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48.其实我想和你说的是叶小姐的病情

S市城郊别墅区,叶归洵进入一个稍显老旧的院子,那个房子与周围新盖的都不一样,看上去很多年没有人住了。她用手中的钥匙打开了大门,这么多年来钥匙上没有一丝锈迹,看得出来保管的人很用心。

屋内很闷,灰尘在阳光下肆意运动着,毕竟这座房子被它们霸占了十余载。叶归洵轻咳两声,把屋内所有的窗户都打开了后仔细看着这座房子。房子里有很多小巧可爱的装饰品,一面墙上挂着八九个小相框,相框有着小女孩,一对夫妻,一个男孩。

叶归洵环顾一圈哽咽着,有些话堵在嗓子里说不出来,也没有诉说的对象。爸爸妈妈,我回家了。贺老爷子把阿枫留下的财产都交给了叶归洵,包括这座房子的钥匙。

“阿凉,我想从公寓搬出来。”叶归洵拨打安凉在国外的电话,现在美国时间是凌晨十二点。

“怎么了?”安凉刚洗漱完,碎发微湿,右耳上的黑色耳钉在落地灯的照射下闪着微光,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他当然知道叶归洵打电话是因为什么事,他派的人一直隐蔽地跟着她。

“贺老爷子把爸爸妈妈的东西都转交给我了,我想搬到爸爸妈妈以前的房子。这几年我给你添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你照顾了我很多。”叶归洵内疚着,如果当初安凉没有陪在自己身边,那想必自己现在是死是活都不一定。

“和我客气什么,要是你实在觉得亏欠我,那以身相许我也不介意,我就勉强收了你。”安凉痞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

“不正经,你什么时候回来?”叶归洵询问着,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中总有一丝不安。

“怎么,想我啦?还得几个月呢。”安凉思索着。

“又没个正形,你在那里注意安全,我看那里枪械自由,而且最近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心慌,记得照顾好自己。”叶归洵嘱咐着,

“好好好。知道了。”

安凉握着电话的手紧了紧,是时候速战速决了......

............

叶归洵从别墅出来后,就去了华研医院。前几天程颜雪最近身体有些不舒服,要做个全面检查,就想着拉着她一起去。叶归洵还笑话她大题小做,以前程颜雪就是个特别惜命的人,常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好死不如赖活着,和她不一样。程颜雪拉着叶归洵几乎走遍了VIP层,从体检到心理检查一个都不落下。

今天恰好是取结果的日子,两个人约好了在医院见面。叶归洵要约定好的地方后看见的是带着大墨镜的程颜雪,生怕别人认出来,再随便写个新闻。

贺氏集团,季成报告着,“小姐今天去了父母留下来的别墅,之后现在去了医院。”

“医院?啊对,她前几天刚去体检。”贺谨恂眼神一凌,随后想起来她前几天刚去体检,这才放下心。

“和秦帜炆说一声,把她的体检报告调出来一份。”贺谨恂霸道地吩咐着季成,他要知道一切关于她的事情。

“好的,少爷。”

华研医院,两个人坐在医生办公室里听着医生说着检查结果。医生叫乔轩,看上去还不到三十岁。

“程小姐各方面都很健康,特别是这个胃,比我见过的任何患者都要健康。”乔医生诙谐的语气让叶归洵噗嗤笑出声,程颜雪骄傲地呲呲牙,她家是开饭店的,所以从小到大吃得都特别好,再加上她是个吃货,即便是在娱乐圈忙得要死,也不落下一顿饭。

“前几天你只是因为疲劳过度所以会不舒服,记得要劳逸结合。至于叶小姐,你的膝盖现在就和四五十岁的膝盖一样,不适合长期站着,如果你再不注意保养,那再有个三四年,你这个膝盖就和老年人的膝盖一样了。”乔医生话锋一转,眉头稍稍蹙起。

叶归洵认真听着,“好的,谢谢医生,我知道了。”

“其他就没什么了,程小姐我是你的粉丝,有些肺腑之言想和你说。叶小姐可以在外边稍等片刻吗,我不太好意思。”乔轩腼腆笑着。

“归洵,你帮我去买个罐装咖啡吧,要冰镇的。”

叶归洵笑着点点头,转身走出去了。

“程小姐,其实我想和你说的是叶小姐的病情。”乔轩撤掉刚才一副腼腆的模样,一脸严肃。

“她怎么了?”程颜雪询问着,她看到医生变了脸色不觉紧张起来。

“她身体方面就是刚才说的膝盖问题。再者就是心理方面,她患了中度抑郁症,应该是有一段时间了。心理方面是我给她检查的,所以在洽谈的时候大概知道一些她以前发生的事情。抑郁症很可怕,患者会很煎熬,甚至有轻生的冲动。如果她现在不抑制,很可能会发展到重度抑郁症。我想先告诉你,我担心患者会更混乱。”乔轩一股脑把话全都说完了,静静看着程颜雪。

程颜雪还处在震惊中,随即胸腔泛着酸,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在出新闻那天归洵会说自己累。为什么老天爷不能让归洵就这么平平淡淡过每一天,非要在她的生活中铺满荆棘,还觉得她不够惨吗!

“那要怎么抑制?”程颜雪艰难地开口,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就哭出来了。

“我会开一些药,还有就是要周围的人充分沟通解压,转移注意力,让她情绪宣泄出来。不能一直压在心里什么也不做。”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医生。”程颜雪道谢后离开。

她推开办公室的门,看见叶归洵特别乖巧地坐在过道边的椅子上,手中握着一罐冰咖啡,看着来来往往的病人们。她强忍住翻上来的酸涩,搂着叶归洵离开医院,

“颜雪,医生和你说什么了?”

“秘密。”

“咱们之间怎么还有秘密呢?”

“就不告诉你。”

程颜雪看着叶归洵离开后,掏出手机,手指落在那个人的联系方式上,犹豫片刻后按下,

嘟嘟嘟嘟————

“喂。”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清冷,不带一丝温度。

“顾奕祈,归洵她...........”程颜雪忍不住了,她回想起刚才离开的时候叶归洵脸上那个温暖的笑容,就像是一张照片一样定格在她的记忆里。她潸然泪下,把一切都告诉了顾奕祈........

...............

叶归洵和程颜雪分开后,拎着一小袋子药来到贺家,程颜雪在和她分开的时候告诉她这都是治膝盖的药,叮嘱她一定要按时吃,瓶瓶罐罐上面都是英文,她虽说上过大学,可是英语水平实在是不怎么高,大学四级都是考了不止一遍才低分飘过的,她也没有深究上面的字。

说起来她到贺家老宅见贺老爷子也有一小段时间了,没有当初的尴尬和不甘,现在她能心甘情愿地到贺家老宅陪老爷子唠唠家常。她发现,其实他只是个孤独的老人而已。

她发现贺谨恂的事情她讲都讲不完,她原本以为很快自己就会拿不出什么故事和贺老爷子交换,可是关于他的事情,她总能张口就来。

“老爷子,你知道吗,贺谨恂有一个小习惯,他缺乏安全感的时候会把左手放在下半张脸上。他其实很没有安全感,您别看他那么大个人,在外边的时候很多人都怕他,可是有时候他真的看上去很孤独。他其实只是很想要一个关心他的人。”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