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41.恨自己懦弱

Z大学,顾奕祈依旧窝在画室里,同专业的同学今晚出去聚会,但是他并不感兴趣。纯白的画纸上隐隐约约浮现出一个女孩的音容笑貌,现在他闭着眼睛都能把她画出来。

画室门被推开,顾奕风走进来,“哥,我就知道你在这儿。今天的聚会你不去吗?”

“没兴趣。”顾奕祈没有看他,淡淡地回答。

“走啦,哥,你说你,都毕业了,一有时间就跑到学校,公司那边还需要你。”顾奕祈一年前进了顾氏,现在在顾氏集团掌管着旗下的房地产事业。

“该处理的都处理完了。”

“哥,你就去那个聚会吧,我也想去凑凑热闹。”顾奕风死缠烂打着,“你们专业里有一个超正的学姐,只可惜毕业了以后不能经常看到了。你就去嘛。”

“都多大的人了。”顾奕祈瞥了顾奕风一眼,他这个弟弟别的不行,就这死缠烂打的功夫真是一绝。

“知道了,走吧。”顾奕祈叹了口气后起身,他宁愿去那个无聊的聚会,也不想听着顾奕风在自己耳边几个小时絮絮叨叨。

.......

转眼间,叶归洵已经在夜升工作一个星期了,她逐渐熟悉了这里的工作模式。不该看的不看,少说话多做事。

S市就是一座不夜城,表面看上去整座城市灯火阑珊,可是那些隐藏着的小巷依旧是那么黑暗。繁华到了极致,萧条到了极致。

夜升晚上很忙,晚上九点才是夜生活的开始。星期五是客流量的高峰,一周五天的工作后迎来的周末总是有很多人来夜升发泄自己的负能量。叶归洵把酒水送到每个包间后才歇了一口气,她走到大厅,低下身子揉揉微痛的膝盖,看来天快凉了......

她用余光瞥见电梯门打开,立马站好,微微鞠躬,脸上摆出客套的笑容,“欢迎....”倏地,她的笑容僵在脸上。

面前的客人有大约十多人,男男女女都是精英的模样,她的目光落在站得稍微向后的那个人,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她以为顾奕祈不会来这种地方,所以她才放下心,可是,可是!

顾奕祈原本在低头玩手机,他瞥了一眼前面,又继续看手机。突然,猛地抬头,他看见了她,满脸的不可置信,是她,是小暖!灰黑色的手机倏地掉落在地上,他顾不了那么多,快步走上前,不可置信地握着叶归洵的肩膀,力道大得叶归洵觉得骨头要碎了。

和他一同来的人都愣住,大学四年从来没见过顾奕祈情绪波动,更别说喜欢谁,就连大名鼎鼎的程颜雪都被他拒绝了很多次。

“欸,那好像是顾奕祈一直画的那个女孩。”一个女同学悄悄说,顾奕风恍然大悟,他说呢,怎么有些熟悉。

顾奕祈眼眶微红,就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一样,他恋恋不舍地松开她,右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叶归洵感受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着,眸中的受伤和激动深深地刺向叶归洵的心脏。

“你去哪儿了,你怎么会在这儿?”他的声音也在颤抖着,

叶归洵忍住即将爆发的眼泪,向后退了一步,摆着难看的微笑,避开他的问题,“我带你们去包间。”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儿!”顾奕祈一把抓住叶归洵的双肩,怒吼着,一直在眼眶中的泪顺着脸颊流下。他知道夜升是什么地方,知道这里有多么肮脏。

大厅来来回回很多人,都侧目看向这边,好奇这里发生着什么。顾奕风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从来没见过顾奕祈这幅模样。前台小姐在夜升工作了很长时间,也见过些场面,看情况不太对,悄悄拨打了一个电话。

叶归洵被他的怒吼吓到了,这是第一次,阿弃第一次吼她。她抬头看着顾奕祈的脸,心绞得有些痛,她抬手擦去他的眼泪,“都多大的人了,哭什么。”她的眼眶红红的,满眼的心疼,喉咙堵得难受。

电梯门再次打开,里面的人鼓着掌,“真感人啊。”贺谨恂看着眼前的一幕,满腔的怒火化作这几下鼓掌,力量很大,手掌心就像是要出血一般的红。

顾奕祈看到贺谨恂一脸淡定的神情,就明白了贺谨恂早就知道叶归洵在这里。他看着叶归洵略微不安的眼神,明白了些什么。叶归洵不可能自愿在这里工作,再加上贺谨恂早已经知情,看来是他逼她在这里工作。

“几年不见,没想到顾大少爷也会来夜升。”贺谨恂的眼神紧盯着顾奕祈,充满着挑衅。

“几年不见,你依旧是这么人模狗样。”顾奕祈的手逐渐握成拳,眸中的怒火显而易见,四年前他就抢走了小暖,现在,又逼她。

“呵,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好几年前,有一个.......”贺谨恂没有在意顾奕祈对他说的话,视线落在叶归洵身上。

叶归洵环顾周围,脸色慌乱,立马跑到贺谨恂面前,用手捂住他的嘴,近似哀求地望着他。她知道他要说什么,绝对不能说下去!

贺谨恂的眼神瞥向捂住他的嘴的叶归洵,随即看向顾奕祈,满眼都是挑衅。就好像是在说,你看,是她自己跑向我的。

顾奕祈忍无可忍,把叶归洵拉到一旁,一拳打在贺谨恂脸上。贺谨恂看见了他的拳头,可是他没有躲,这一拳力量很大,愣是把他打的一个踉跄。一切发生的太突然,周围的人都没来得及拦住。

贺谨恂的嘴唇挂着血,他挥起拳头准备砸过去,倏地,叶归洵用尽力气拦着他,双手微微颤抖着,“别打他。”

“现在跟我走,我就收手,你知道的,他不是我的对手,即便他是顾家的儿子,我能让他永远消失。”贺谨恂压低身子,用只能两个人听见的分贝和她说着。

叶归洵没有说话,内心挣扎片刻后,挡着他的那双手无力地垂下,“阿弃,今天你先回去吧。”

贺谨恂牵起她的手,把她带到电梯里。顾奕祈看着两个人进了电梯,刚想上去拦着,右手却被顾奕风死死地抓住。叶归洵给他一个安慰的眼神,像是在说不会有什么事。

顾奕风知道顾奕祈一生气很吓人,可是他看现在这个情况,他不拦不行。

电梯门缓缓关上,顾奕祈眼睁睁看着两个人消失在自己眼前,“为什么拦着我!”

“那个姐姐为什么那么做,不就是为了护着你吗!连我都能看出来啊!再说了,不会有事的,贺谨恂不会对她做什么。”顾奕风刚才一直看着这三个人,他发现有一瞬间贺谨恂看着叶归洵的眼神很复杂,但不像是会对她做什么,说到底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保住自己的亲哥,而不是一个陌生人。

顾奕祈瘫坐在地上,双臂直直地搭在膝盖上,头埋得很深,没有人看得清他现在让人心疼的表情........

贺谨恂把叶归洵带到夜升顶层自己的房间。他坐在床沿,叶归洵站在沙发旁边。

“帮我上药,药箱在客厅抽屉里。”贺谨恂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叶归洵听到他的声音,麻木地找到药箱后走到他的身旁,她拿出药膏递给他。

贺谨恂没有接,他抬头紧盯着叶归洵的眼睛,“帮我上药。”

叶归洵把药膏挤在棉棒上,涂抹在他破开的嘴角,她的力度不小,像是要把自己的恨通过棉棒传递到他的身上一样。贺谨恂没有说什么,任由着她。

倏地,他胳膊一揽,将叶归洵带到床上,他的胳膊压在她的身上,限制着她的活动。

“贺谨恂,你干什么?放开我!”叶归洵惊恐地看着他,微微颤抖着。

贺谨恂只是闭着眼睛,似乎很疲倦,温热的气息吐在她的脖颈间,“要是你想让顾奕祈成为明天的头条新闻,你就乱动吧。老老实实陪我睡一觉,我不会对你做什么。”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不想去想,现在这样就刚刚好,他真的好累,·连续加班身体撑不住,而且最近因为她的重新出现,每天脑海里都很乱。

叶归洵听到顾奕祈的名字,挣扎的动作停止了,头别向另一侧,双眼里噙着泪,她恨他威胁自己,双手攥紧成拳。

贺谨恂缓缓闭上双眼,可是心中一凉,现在他和她之间必须拿顾奕祈当做交易是吗?

叶归洵强撑着没有睡觉,听到身边贺谨恂均匀的喘息声,她小心翼翼把他的胳膊移开,悄无声息地翻找着柜子找那份文件。片刻后,她失落地坐在沙发上,这里没有。

她瞥见茶几的果盘边有把水果刀,目光呆滞地看了半天,那把刀在暗黄的灯光下显得那么冰冷,一旁的镜子里倒映出她苍白的脸。

她鬼使神差地拿起那把刀,一步一步走向贺谨恂,她站在他的床边,举着刀的模样映在一旁的落地窗上,握着刀柄的手微微颤抖着,杀了他,就可以给爷爷奶奶报仇,阿弃就不会再受到威胁了!

可是,举着的手迟迟没有落下,她终究是下不去手。她跌坐在厚厚的地毯上,手上的刀也掉落在一旁,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她流着眼泪,尽力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无声地呐喊着,她恨他,可是她下不去手,那短短的几分钟内,过往的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自己的脑海。她恨自己不争气,恨自己懦弱......

贺谨恂缓缓睁开眼睛,眼底复杂。在她推开自己的时候,他已经醒了。当他看见落地窗里倒映的她拿刀的身影时,心凉透了。他在打赌,赌她到底会不会真的下手,果然,他赌对了。

如果今晚叶归洵的刀刺向了自己,那么从明天开始,他会让她生不如死,顾奕祈做过的事也会被所有人知道。

他听到叶归洵轻微的抽泣声,无声地叹了口气,为什么我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叶归洵浑浑噩噩睡了过去,贺谨恂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紧蹙着眉头。

三个月结束后文件自然会还给她,而且凭他对叶归洵多年的认识,知道她很重情,不会仅仅因为一个文件而对自己下手,而且贺老爷子怎么会有顾奕祈的文件。现在想来,前阵子重逢的时候他依稀看见了她的不安和恨,对,恨!贺谨恂懊恼着,当初见到她太突然了,就忽略了这些细节,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贺谨恂连忙拿起手机给余知发消息:帮我查一下四年前叶归洵住院的那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或者有什么人来过,特别查一下贺老爷子有没有来过......

自那天过后已经过了两个星期,一切平静得就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夜幕降临,她又开始忙起来。叶归洵把酒水送到每个包间后出来,在走廊一侧看了眼自己磨破皮的脚后跟,忍着痛往前走。身边经过几个喝醉酒的老板,她有意往旁边侧了侧,可是喝醉酒的人站不稳,撞在了她身上。

“走路不长眼睛吗!”一个中年啤酒肚的男人醉醺醺地破口大骂,浑身上下的酒气熏得她喘不上气。

“对不起先生,对不起。”叶归洵低着头向他道歉,明明是他的错误,可是她不能反抗,在夜升会所消费的每一个人都有能力让她生不如死,有钱能使鬼推磨,不是吗?

那个男人不依不饶,“呸,真是晦气,老子生意没拿下,连你这个小服务员也瞧不起我?”酒精麻痹了他的神经,饶是一副世界上所有人都对不起他一样的模样。

“啪——”男人狠狠扇了叶归洵一掌,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和他同行的人没有拦着他,毕竟一个小小的服务员,在他们心中没必要理会。“晦气!”

叶归洵身子一僵,左脸火辣辣的疼痛感告诉她这是真的,她依旧低着头,还是那副道歉的模样。忍,一定要忍!看见那群人越走越远,她才抬起头。

叶归洵摸了摸嘴角,“嘶——”她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看见手指上沾着的一点血迹,不禁自嘲,下手可真狠啊。

她的发丝有些凌乱地在她的脸颊上,她眼眶微红,深呼吸着。还有两个多月,可是她越来越累了。要论起挨打,恐怕没有人比她挨得更多了,小时候是疼在肉上,可是刚才,那个中年男人的那一掌实实打到了她的心里。就好像自己是个蝼蚁一般,任人践踏。

叶归洵摇了摇头,左耳听到的声音有点模糊,还有些嗡嗡响,她心中隐隐不安,和经理请假后,就去医院了。

余知每天晚上都会从办公室出来,到会所转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事,说白了就是来约妹子。

“欸,归洵呢?”余知在大厅待了有十几分钟可是没看见叶归洵,觉得有些奇怪,这丫头以前都是脚底生风,在大厅和包间来回穿梭,连他都恨不得给她封个优秀员工的称号了。

“老板你不知道吗,归洵今晚被扇了耳光,耳朵有些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了。”前台小姐有点诧异,归洵和老板的关系看上去很好,她还以为归洵已经告诉他了。“说起来,刚才归洵走的时候,左脸都有些肿了,嘴角还出了血。”

“哪家医院?谁干的?”余知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掏出手机。

“华研医院,打人的看着是禾润集团的周志刚周总。”

余知看着通讯录里的那串号码,犹豫了片刻,拨了过去,“喂,谨哥。”

“什么事?”贺谨恂低沉磁性的声音传来,他正在公司里加班,最近她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想用工作来麻痹自己。

余知迟迟没有说话,犹豫到底要不要说出来。

“什么事?”贺谨恂再次询问了他一遍。

“归洵在夜升被人扇了一巴掌,看上去挺严重的,现在她去华研医院检查了。”余知一口气说完,仔细听着电话那头贺谨恂的反应。

“........所以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贺谨恂在文件上签字的笔顿了顿,没有继续往下写。

“没事儿,就是和你说一声,你不是喜欢看到她受苦吗,让你乐一乐。”余知语气变得轻松,就像是讲笑话一样。

“没事我挂了。”贺谨恂按下挂断键,想要继续处理文件,可是白纸黑字他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满脑子里都是刚才余知说的话,她被人扇了一巴掌。倏地,他抄起西装外套,匆匆离开公司。

贺谨恂在心里说服自己:我只是去看她那副惨兮兮的模样而已,对,就是这样。

叶归洵从医院里出来已经是十二点了,医生告诉她是鼓膜穿孔,但是不太严重,一两个月可以自愈,注意饮食。

医院在市中心的位置,虽然已经是十二点了,但是很多地方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街上倒是没有几个人,她拿着装着药膏和棉棒的袋子,坐在医院旁边的长椅上。她看着袋子发起了呆,想起来前几天刚刚给他上过药,还是一模一样的伤口。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她自问这辈子没做过什么坏事,但为什么生活要对她这么坏!

夜色中,路灯和店铺霓虹灯照的这个世界很亮,就像黑暗这种东西本就不存在一样。好不容易不用去上班,她不想那么早回家,现在她的生活作息完完全全颠倒了过来。夏末的凉风吹拂着她的发丝,她陷入以往的记忆中。

叶归洵没有什么优点,只有记忆力是可以拿得出手的,说来可笑,恢复记忆后,想忘的忘不了,想记住的却没有以前那么清晰了。

她还记得,以前闹过一次乌龙,她以为贺谨恂喝酒闹事被扣押在酒吧,她就挡在他的面前,最后拉着他逃跑了。可是现在别人侮辱她,她还得低声下气赔礼道歉。现在想来,失去记忆的那四年好像是活的最开心的时候,忘记了虐待,忘记了大火,忘记了死亡。她的记忆找回来了,可是她好像等价交换了她的天真。

以前,自己身边有颜雪,有阿弃,有阿凉,还有陪着她过年的余知,季成,还有他。可是现在,她亲手推开了好多人,自己就像是一根拧巴的麻绳,她好想好想回到四年前遇到贺老爷子之前。她轻声地抽泣着,就像是被人遗弃的小孩子一样。

贺谨恂站在附近,一直注视着她,从她出医院门开始,一直看着她。他吩咐余知查的事情还没有消息,可是他已经发现这里有猫腻,对叶归洵的怨气也少了些。他就静静站在原地,没有让她发现自己,她微小的哭泣声在他脑海中放大了好几倍。

如果是以前,他会上前替她擦干眼泪,她会和自己诉苦抱怨,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一个人躲在一旁注视着,一个人在半夜十二点抽泣,就像是两个陌生人一样。

余知在车内看到两个人,叹了口气,他担心贺谨恂真的不回来,就想着来接叶归洵,女孩子半夜也不安全,看来是自己多此一举了。他看着相隔不远的两个人,心中泛着酸,都好好的,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翌日,一家公司在S市宣布破产,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没有人知道禾润集团为什么一夜之间破产,虽然公司不大,但是在S市有很多人知道有这么个集团。身为董事长的周志刚在记者面前没有说出理由,只是看上去一夜之间苍老了很多。有人说,是因为周志刚没谈拢生意,资金周转不开。有人说,是得罪了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