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24.不要哭,你答应过我的

机场,安检口,叶归洵拿着机票看着执意拦着她的安检人员,

“这位女士,您的机票已经被取消了。”安检人员无奈的看着她,说了被取消了还不相信。

“不可能,我刚刚买的,怎么可能被取消!”叶归洵不安着,内心里冒出来的那个想法让她不敢去想。

她离开安检口,快步走过机场人来人往的大厅。她得离开,必须离开!

“归洵。”那熟悉的低沉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背后响起,还带着微微的喘息。

叶归洵不敢回头,她想逃开,可是双脚像是被定住了一样,根本迈不开。

皮鞋踩着机场瓷砖的声音,一下,又一下地敲击着叶归洵的心脏。昨晚的每一幕都像是电影回放一样,一帧一帧的画面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她不住的颤抖着。

贺谨恂走到她的面前,冰冷的手掌抚上他的脸,“归洵,我来接你回家了。”他的语气很温柔,可是她却微微颤抖,现在的贺谨恂,很吓人......

季成离他们五米远,他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叶归洵的害怕,拳头不自觉握紧,可是他没有向前走几步的勇气,他很想去安慰那个颤抖的女孩,可是他不能。

“别碰我。”叶归洵打掉贺谨恂的手,视线移到别的方向。

“别闹,归洵,跟我回家。”贺谨恂把语气放软,哄着她。

“我的家不在这里,我要回我的家。”顾奕祈曾经和他说过,在连州平城区有她以前的家,她想去看看,这个城市太冰冷了.......

贺谨恂听到她说的话,怒极反笑,“你的家在哪里?在顾奕祈那里,还是在安凉那里?!”他抓紧她的双肩,低吼着,像个受伤后冲着猎人吼叫的猛兽。

“至少不在你这里!”叶归洵反驳着,为什么他总是要把自己和他们联系起来......她的内心最深处不想出口伤他,可是有时候在大脑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语言就已经像个利剑一样刺向对方,何况是在生气的情况下。

“呵,是吗。”贺谨恂低下头,语气充满着受伤,在他的世界里,存在的永远是霸道和占有。

倏地,他抬起头,将叶归洵横抱起来,走出机场。

叶归洵挣扎着,“贺谨恂你干什么!把我放下来!”

贺谨恂的力气很大,即便她怎么挣扎都没有用。

车内,季成开着车,贺谨恂把隔板升起,在隔板升起的那一瞬间,季成看见了那个女孩眸中的绝望。他握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

贺谨恂看向窗外快速倒退的高楼大厦,他已经冷静下来了,深叹了口气,“归洵,你爱我吗?”他的视线一直在窗外,没有看她。而她也是一样。

叶归洵听到他的问题,眼眶变湿了。爱吗?当然爱,这四年的点点滴滴怎么会忘,何叔的牛肉面,啃着冰棒等他考完试,他被揍了还拎着生日蛋糕回来,烟花下他的侧脸......好多好多。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悄然改变了,也许是她知道了自己的一切都是假象,也许是贺谨恂日益增长的霸道。

在以前,她觉得贺谨恂虽然有时候很成熟,但是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会笑得像个少年,陪她吃喝玩乐。最近,贺谨恂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霸道,敏感,不安。她多希望回到从前啊.....

“爱过......“还未等叶归洵说完,车外传来刺耳的车笛声,季成蹙紧眉头,一辆卡车径直向他们开过来,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躲。

砰——卡车从左侧直接撞过来,撞击的一瞬间,叶归洵的脑袋狠狠地砸在窗户上。事情发生的太快,

“归洵!”贺谨恂本能地把叶归洵护在怀中,压在车座上,双手紧护着叶归洵的脑袋。

叶归洵内心恐惧着,丝毫没注意到自己流血的脑袋,她紧张地看着贺谨恂,那短短的几秒却像是几个小时一样漫长。

车窗全碎,贺谨恂的脸被划开几个口子,巨大的撞击让他皱紧眉头,好像,胳膊骨折了。

贺谨恂慌张地看着叶归洵脸上的血,声音颤抖着,“归洵,”他就像是个马上要哭出来的孩子一样。

“不,不要哭,你答应,过,我的。”叶归洵颤抖的抬起手,抚摸他的脸颊。她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我,这是要死了吗?早知道,就不和他吵架了.......

如果这次醒过来,我不要和他闹别扭,我要一直陪在他身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