下

初秋的风带着丝丝凉爽,其中夹杂着微微的甜。叶归洵穿好自己的衣服,看着放在病床上的病号服,似是解脱的模样。

贺谨恂推开病房门,微微笑着,“归洵,我们回家。”

贺谨恂为了今天特地把工作都推后了,他一手拎着叶归洵的行李,另一只牵着她的手走出医院,俨然一副小情侣的模样。叶归洵看着贺谨恂的侧脸,清楚地看见他嘴角上扬的模样,自己也不禁浅笑着,好久没看到他笑得这么开心了。

贺谨恂开车把她带回以前他们一起住的那个别墅,推开门,却看见李叔和一个妇人。

“少爷和小姐回来啦。”李叔笑着接过贺谨恂手上的行李。

叶归洵有些意外李叔会在这里,

“是老爷子派我来的,他很担心你,想着你这不出院了吗,让你李嫂做些好吃的。”

叶归洵迷惑着,李嫂?....

“哎呦,瞧我这记性,忘了介绍了。这是我的妻子,你叫她李嫂就行,以后会在这里当保姆。”李叔半把年纪了,却微微害羞着。叶归洵看在眼里,眼底含着笑。她发觉自己有一些羡慕,相守了大半辈子却还像年少时一样羞涩,想来李叔一定很爱李嫂。

“李嫂好。”叶归洵礼貌地微微鞠躬。

“少爷小姐好,以后有什么事就尽管吩咐我。”李嫂爽朗地笑着,看上去是个真性情的人。

李叔和李嫂去厨房里忙活了,叶归洵细细看着这间别墅里的陈设。

她微微惊讶,竟然和之前一点变化都没有,就连电视,也是四年前那个牌子那个型号,放到现在都是有些落后的了。茶几上俨然摆着一筐零食,都是她曾经喜欢的。她曾经很喜欢在茶几上摆上零食,而他却不喜欢吃零食,每天只是看着她吃。

一股暖流涌上她的心头,有时候因为一件芝麻大点的小事她就会变得特别满足。

贺谨恂默默看着她的反应,当初在她刚离开的那段时间,他曾经把所有家具全都扔掉购置了新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随着时间的变迁,他的内心空落落的,很多时候开门进来会愣住,后知后觉没有走错房子。渐渐地,家具一件一件换成了自己中意的,某一天当他换完最后一件,才发现这和她在的时候一模一样。那时候的他觉得自己可笑至极,可是却没有再把家具全扔掉。

他不喜欢有人在他的家里,除了每周一次叫钟点工打扫之外,有时候去超市买食材做饭,路过零食区,无意识地会挑出好几袋她爱吃的零食买回家摆到小筐里。摆完之后,有时候他会猛地将小筐打翻,笑话自己,怎么这些习惯还是改不掉。可最后的最后,他总会在零食快到保质期的时候扔掉换成新的,即便摆完后一次又一次后悔,可是内心的深处希望这有一天她能回来。

叶归洵打开自己四年前的那个房间,房间被改成了衣帽间,她不解,回头茫然地看着贺谨恂,“我住哪间?”

贺谨恂笑了笑,推着她的肩膀走到另一个房间,叶归洵知道这之前是他的卧室。推开门,她发现这里的陈设不一样了。多了梳妆台,床也变大了。

“以后,我们就住在一个房间,你不同意的话,我什么也不会做的。”贺谨恂信誓旦旦地说着,

“这句话四年前你也说过,可是....”叶归洵突然回想起四年前发生的事情。

“我.......”贺谨恂手足无措,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时候是他混蛋,他承认。他特别想拿出在公司的气势,可是每次在她面前,他总做不到。

“那时候我才刚满十八岁,没有人教过我,我什么也不懂。现在,我也当了几年成年人,该懂的不该懂的多少都知道了一些。只是,你要答应我,你不要勉强我。”叶归洵淡淡地说着,那时候的事情翻篇对两个人都好。

“好。”贺谨恂连忙答应,他巴不得快点翻篇。

“归洵。”

“嗯?”

“.......”

贺谨恂叫了她之后没有说话,叶归洵疑惑地回头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有点奇怪。“你怎么了?”

贺谨恂一把扛起叶归洵,把她放到卫生间宽长的大理石台上,

“贺谨恂,你干什......”

叶归洵话没说完就被贺谨恂吻住,贺谨恂的右手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左手抚上她的后脑勺。温热的气息萦绕着两个人,

叶归洵迷离的眼神落入贺谨恂眸中,他微微笑着,叶归洵回过神来,耳朵红得像要滴出血来,她羞赧地别过眼神,“你......”

贺谨恂紧抱着她,像是要把她融入到自己骨血中一样,叶归洵任由他抱着,他好害怕这是一场梦,一会儿就醒了,“归洵,这是梦吗?”

“不是。”

“那你亲我一下。”贺谨恂坏笑着,

叶归洵躲闪着眼神,在他唇上蜻蜓点水地亲了一下,却被贺谨恂按住后脑勺不容后退。叶归洵微微睁开眼睛,却对上贺谨恂深如海洋的眸,她忙闭上眼睛,再多一秒,她就会彻底沦陷其中了.......

叶归洵记不太清最后他们是怎么离开房间的了,可是那双眸却一直刻在脑海中抹不掉。

另一边,夏清看着手下提交上来的报告纠结着,要不要给安总汇报,她在考虑着报和不报的后果,叹了口气最终还是拨打了他的电话。

“喂。”安凉薄冷的声音传来,一个简单的字却让夏清紧张起来。

“安总,叶小姐出院后住在了贺谨恂的别墅,两人已经确定了关系。”夏清的手心冒着细汗,不管是多少年,她还是从心里畏惧安凉。

八年前她见过他真正狠起来的模样,那之后她不敢有半点错误。每次出差安凉都会让她随行,这次却单独把她留在S市,让她暗中监视叶归洵。之前她偶然看见了安凉办公桌上的照片,多少能猜出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她看得出来叶归洵对安凉来说是非常特殊的,她也不敢怠慢。安凉最擅长的就是等待,慢慢蛰伏一招毙命。她有些担心叶归洵,安凉的病态她是知道的,她怕.........

安凉听到夏清的报告,半响没有说话,眸中流转着阴狠,果然,当初就不该离开S市。他用右手有节揍地敲击着桌面,像是在思索什么。

就在夏清想要挂电话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安凉的声音,“我吩咐你件事,两个月之内完成,要万无一失,你先..........”

夏清听着安凉吩咐的一系列事情,心中大骇,“安总,这.......”

“夏清,我当你是自己人,才把这件事吩咐给你,要万无一失。”安凉的语气中带着压迫感。

“........好的,安总,我去办。”夏清考虑了很久,最终还是答应了。安凉在电话里说的事让她汗毛耸立,果然,光鲜亮丽下都藏着秘密,贺家也是如此。

安凉挂点电话后,只留下夏清看着已经灭掉的手机屏幕发呆。她想不通安总这是要得到叶小姐还是毁掉叶小姐,结局不是瞒天过海那便是两败俱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