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50.可是你为什么要哭呢

这段时间来医院探病的人不少,程颜雪嘴上说她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的命,可是叶归洵发现,程颜雪的眼眶红红的。安凉每天打来好几个电话,叶归洵都要怀疑他到底是真的关心自己,还是纯粹耍她。顾奕祈来看过她,在她的病床边握着她没有受伤的手整整坐了一整天,什么也没说,最后还是他的秘书火急火燎把他带走的。

至于贺谨恂,他这几天直接就住在了她的病房里,叶归洵曾经好说歹说想把他劝走,可惜贺谨恂铁了心要住在这里,她赶也赶不走,索性就任由着他。余知和季成直接把每天要处理的文件带到她的病房,顺便每天给她带些水果零食。她和贺谨恂的关系缓和了不少,前阵子叶归洵一直躲着贺谨恂,现在每天还会说上几句话。贺谨恂也不急,他要一步一步让叶归洵重新回到自己身边。每天帮她削水果,带她散步,帮她掖被子,一切是那么熟练。

晚上,贺谨恂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脑办公,褪去了平常凌厉的气场,戴着金丝眼镜,穿着一身休闲装。叶归洵已经准备睡觉了。

叮铃——

忽然,手机提示音响起,叶归洵拿起手机看着短信,倏地,从床上坐起,脸上露出粲然的笑容:叶归洵小姐,您好!恭喜您成功通过我公司筛选、笔试及面试环节,请您于九月十日九时三十分准时到岗试用。如因故不能按时到达,请提前与我们联系,祝您在生活愉快!-尚风广告人事部

贺谨恂放慢打字的速度,偷偷瞥向叶归洵,看着她灿然的笑容他竟移不开眼,好久好久没有看到她笑得这么开心了。他敛了敛眼睑,平常挂在脸上的严肃化作温柔,嘴角勾起一丝微笑,季成办事效率又高了.....

“什么事那么开心?”贺谨恂佯装一无所知地问。

“就是,......没什么。”叶归洵刚想开口说,想想还是算了。出院后,就不会再来往,也没必要和他说了。

贺谨恂放下手中的工作,坐在叶归洵的病床床沿。他想握住叶归洵的手,她却往后一缩,他顿了顿还是抓住她的手,

“归洵,出院后和我一起住好不好?”贺谨恂望着她,眼神中是满满的恳切。

叶归洵别开视线,最近他总是在问自己这个问题,每次看到他的目光,总会鼻尖一酸。“我说过,我不想。”

她爱他是事实,可是她很俗,顾虑的事情很多。从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会有很多事情拖住他们的步伐,欺骗,真相,误会,现在是没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原因,可是她有些退缩,她有些怕,她见过太多种样子的贺谨恂了,她也太了解他阴晴不定的性格了,贺谨恂很爱叶归洵,这是不争的事实,可是她怕贺谨恂的这份爱让她窒息,况且最近她总会油然生出无力感。

“归洵,来,你看着我。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现在好不容易没有什么障碍了,给我一次机会好吗?”贺谨恂正过叶归洵的脸,让她正视自己。

叶归洵没有看他,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被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还记得七年前你以为我被余知扣在酒吧里,抓着我的手带我跑出去,第一次吃到了何叔的牛肉面。那天我骗你说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那时候我就开始喜欢你了。”叶归洵炙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叶归洵的脸上.。

“四年前我曾经和你说过,从早恋到白头偕老,子孙满堂的滋味我都让你尝一遍。现在也是一样,我孩子的母亲只会是你,归洵。我贺谨恂这辈子爱的第一个人是你,最后一个人也是你。”

叶归洵听着他说的每个字,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了,她也不想哭,她也想做个坚强的人。她没想到那么多年前的事情他还会记得那么清楚,曾经他对她的告白,说实话她已经记不得具体说了什么,可是他却还记得。她想做个铁石心肠的女人,可是贺谨恂就像是菟丝草一样,慢慢缠绕住她的心脏。

“贺谨恂,其实有很多人仰慕你,她们比我好太多了,你可以找她们啊。我什么也不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叶归洵咬咬牙说出口,

“归洵,你口口声声说让我去找别的女人,可是你为什么要哭呢,你看。”贺谨恂的指腹擦过叶归洵的脸,沾着一滴眼泪,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着光。

“这,这是因为.....”叶归洵慌忙地抹着脸,想要解释可什么也说不出来。

“出院后和我住一起吧,我来照顾你,我们好好的,不再吵不再闹。好吗?”贺谨恂凑过去对上叶归洵的目光,深情地望着她,摩挲着她纤细的双手。

叶归洵无法忽视他强烈的视线,她瞥了他一眼,可就这一眼,她无法移开目光。那束视线轻而易举地将她苦苦堆砌的高墙推倒。

“好....”

多年后,叶归洵还记得那天晚上贺谨恂的眸,那时候的她只看到了魅惑人心的温柔,却没发现藏在深处的危险,时光流逝多年,偶然间回想起细细品味时才惊觉那份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