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49.我要去地狱看一看了

叶归洵到别墅的时候是晚上九点,她回到房间疲惫地瘫在床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的日光灯,明明是那么刺眼,她却好像一点也没关系一样。她沉沉地叹了一口长气,撑起身子去洗漱。

片刻后,她坐在书桌前,从锁住的第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记着今天她给贺老爷子讲的故事。她合上笔盖后茫然地靠在椅背上,脑海中一片空白。她究竟是在做些什么?没有工作,成天不是在投简历就是往贺家老宅跑。

她走到房间的角落,坐在地上蜷缩着自己的身躯,好像不想让任何人发现自己一样,即便这个房子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她小声啜泣着,随后大声痛哭。她不知道,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可是就是抑制不住眼泪,明明今天过得和往常一样,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可是就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声嘶力竭地哭着。太阳穴上的神经一跳一跳的,脑袋像是要炸开一样。被她放在床上的手机一遍一遍响着,她没有顾及,可那铃声就像是催命符一样,让她的头痛更加严重。

终于,铃声停止了,叶归洵痛哭的声音也逐渐停止了。她起身,一步一步下着楼梯,走到厨房,拿着一把小水果刀,眼神中没有原先的光芒,存在的只有月色折射下刀面的寒光。她没有回到房间,而是走到了院子里,坐在院中角落的那个白色木质秋千上。别墅外边盯梢的人没有发现,秋千在别墅的院子里,但是从外边看过来,那个角度却是看不见的。

夜晚的院子很静谧,叶归洵的心也很静谧,静谧得像一片死水。

她突然觉得活着好累,活着好没意思。曾经,她也有过想死的念头,可每当那个时候总会有人用各种东西死死拽住她的脚踝,让她活下去。曾经,安凉告诉她自己的亲生父母,贺谨恂用文件要挟她等等........可是,现在,没有了,这个世界压得她喘不过来气。

倏地,她用小刀在自己的右手手腕上划了一道,鲜红的血液汩汩流出来,不多不少,刚刚好的速度可以让她好好看一看今晚皎洁的圆月。

她的右手轻落在白色秋千上,秋千是木板搭的,木板和木板之间有缝隙,她温热的血液就这样落在院子的草地上。从远处看过去,她就像是倚在秋千上悠闲吹着晚风一样。

她望着天上皎洁的圆月,还记得以前,爷爷和她说过,人如果生前做了很多好事,那死后就会变成一颗星星挂在天上继续看着这个世界。如果做了很多坏事,那就会在地狱每天过得很痛苦。

叶归洵看着天上没有多少星星,泪珠一颗一颗滚落,喃喃道“这个城市的坏人太多了,好人只有那么几个,归洵啊你看,天上的星星都没有几个呢。如果能选择,那还是去地狱吧。不要再看这个世界了,真的好累啊.....”

突然,有人按着门铃,叶归洵没有理会,她也无法去理会。门铃一遍又一遍,那个人好像也忍不住了,一脚踹开大门走进来。叶归洵没有去看那个人到底是谁,只是静静地看着夜空。

那个人看见她了,深深叹了口气,走到她的身旁。叶归洵依稀闻到了他身上的檀香味,原来是他..........贺谨恂。这么多年了,她还是忘不掉。

贺谨恂走到她的身旁,隐忍着怒火,他知道不能发脾气,“怎么不接电话?”

“你看今晚月色多美啊。”叶归洵没有回答问题,只是呆呆地看着漆黑的天空,她的眼前开始逐渐模糊。

“叶归洵!”万千怒火化作这三个字,贺谨恂害怕了。当季成把体检报告交给他的时候,脑中紧绷的一条线蹦的一下断掉了,他还记得他看到那几个字的时候脑海中轰的一下什么都想不了。季成紧蹙着眉头和他说着这病会带来的行为,他害怕了,他真的怕了,怕她哪一天想不开彻彻底底离开自己,阴阳两隔。

他拨打她的电话,她不接。他踩着油门,一路闯红灯到她家里再找她。当他踹开那扇铁门后看到她时,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

“归洵,跟我回去住好不好?”贺谨恂半蹲在她面前,双目和她平视,叶归洵感受到他强烈的眼神,却还是没有看他。

“你是不是又怕黑了?”她微微笑着,

“....对,我害怕,我很怕,所以你回去和我住好吗?”贺谨恂愣了一下,忙点头,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他没想到叶归洵会知道自己怕黑,内心升起一丝期待。

“可是,我陪不了你了,我要去地狱看一看了。”叶归洵脸上挂着的那丝笑容逐渐沉下去,

贺谨恂不解,突然闻到了血腥味,原本一开始就弥漫着一点,只是他的注意力全在叶归洵身上,所以没有注意到,可是现在越来越浓烈了。

叶归洵的右手手背朝上,有气无力地搭在秋千上。贺谨恂颤抖的手伸过去,那道刀痕深深地刺向他的双眼,为什么!

“归洵,归洵!你醒醒,不要睡!”贺谨恂慌了,他扯下领带,系在叶归洵的手腕上,一把抱起她,跑向停在门口的其中一辆黑色轿车上。黑色轿车立马开向医院,

车内,

“归洵,你别睡,马上就到医院了,你千万别睡,不要留我一个人!”贺谨恂的手死死压着她的刀口,生怕再流出一滴血。他的眼眶红着,怀中的人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消散一样,贺谨恂的心脏抽痛着,仿佛有人在用手掌紧紧攥着一样。

晚上的车很少,到达医院的时候医生护士都准备好了,叶归洵被推进手术室,贺谨恂瘫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回想起刚才的一幕,他依旧觉得后怕。

贺谨恂红着眼眶,从怀中掏出一盒香烟,他的手颤抖着,甚至拿不住那一根烟,还未点燃的烟掉在地上。他看着掉落在地上的烟,双手抽取力气,手上的烟盒和打火机就这么落在了地上。左手掩着下半张脸,只有一双露着忐忑的眸紧紧盯着手术室门口。

突然,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一位护士着急地跑向他,“先生请问您是这位小姐的亲人吗?刚才有个产妇大出血,导致我们血库现在AB型血严重不足,您的血型匹配吗?”

“我马上去找,马上!”贺谨恂正要转身去挨个找,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男人快步走过来。

“我是AB型血,抽我的吧。”男人一本正经的说着,护士也顾不了太多,就把那个男人带走验血型。

贺谨恂倚着墙,眼神瞥向留在这里的另一个穿着黑色正装的人,什么也没有说,他当然知道这是谁的人。

被带去抽血的那个男人额头上冒着虚汗,回想起刚才给老板报告的情况,他到现在都心有余悸。

刚才他们在知道情况的第一时间给老板打电话,他从未见过那样的老板,只听声音就知道他有多恼怒。以前老板从来不是真正的发火,总是阴阳怪气的。这次,他有种预感,如果救不回叶小姐,那他的命也会没了,毕竟他的老板是个怪物。

安凉紧紧攥着手机,眸中充满着怒火,为什么,为什么现在陪在她身边的是他!

贺谨恂猛然起身,看着开启的手术室门。在其他人眼中可能只是几秒的事情,可是在他眼中,却好像是隔了一个世纪一样。她的脸上没有血色,那双本应该闪着光芒的眼睛紧闭着,贺谨恂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在病房里了。

偌大的病房只有他们两个人,贺谨恂坐在叶归洵病床边,紧紧握着他的左手,在他的唇边一遍一遍亲吻着,过去的日子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他的脑海中掠过。

“归洵,我们好好的,不要离开我了好吗?”贺谨恂的脸靠着他们紧握的手,眸中交织着爱与伤,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流下,谁人可知,这是在S市赫赫有名的贺总。

.................

叶归洵睁开眼看见的是洁白的天花板,手腕上的疼痛让她想起了一切。看来,这里是医院,叶归洵不仅自嘲着,这辈子自己就和医院过不去了。

她想要起身,却惊动了一旁沉睡的贺谨恂。

“归洵,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贺谨恂的困意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焦灼的目光落在叶归洵身上。

叶归洵看着神色紧张的贺谨恂,心口泛着酸涩,他看上去很憔悴,黑眼圈都要到下巴了。原本是那么一个爱干净的人,现在脸上的胡子都没有刮。他的眼睛好像还红了,他是哭过了吗?

叶归洵没有说话,很努力地抬起左手,在他凌乱的头发上抚摸着,她有气无力的眨着眼,可是每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好像从她的眸中看见了从前的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