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44.他这辈子所有疯狂的执着都与她有关

顾奕祈的眸中充满着受伤,他刚想说什么,叶归洵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看见屏幕上显示的那串号码,怔住了,她记得,这是贺谨恂的电话,她想忘记也忘不了。她犹豫片刻,还是接了,“喂。”

“你在哪里?”贺谨恂略微紧张着,手掌心冒着细汗,

“我有些事情,在外边,我已经和余知请好假了。”叶归洵一板一眼回答着,她以为贺谨恂是要冷嘲热讽她一番,拿阿弃的事情要挟她。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也有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贺谨恂瞥了眼副驾驶座位上的文件袋。刚才他回了一趟家,拿了顾奕祈的文件。

“什么东西?是文件袋吗?”叶归洵的视线无意间瞥向顾奕祈,发现他正在紧盯着自己,她忙移开视线,她怕他发现些什么。

“对,是顾奕祈的文件,你在哪里,我去找你。”贺谨恂询问着,小心翼翼的样子要是被其他人看见,怕是要惊掉了下巴。

“我在顾氏房地产公司。”叶归洵没有多想,她不知道贺谨恂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她只知道现在她需要答应。

“好,十分钟后我到公司门口。”贺谨恂挂断电话,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上次笑得这么开心好像是四年前.......

“贺谨恂找你?”顾奕祈落寞地敛了敛眼睑,

“嗯,有很重要的事,我先走了。”叶归洵起身要离开。

“我送你吧。”顾奕祈连忙起身,他的眼神很坚定。

叶归洵看着他的眼神,叹了口气。她认识他很多年,她很懂他,他每个眼神对她来讲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顾奕祈的脾气很倔,所以叶归洵没有拒绝,只是由着他。

公司门口,叶归洵看见了贺谨恂站在不远处,

“好啦,回去吧,我们阿弃可是个大老板,要好好工作啊。拜拜。”叶归洵用与平常没有区别的语气和他说话,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顾奕祈当然知道她的用意,他看着她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泛着酸。

“小暖!”顾奕祈在她身后喊着。

叶归洵回头看,看见他站在公司门口张开双臂笑着看她,只是那份笑好像不是那么开心。多年后,叶归洵依旧记得这天公司门口顾奕祈的样子,像是和爸爸妈妈赌气后,傲娇地来要抱抱的孩子一样,可是比孩子多了许多落寞。

顾奕祈张开双臂,等着她。小暖,我要试着把这份心意忘却,虽然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是来抱抱我好吗,最后抱一抱爱了你十二年的阿弃。

叶归洵懂他的意思,跑向他的怀抱,撞他个满怀,紧紧抱住他,“我们阿弃不是一个人哦,我依旧会在你身边的。”

贺谨恂在不远处看着相拥的两个人,眸中闪着寒光,还没来得及包扎的手逐渐握成拳,他极力克制着想要上去揍顾奕祈的冲动。现在的他和四年前的他不一样了,既然他已经知道了所有事情,他就要让她一生一世待在自己身边。贺谨恂知道,叶归洵很讨厌他的谎言,讨厌他限制她交朋友,那他就要克制。他已经做了很多伤害她的事情,不能再做了。

叶归洵和顾奕祈告别后,走向了贺谨恂,

“你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和我说?”叶归洵的脸上又恢复冷漠,就像是敷上一层冰霜一般。这是回国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上车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贺谨恂看了眼周围,

叶归洵拉开后座的车门,她不想和贺谨恂挨得那么近,却被贺谨恂一掌把门压回去。

叶归洵冷冷的眼神扫向他,打开副驾驶的门。她看见座椅上有一份文件,连忙打开发现这正是顾奕祈的那份原版文件,她紧紧护在怀里,生怕贺谨恂突然转变想法收回去。

贺谨恂递给她一个打火机,叶归洵想都没想点燃了那份文件,红色火苗随着纸张蔓延着。

她害怕火焰,做饭时煤气的红蓝色火焰她并不害怕,她害怕的是纯红色的大火,仿佛就是爷爷奶奶小院里的那场大火一样。

她没拿稳,掉在了地上,那份文件在火焰的吞噬下最后烧得只剩下灰烬,一点也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车内,

“东西已经给我了,你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叶归洵警惕地问着他。

“如果我说,四年前我爷爷和你说的都是谎言,你信我吗?”贺谨恂缓缓开着口,他拿不准她的反应。

叶归洵没有说话,内心中却掀起了惊涛骇浪。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爷爷奶奶的事情和她没有关系?不,不可能,贺老爷子有证人,有证据,张浩也承认了。

“你爷爷奶奶的事情是张浩失手,决定要对那片地进行拆迁是我们到S市之后的事情,这件事情当初我让谢峰进行,他是爷爷的人,在连州很长时间了,那时候我并不知道他们的关系,今天才刚知道。”贺谨恂一句一句向她解释着,他忐忑着,不知道她会不会相信自己。

叶归洵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扭头看向窗外,她的眼眶红红的。她的内心深处掀起惊涛巨浪,她在怀疑着自己,是不是真的错怪了他四年。“你有什么证据?”

贺谨恂的心一直提在嗓子眼,听到她的声音,悬着的心稍微放下了些。他不怕打骂哭闹,怕就怕她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贺谨恂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不久后,到了贺家老宅,叶归洵没有来过,自然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现在是六点多,天已经有些黑了,贺家老宅亮起两排路灯,倒是让冷清的宅子多了一丝温度。

贺谨恂带着叶归洵走进家,管家李叔惊喜着,“小少爷,你又回来了。”他原本担心着,小少爷离开的时候脸色很差,会不会一年半载不会再回来,没想到晚上又回来了。

“李叔,爷爷呢?”贺谨恂面无表情地问着。

“老爷....老爷下来了。”李叔的眼神看向楼梯处。

叶归洵看着楼梯上走下来的老人,她明白了这里是贺家。还记得四年前贺老爷子虽然一头白发,但是气场很强大,矍铄的眼神丝毫不像古稀老人。没想到,现在的贺老爷子苍老了许多,没有以前的气场和锐利。她突然觉得,贺老爷子其实也是个可怜人。

贺老爷子看见贺谨恂带着叶归洵回来,就明白了自己孙子的用意,看来是小丫头不相信他。当初的资料做的天衣无缝,他不知道该哭还是笑。

贺老爷子把四年前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她了一遍,叶归洵握着茶杯的手颤抖着,眼中充满着倔强的眼泪。“过去了这么久,为什么您现在回心转意要告诉我这件事。”

“因为你是阿枫的女儿,阿枫是我的养女,但是和我的亲生女儿一样。”贺老爷子缓缓说出口,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之前用有色眼镜看她,现在才发现,从她的脸上可以看出阿枫的影子,眉眼间像极了阿枫,直挺的鼻子像阿镇。当初怎么就没留心呢....也是,当初也没敢想。

叶归洵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结果,她忍着的眼泪终于落下了,“您爱我妈妈吗?”

“爱,很爱很爱。”贺老爷子没有看叶归洵,而是看向窗外漆黑的夜空,像是在回想着陈年旧事一样。

“我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我先走了。”叶归洵猛然起身,离开贺家,贺谨恂在后面跟着她跑出去。

贺权在二楼的拐角看着刚才的一幕,那个孩子的眼睛真的很像阿枫啊..........

贺家老宅在郊区,周围都是高档别墅区,没有公交车,没有的士,甚至私家车也见不到几辆。贺谨恂原本想开车送叶归洵回家,可是她对他视若无睹。贺家老宅附近有一片大海,叶归洵走在沙滩上,贺谨恂跟在她的身后,两个人只有五六米远。

叶归洵突然蹲下,抱着自己的膝盖,小声啜泣着。她好恨贺老爷子骗自己,可是对贺老爷子本人恨不起来,也许是四年里他的变化太大,看上去就像是个迟暮老人,周围萦绕着他的都是孤独和寂寞,也许是因为他是妈妈的父亲,看上去他真的把妈妈当亲生孩子一样。她恨自己当初没有相信贺谨恂,恨自己对他不信任。

贺谨恂把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即便是夏天,夜晚的海边也会凉,况且是夏末。他坐在她的身边,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地看着夜晚的海。

听见她啜泣的声音变小了,他缓缓开口,“在M国的时候是我对不起你。杜薇婷说你先走了,所以...........我真的很抱歉。”

叶归洵张张嘴,终究是没有说话。在M国的回忆真的让她不想再次想起。

“归洵,之前我真的好恨你,恨你四年前给所有人都留了封信,却连只言片语都没有和我说。在X市重新见到你的那一天我真的很生气,可是除了生气还有一份欣喜,那时候我觉得我疯了,四年里都没有忘记你。之前,我无意间在爷爷书房看见这份文件,索性想拿着要挟你,我想折磨你,可是折磨的也是我自己。当我知道爷爷做的事情之后,我对你除了对不起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是我自作自受,当初骗了你四年,让你对我的信任一次又一次磨灭。归洵,原谅我好吗?”

“是我当初没有相信你,是我的错。”叶归洵望着一望无尽的大海,“以前的事情说白了就是一场乌龙,我们忘掉好不好。”

“好。”贺谨恂的眸中尽显温柔,“那归洵,我们还可以回到从前吗?”

“从前?好啊,我们还是朋友。”叶归洵依旧看着大海装傻着,只是思绪不知道已经飘到哪里了。

贺谨恂眼眸深了深,“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谨恂,你听我说,我有我的生活,你有你的未婚妻。我们各自回到各自的轨迹,那时候的事情就当做是回忆就好了。”叶归洵苦笑着,她知道自己还爱着贺谨恂,四年来,她对他爱恨交织着。

可是现在她怕了,一个贺老爷子就可以把他们拆散四年,他已经有未婚妻,她不想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即便是他和她先相爱。他算是半个公众人物,世人们不知道真相,只会随波逐流说是她叶归洵不知廉耻勾引贺谨恂,拆散一对金童玉女。况且贺谨恂的阴晴不定让她有些怕了,今天可以把她视作掌珠,明日就有可能对她冷嘲热讽,视如敝履。她是经历过的。她害怕某一天,又会因为一些事情,他把她扔下就走了。

说实话,她怂了,如果程颜雪看到,肯定会说她爱他爱得不够深,可是她只想平平淡淡过完这一生,她才二十二岁,可是经历的事情却比四五十岁的人经历的还要多。她爱他,他爱她,可是他的这份爱她有些承受不起了。爱得越深,伤痛就会越深。

“爷爷明天一早就会发布退婚的消息,杜家不会有异议反而会高兴,给予杜家的补偿够他们乐一辈子了。况且我和杜家千金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我对她没有感情,这婚我本来就是想让你看见来气你的。那么,叶小姐,现在我可以和你在同一条轨迹上吗?”贺谨恂向她解释着,他知道她极度缺乏安全感。

“贺先生,退一步海阔天空,有很多好姑娘在等着你,我想,我们没必要再纠缠了,既然不能回到朋友关系,那以后就不要再见了吧,对你对我都好。”叶归洵站起身,话语中带着决绝。对,这样就好,忘掉他,不要再去爱他,这一辈子当个缩头乌龟也挺好的。

叶归洵把衣服还给他后离开,贺谨恂没有追上去,夜晚的海风带着一丝凉意,却没有把他心中的思绪吹散。他想着,她和别的男人结婚生子,这个想法在刚出现的时候就被他强压了回去,心中传来异样的感觉,他这辈子所有疯狂的执着都与她有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