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32.安凉,易暖,多好啊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男孩,他有个很幸福的家,事业有成的爸爸,美丽大方的妈妈。小男孩和很多孩子一样,淘气,爱玩,天真。

小男孩的妈妈有个好朋友,小男孩喜欢叫她枫阿姨,从小时候开始,妈妈有时候忙工作,就会把他送到枫阿姨家玩,枫阿姨很好很好,会带他去游乐园,会给他做曲奇饼干,在小男孩心中,枫阿姨就像是他的干妈一样。

那一天,枫阿姨在庭院里浇花,小男孩扑过去,满脸开心“枫阿姨!”

平时枫阿姨会一把将他抱起,可是那天没有,枫阿姨告诉他,她的肚子里有了小宝宝,不能抱他了。那天他好开心,枫阿姨的小宝宝一定很可爱,以后小宝宝可以陪他玩。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转眼间过去了六个月,枫阿姨坐在摇椅上织着小宝宝的衣服,她看着一旁乖乖玩着汽车玩具的小男孩,开心的问着他,“阿凉希望小宝宝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女孩子。”小男孩思考半天回答着。

“欸,枫阿姨也喜欢女孩子,阿凉为什么希望是女孩子呢?”枫阿姨好奇的问着小男孩,她有种预感,以后会是个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像枫阿姨一定很可爱。”

“哈哈哈,是嘛。那以后长得不可爱也不许嫌弃哦。”枫阿姨逗着小男孩。

小男孩犹豫一会儿,“好啊,阿凉不会嫌弃的。”

“以后,阿凉就多了个妹妹喽。”枫阿姨温柔地笑着,想象着以后两个糯叽叽的娃娃一起玩的样子。

“才不是我的妹妹嘞。”小男孩一口否决掉。

枫阿姨有些沮丧,“怎么呢?阿凉不是不会嫌弃吗?”

“小宝宝才不是我的妹妹嘞,我以后要娶她。”小男孩振振有词,很认真的样子。

枫阿姨笑得很欢,“小屁孩,你知道娶她是什么意思吗?”

“妈妈说过,就是一直一直对她好,和她在一起。”小男孩看见枫阿姨不相信的样子,认真地解释着。

“哈哈哈,好,以后对她好哦。”枫阿姨摸摸他的头,点了下他的鼻尖。

八个月的时候,枫阿姨的肚子好大,就像是塞了个皮球一样。枫阿姨和镇叔叔在研究孩子的名字,他对男孩的名字不感兴趣,对女孩的名字却是支棱着耳朵听。

枫阿姨否决掉了好多镇叔叔起的名字,说实话,他也觉得不好听。

“要不就单字一个暖好不好?你看阿凉的名字太冷了,正好让咱家娃娃的名字起得温暖一些,安凉,易暖,多好啊。”枫阿姨突发奇想。

小男孩觉得这个名字超级棒,镇叔叔拗不过枫阿姨,只好答应了。

.........

一个月后,枫阿姨肚子里的小娃娃呱呱坠地,果然是个小女孩。那天小男孩的妈妈带他一直在手术室外边守着。镇叔叔在外边很着急,他原来是个没有很大情绪的人,可是那天他的手掌心流了好多好多汗,小男孩给他递了好多张纸。

小男孩第一眼看到小娃娃的时候,躲在妈妈的身后,“小宝宝好丑哦,皱皱的。”

枫阿姨疲惫的笑着,“阿凉不是说过不会嫌弃吗,以后小宝宝会变的好看的。”

.........

小男孩几乎每天都会到枫阿姨家去看小宝宝,锲而不舍地教她说凉这个字,八个月的时候,小女孩说话了,第一个字是凉。小男孩到处炫耀,镇叔叔还失落了好长时间,自家的女儿叫的不是爸爸妈妈。

两岁的时候,小女孩总是跟在小男孩的屁股后边,

“阿凉,吃饭饭,”小女孩指着厨房。

“阿凉,出去玩。”小女孩揪着小男孩的衣角。

枫阿姨果然没有骗他,小宝宝变得好可爱,肉嘟嘟的脸,戳一下都会陷进去好多。

这天,一切都变了,枫阿姨带着小女孩和小男孩做曲奇饼干。这是第一次和小女孩做的,小男孩迫不及待拿回家给爸爸妈妈尝尝。

他轻轻打开门,想给他们一个惊喜,可是房间里小男孩的爸爸妈妈在吵架,他没有进去,脚像定住了一样走不开,他就站在门口。

“不要再控制我了,放过我好吗?我好累!”小男孩的妈妈崩溃着,原来她的头发一向会优雅的盘起来,可是现在却凌乱地落在腰间。

“你为什么要去见他!”小男孩的爸爸质问着。

“我说了很多次,谈工作而已!”小男孩的妈妈撕心裂肺地喊着。

“为什么你就不能听我的话,辞掉工作呢,在家带着阿凉,做你的夫人不好吗!”小男孩的爸爸双手抓住她的肩膀。

“那不是我要的生活!”小男孩的妈妈突然降低声音,一瞬间抄起一旁的水果刀,“不要逼我!”

小男孩的爸爸想上去夺掉那把刀,却不慎在她的脖颈上深深划过。瞬间,鲜红的血液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流下,将她纯白的雪纺衫浸红。小男孩的爸爸低吼着,一遍一遍唤着小男孩的母亲,可是那伤口实在是太深了,她再也回不来了。

小男孩的爸爸拿着那把水果刀自尽了,他紧紧握着妻子的手,闭上了眼睛。小男孩看到了一切,他想去叫救护车,可是,迈不开脚........

那天,枫阿姨听到消息之后着急赶过来,一把将他抱在了怀里,“不怕不怕,我们阿凉不怕。”

小男孩想哭哭不出来,可是在枫阿姨抱住他的一瞬间,他哭得好伤心,撕心裂肺的哭。

枫阿姨把他带回了自己家里,小男孩的爷爷很忙,没有闲暇顾及他。自那天以后,小男孩不再那么天真,有时候,内心深处会冒出来很可怕的想法,可是他会把它们踩回去,不让它们再冒出来。枫阿姨和镇叔叔把小男孩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孩子一样。

那天,枫阿姨和镇叔叔带着他去看爸爸妈妈,小女孩太小,不适合去墓园,就留在家里让保姆照顾。等他们回到家后,发现小女孩不见了,照看小女孩的那个保姆也不见了。枫阿姨哭得很凶,小男孩看到了她颤抖着。

镇叔叔把他送回到爷爷那里,开着车和枫阿姨去找小女孩。他们找了好久,去警局报了案,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车祸,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