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36.先生你认错人了吧

历年来X大学的毕业晚会举办得都很大,整整有三十个节目。每年都会有四五十个节目,都需要往下一级一级筛下去。

去年的迎新晚会,安凉怂恿叶归洵报名表演节目,有生以来,那是她第二次站在聚光灯下表演一段舞蹈,还记得第一次是在高中的时候。

去年她穿着纯白色裙子翩翩起舞,结果是那年的最佳节目。今年她毕业了,同专业的同学想最后再看一遍,她也就答应了。

毕业晚会当晚,X大学第三大礼堂,人满为患,第三大礼堂是专门举行歌舞活动的礼堂,能容纳近两千人,每年座位都会不够,有很多其他年级的学弟学妹也会来看毕业晚会。

但是今年人数创了新高,听说今天晚上会有个神秘嘉宾来表演,可是具体是谁,消息压得严严实实的,前几天来演讲的安总也会来看。

叶归洵在后台做着深呼吸,她的节目被安排在了第十个,她看着化妆镜里的自己,感觉像是另外一个人一样,棕色的长发微卷,自然垂下,正红色的口红衬得她更加白皙,还多了份气场,她穿着红色粗吊带及踝长裙,露出锁骨,后背腰处系着一个大蝴蝶结,腰部上方露出后背,蕾丝做的红色薄纱披在后方,为裸露的后背带来若隐若现的神秘感,

但即便是这样,也可依稀看见她后背上的伤痕,其他人多看几眼,但只当这是为了效果画上去的,没有多想,谁能想到这么个普通女孩身后会有这么深的疤痕。

这套服装是安凉亲手为她挑的,当她看见会露出后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拒绝,她害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安凉和她说,没事的,没事的,这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自卑。只有你正视自己,别人才会正视你,而不是把你当成个可怜虫。

她终究还是穿上了这件衣服,第一次,把自己斑驳的后背袒露出来。正如安凉所说,她想自己向前迈一步。

“九号十号准备。”负责流程的同学喊着。

叶归洵连忙去准备,就在她走的那一瞬间,准备室里进来了一个女人......

安凉坐在最前面看着节目,后方传来一阵骚动,安凉回头看,蹙起了眉头,贺谨恂!

安凉不着痕迹地给叶归洵打电话,可是却无人接听。贺谨恂看到只有安凉的旁边有空位,只好过去。

“真巧啊,安总。”贺谨恂坐在座位上,翘起腿,双手交叉,说着寒暄的话,眼底没有一丝温度。

“呵。”安凉不想回应他,着急去后台拦住叶归洵。

可一切都晚了,安凉站起身来的瞬间,主持人开始报幕了。

“接下来有请叶归洵同学为我们带来舞蹈节目............”主持人声情并茂的声音传入贺谨恂的耳朵,撞击着他的心脏。

贺谨恂的眼睛紧盯着舞台,随即眉头皱的越来越深,眼中充满着不可置信,果然是她!看着一步一步走出来的红衣少女,她的每一步都像是踩在了他的心脏上一样,咚,咚,咚.......他说不清自己现在的心情,有对她的怨恨,对她的愤怒,再见她的一丝喜悦.....

叶归洵在舞台上翩翩起舞,鲜红舞裙刺激着人的视觉,红色蕾丝下隐隐约约的后背白皙得令人发狂,微微勾起的嘴角和她蛊惑人心的目光在聚光灯下更加迷人。台下不少男生血脉偾张。

“哎,以前怎么没发现学校里有这么漂亮的女孩?”

“人家低调,平时穿的很素。”

“我靠,一会儿去我要她的联系方式”

“这都毕业了,没什么机会了”

............

贺谨恂咬着后槽牙,看着叶归洵的眼神深了深,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他都很反感男生议论叶归洵。

叶归洵沉浸在舞蹈中,想看看舞台下方安凉的表情,看看他有没有对她刮目相看。倏地,她看见了贺谨恂,他那一双眼睛恶狠狠地盯着自己,就像是一匹凶狠的狼。叶归洵睁大眼睛,吓得不轻,一个没站稳跌倒在舞台上。

安凉一个健步冲到舞台上,想把不安的叶归洵拉起来。贺谨恂走向舞台,那时候的他,在叶归洵看来就是个恶魔,扼住她喉咙的恶魔!

他站在舞台上,俯视着她,伸出手,眼睛里划过一丝寒气“好久不见,叶归洵。”

叶归洵颤抖地看着他伸出来的那只手,仿佛能看见爷爷奶奶流下的汩汩鲜血。

她恶狠狠地盯着贺谨恂,“呵,先生你认错人了吧。”拉住安凉的手,离开舞台。

贺谨恂内心深处燃起怒火,看上去,这几年安凉一直待在她的身边。他盯着两个人的背影,他没有追上去,既然知道了她在哪里,手里有那份资料,就不急于这一时......

安凉把叶归洵送回家里,她一进门匆忙的收拾着行李。

“小暖?”安凉倚靠在门框边,询问着,眼神捕捉到她收拾行李的动作。

“我要离开这里,帮帮我,阿凉。”叶归洵焦急地看着安凉,她怕贺老爷子知道他见过她,她怕贺老爷子手里的那份文件。

“你在怕他?”安凉没有看她,盯着木质地板发着呆。

“不,我怕的不是他,但我恨的人是他。”叶归洵收拾行李的手顿了顿,从四年前在病房里的那个晚上开始,她就恨他,至少,她认为是这样。

“四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安凉直视着她,他不想去逼问,可是凭他的直觉,这件事好像有些猫腻。

叶归洵没有松口,毕竟越少人知道越好。“什么也没有发生。”

“或许,我可以帮你,难道以后每次偶然遇到贺谨恂都要逃跑吗?”安凉探究地看着她,

叶归洵没有说话,安凉看见自己的话对她好像有些作用。

他走到房间里,坐在叶归洵的床上,拉着她的双手,放软语气继续说,“小暖你告诉我,我来帮帮你,好吗?”他看着叶归洵,眸中万千温柔。

叶归洵突然好想哭,像是在一个小岛里自己活了四年,有一艘船来接自己回家。她纠结着,是要在这座小岛里孤独终老,还是要乘着小船面对未知的风险?

她抽出双手,蹲在他的面前,埋着头无声地掉着眼泪,偶尔夹杂着长长的叹气声。

从前,爷爷经常和她说,经常叹气会把好运都叹走的。那时候,她从来没有叹过气,哪怕自己的命运就是个厄运的综合体。

可是现在,她好累,她真的好累。有时候她会自嘲着,要不死了一了百了?活着也是遭人嫌弃。可每次她终究下不去手,脑海里会浮现好多美好的记忆,就像是在拼命挽留她一样。人总是这样,经历时间的冲刷,留在心中的要么就是最深痛的记忆,要么就是一堆美好的记忆。

终于,她下定决心,带着泪痕的脸望着安凉,“好,我告诉你。”

..........

叶归洵把四年前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安凉,安凉一时没有说话,呵,贺老爷子这步棋走得真妙啊,只不过是有些心急了.....

“你不用离开,跟我回S市吧,去做我的秘书,贺老爷子不会对顾奕祈动手的,我向你保证。”安凉自信地看着她,他有办法。

到现在这个地步,她不得不相信他。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