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47.我们一天换一个故事吧

叶归洵最近是一副拼命三郎的模样,向各个公司投递简历。顾奕祈想让她去当他的秘书,可是叶归洵婉拒了,明显是为了照顾她,一个大学刚刚毕业还没什么经验的人一下子就当总裁秘书,太说不过去了。安凉最近每天一个跨国电话问候,问着她的三长两短,知道她想找工作之后,打趣的问着她,有没有兴趣到美国去和他潇洒,被叶归洵笑骂回去。

贺氏,秦帜炆熟悉地走进贺谨恂的办公室,丝毫不顾后者的蹙眉。

“秦帜炆,我和你说过多少次,进来的时候记得敲门。”贺谨恂不悦,

“我最近在医院都要憋死了,怎么你这儿也这么多规矩。”秦帜炆随意地坐在贺谨恂的沙发上。他父亲要他来看看这边的生意,天天派人盯着他。

“我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关于你那个爱人的。”秦帜炆冲着贺谨恂挑挑眉,贺谨恂的那篇报道他可是看了好几遍,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认真。对他来讲,吊死在一棵树上太无趣了。

“什么事,快说。”贺谨恂语气放慢,最近归洵躲自己躲得紧,他都见不到她。

“她给我的公司投了份简历。”秦帜炆炫耀地晃了晃自己手中的文件,之前他在余知那里见到过那个女孩的照片,这分明就是四年前那个女孩。说起来也是巧,他闲的没事让秘书把最近收到的简历拿来,想看看有没有正点的妹子,没想到却发现了一个大惊喜。

“她最近在投简历?”贺谨恂走到秦帜炆身边,拿过简历仔细看着。

“看来她是在避着你喽,贺氏所有企业应该都没有收到她的简历。”秦帜炆不怕事大,调侃着。

“这是哪家公司收到的简历?”贺谨恂思索半天问出口,秦帜炆家里生意主要是在国外,国内只有几家中规模的公司还有就是华研医院。

“尚风广告,好像是这个名字。”秦帜炆回想着,他对不感兴趣的事情一点都不会记得,对感兴趣的几乎达到过目不忘的程度。

“卖不卖?”贺谨恂凌厉的眼神紧盯着秦帜炆,

秦帜炆愣愣地看了眼贺谨恂,“啧啧啧,疯子。值得吗,不就是一个女人吗?”

“别废话,到底卖不卖?”

“卖,我让秘书拟一份文件,给你送过来。”秦帜炆思考几秒爽快地答应了,这可是个赚油水的好机会。

..............

这天,叶归洵在市区内散心,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她曾经见过一次,是贺家的管家李叔。

“您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叶归洵疑惑着,她和李叔好像没有什么交集。

“叶小姐,如果您有时间的话,可以来贺家老宅和老爷子谈谈话之类的吗?我知道我这个要求对您来说有些无理,可是自从您和小少爷来过宅子的那天起,老爷子每天就呆呆的坐在院子里,看样子是在想着枫小姐。我怕时间久了会.....所以冒昧地给您打了电话。”李叔的语气中显露出担忧,他这一辈子都在贺家工作,亲眼看着曾经矍铄的贺老爷在没有了锐利,只剩下包围在身旁的孤独落寞。贺老爷子一生叱咤风云,谁曾想到,老年后的他身边只是萧条。

叶归洵片刻没有说话,回想到那一天贺家老宅中老爷子和四年前比起来老了很多,又想到她是自己母亲的养父。她叹了口气,“好的,我知道了。”

叶归洵没有忘记四年前贺老爷子为自己设下圈套,可她已经决定把一切都放下,那天贺老爷子的苍老的身影在她脑海中挥之不去。

夏末的四点天还亮着,只不过可以看到远处一点一点爬上来的夕阳。贺家老宅很安静,宅子很大,人却很少。

贺老爷子坐在庭院里的藤椅上,回想着往事。人老了,闲下来了,就总爱回想以前的事情。以前贺老夫人坐在桌子那一旁的摇椅上织着毛衣,阿权和阿枫在小草地上玩儿,玩儿累了就瘫在他们怀里,蹭一身汗。贺老夫人还笑他们是小邋遢,抱着他们的手却更紧了。

叶归洵到贺家老宅后看到的就是贺老爷子在藤椅上发呆的模样,就像是剩下的时间不多的人一样,她自顾自地从贺老爷子面前走过,坐到一旁的摇椅上。贺老爷子看到叶归洵,除了惊讶还是惊讶,她怎么会来........

“我想听您讲一讲关于我妈妈的事情。作为交换,我给你讲贺谨恂的事情。”叶归洵轻轻开口,她知道贺老爷子和贺谨恂之间有些生疏,作为交换她想把这几年贺谨恂的事情告诉他。

“好。”贺老爷子缓缓应下,他没有问叶归洵为什么会来,只是心中泛起一丝波澜。

“那我先来。贺谨恂其实有一点怕黑,也不是说怕得浑身不能动弹,不能在黑暗的地方呆着,就是在黑暗的地方会不舒服。他从来没有说过,但是我看出来了。以前有一次家里停电,我去哪儿他就一直跟在我后边,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后来,我早上叫他起床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床头一直有一个很暗的灯,只是灯实在是太暗了,我之前没有发现而已。开着正常的灯他睡不着,没有一点灯他也睡不着,所以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很暗的灯。”叶归洵回想着,嘴角不自觉挂起一丝浅浅的微笑,他有时候会在一些奇怪的事情上会逞强,在自己面前不露破绽,却没想到已经暴露了。

贺老爷子看着叶归洵舒展开的侧颜,心中的那份后悔又涌上心头,

“该我来说了。阿枫小时候很可爱,糯糯的像个小团子一样。阿枫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雷。每次打雷的时候会整个人扒在阿权身上,甩都甩不掉。阿权就是谨恂的父亲。有时候晚上会抱着自己的小枕头,拖着被子爬到我和夫人的床上,缩成一团睡在我们中间。夫人会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哄着,没多久就会睡着。然后第二天醒的很早,拿着自己的被子枕头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装作自己很坚强的样子和阿权炫耀。”贺老爷子眼中流转着柔光,好久没想起来这件事情了.......

叶归洵微微笑着,她对自己的妈妈没有印象,听着贺老爷子的描述,她总觉得自己走进了妈妈的童年,从上帝视角看着一切。贺老爷子让李叔把书房里的相册找出来,相册有很多本,贺老夫人很喜欢拍照片,拍了好几大本,李叔先拿出来了两本。贺老爷子和叶归洵一人一本坐在藤椅上翻动着,偶尔叶归洵会问贺老爷子哪张照片是在哪里拍的,贺老爷子就会回想起当时的事情,告诉她。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六点半了,叶归洵起身要离开。

“留下来吃个饭吧。”贺老爷子开口询问。

“不了。”叶归洵婉拒。

贺老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惋惜,温馨的感觉充盈在他的胸口,此刻正在指缝间慢慢流失。

“以后,我们一天换一个故事吧。”叶归洵平静地看着贺老爷子,今天贺老爷子讲着妈妈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完完全全就是个和蔼的父亲的模样。

贺老爷子微微惊讶的抬头,他没想到这不是尽头。也许是人一个人待久了,对突如其来的热闹产生了一丝不舍。“好。”

李叔送叶归洵离开,“叶小姐,谢谢您。”

“没事,我不想做的事谁也逼不了我。况且,今天我发现贺老爷子对我妈妈真的很好,要是妈妈能看到,也会希望我来陪陪贺老爷子的。”

........

叶归洵回到家后,手机里传来一条短信:原本最近老爷子胃口不好,晚饭用一两口就会回书房。可是今天晚上,老爷子看上去心情很好,胃口也变好了。多亏了叶小姐。

叶归洵看着短信露出一丝笑容,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放下对一些事情的执着也许会让你的生活变得开阔。而后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回着短信:我想拜托您,不要和贺谨恂说我最近去贺家老宅的事情。也请您和贺老爷子说一声,谢谢。

电话那头传来回复:好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