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26.我都想起来了

叶归洵醒来是第四天上午的事情,病房里有很多人,程颜雪,顾奕祈,贺谨恂几乎都在。

叶归洵缓缓地睁开眼睛,十四年的事情每一帧每一帧都回到了她的脑海里,她记起来了,她全都记起来了!那十四年的回忆犹如冰冷的毒蛇一样缠上她的脖颈,让她窒息。那每一幕都更加鲜明,就像是刚刚经历的一样,阴暗潮湿的小黑屋,女人的辱骂声,鞭子划过空气的声音,那么清晰。还有平城区的家,爷爷奶奶,棍子,火灾,鲜血,尸体。

程颜雪发现叶归洵醒来吓了一跳,她就那么静静躺在床上,攥紧着拳头,一滴一滴地流泪。“归洵。”程颜雪轻唤她一声,可是她没有反应。

贺谨恂迅速按下呼叫铃,医生护士鱼贯而入,给她做着基本的检查。

“叶小姐现在已无大碍了,可是因为伤的是头部,需要再观察两周左右就可以出院了。”

医生的话让屋内的人都松了口气。

“阿弃,我都想起来了。”

她轻轻的一句话像炸弹一样落在他们的心里。

顾奕祈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她,太多太多的话想对她说,可是不知道从何说起。他哽咽着,坐在叶归洵的病床边。

叶归洵半靠在病床上,伸出瘦弱的胳膊,就像小时候一样,摸着他的头发,“我们阿弃可真聪明啊,居然找到了我。”

我的小暖终于回来了!倏地,顾奕祈紧紧抱住了叶归洵,就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他说不清这哭泣包含着的东西,有她记起自己的欣喜,有如释重负的轻松,有失而复得的解脱,太多太多的东西蕴含在泪珠里。

叶归洵安慰着他,一下一下轻拍着他的后背。回想这段时间自己对阿弃的态度,心脏钝痛,原来我做了这么过分的事情........

贺谨恂看着拥抱的两个人,虽然是在眼前,但他却感觉怎么也触碰不到他们一样,那里,没有他的位置。他好想把顾奕祈拉开,可是不能,他不能让她恨自己。他复杂的看着他们,某中掺杂着心疼和不甘,终究只是别过头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

程颜雪五味陈杂,她很开心归洵找回记忆。她不禁想着:如果,有一天,顾奕祈也会这么紧紧地抱着我,那应该就没有遗憾了吧......

她拽着贺谨恂走出房间,贺谨恂没有甩开她,其实他也不想待在那个房间里,可是终究迈不开腿。·

那一天,顾奕祈哭了好久,宛如三年前大雨后的那天一样.......

“阿弃,爷爷奶奶,还在吗?”叶归洵轻声向他询问,眸中充满着期待。

“他们,那天就走了。”顾奕祈哽咽着。“我把他们安置好了。”

叶归洵感觉眼睛涩涩的,可就是哭不出来,好像有一根丝线慢慢缠绕住她的心脏,这么好的人,为什么老天爷要着急带走啊!

“等你出院,我带你去祭拜他们。”

“好.........”

安氏集团办公室,夏清敲门进来。

“安总,叶小姐已经醒了,记忆也全都恢复了,这是您之前吩咐的资料。”夏清汇报着,前阵子安总让她去查叶归洵的一切,她查了很久才查到这些,看到资料的时候,就连她都觉得心里一酸,真是个可怜的女孩。

“好,下去吧。”安凉接过资料翻看着,所有的一切都一环扣一环,就像是缺失的拼图一样,一片一片拼凑在一起就会看见原来完整的模样。

他的目光落在办公桌的那个合照上。相框里的男女灿烂地笑着,男人怀中抱着一个一两岁的小女孩,女人的手搭在一个小男孩的肩膀上,俨然就像是幸福的一家人。安凉喃喃道“原来你真的是那个易暖......”

怪不得总觉得她莫名的熟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