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23.那我晚上去接你好不好

贺谨恂起得很早,他看着身旁叶归洵的侧脸,轻轻地整理她的碎发,如果时间能停留在现在该多好,他不舍的起身,离开房间,他不敢面对她。

叶归洵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了,浑身上下十分酸痛,偌大的卧室依旧是昨晚凌乱的模样。她鼻子一酸,不争气地又哭了,纯白色床单上的血迹像是在提醒着她昨晚的事情,是那么的刺眼。我说了我不想,我不要,可是,可是你为什么不听啊......

她拿起手机,看见有几通未接来电,程颜雪的,安凉的,顾奕祈的。她没有打回去,打开搜索软件,艰难地寻找着一个又一个问题。片刻后,她忍着浑身的酸痛感起身,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一样,背上背包,穿好校服走下楼,

“小姐起来了?喝点粥吧。少爷特地嘱咐做的。”保姆看见她走下来,恭敬地说。

“不用了,我去上学。”叶归洵看着餐桌上冒着热气的白粥,双手攥紧,脸上多了一份漠然。

“少爷已经为你请好假了。”保姆如实告诉叶归洵。

“不了,已经高三了,不能落下课。啊对了,晚上做糖醋排骨吧,好久没吃了。”叶归洵语气如同往常一样,保姆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

“好的,小姐。”

————————————————

司机把叶归洵送到A高中门口,看着她走进校门口才开走。她没有进到教学楼,而是绕到学校后墙,那里有个很隐蔽的小门,以前程颜雪带着她出去过。

叶归洵顺利溜出来,学校后街不像前门那里一样繁华,倒也是热闹,她忍痛走了一会儿发现一家药店,从背包里拿出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你好,我想要一份避孕药。”叶归洵的声音刚好只有药师和她两个人能听见。她的耳朵通红,不敢抬头看药师。

药师见过的人多了,来买避孕药的不足为奇,只是穿着校服来买的她头一次见,看样子这个女孩子是第一次.......

“记得这药吃多了不好。能不吃就不吃。”药师看她的样子,不免多提醒了一句。

“谢谢。”叶归洵付完钱仓皇离开药店。

她坐在步行街的长椅上,抱着自己的背包,右手紧握着衣服口袋里的身份证,想来这还是他给自己办的。在上午出门的时候,她在背包里装了少量衣服和几千块钱现金。

她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这条街永远是这么热闹,形形色色的人们擦肩而过。步行街上总会一些在街边演出的音乐人,追逐着自己的梦想,他们挥洒汗水的模样看上去是那么耀眼。

不远处是一个弹着电子琴的女生,看上去二十出头,她带着微微哀伤的歌声透过麦克风放大:

我要残酷的忧伤

不要美丽的捆绑

我要把这爱情安稳的假象埋葬

我要脆弱的忧伤

不要敷衍的坚强

我要把这爱情繁荣的景象

尘封在眼眶

我也想地老天荒

像从没爱过一样

那种天真很早就遗忘

转个弯就要走到结束

因为解脱有一点想哭

叶归洵听着歌词,望着那个女孩发着呆,也许,安稳的假象真的破灭了.......

她起身离开喧闹的步行街,挥手,拦下。“师傅,去机场。”她什么都不想管,只想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地方。

贺谨恂在会议室里坐着,会议室里坐着各部门高管,开着季度总结大会。他的目光落在一张张简洁明了的报告上,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右眼皮总在跳,内心深处有股不安在躁动。

他隐秘地给家里的保姆发短信:小姐还好吗?

保姆回复:少爷,小姐早上醒来后去上学了,没有什么异常。

倏地,贺谨恂站起来,他死死的盯着手机屏幕,瞳孔不自觉放大。

“稍等片刻。”他打断会议,快步走到偌大的落地窗边,股东们面面相觑,从来没见过贺总慌了神,这是出什么大事了吗?

贺谨恂立马给保姆打电话,“小姐怎么去上学了!你没告诉她已经请假了吗?”

“少爷,我说了,可是小姐执意要去。我也拦不住啊,而且小姐看上去没什么异样。”保姆脊背发凉,

“你确定是吗?”

“是的少爷,小姐还说晚上想吃糖醋排骨,让我准备。”保姆听到他的语气稍微放软,连忙解释。

“好的,我知道了。”贺谨恂挂掉电话,松了口气,看来是自己太紧张了。他正要回到座位,脚步突然定住。一切太平常了,平常到奇怪。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打通了她的电话,他的内心忐忑着,

“归洵,你怎么去上学了?”贺谨恂将自己的语气放轻,让自己的语气尽量温柔。

“........就是想去了,没什么。”叶归洵本来不想接电话,可是怕他起疑心,贺谨恂很聪明,也很可怕,不是吗?

她手机那侧有些嘈杂,心中产生不安,“你那里怎么那么吵?”

“课间时间。”叶归洵努力让自己镇住,不能让他找到破绽。就这一回,让我尝尝骗你是什么样的滋味。

“那我晚上去接你好不好?”他的手掌心冒着细汗,听到她冷淡的声音,他慌了神。

“呵”叶归洵轻笑一声,“好啊,你来接我吧,我等你。”

“嗯,你放心,记得等我。”电话那头叶归洵的话让他欣喜若狂。

突然,机场航班提示音响起,“前往.......”

“好了,挂了吧,上课了。”叶归洵不等他说些什么,慌乱地立马挂掉了电话。她不安地绞着手指头,他应该没听见吧,对,他没听见,这里这么吵,他不会听见的.......

电话那头,贺谨恂感觉自己被冷水浇透了全身,是那么冰冷。那熟悉的机器女声,他怎么会不知道是哪里的声音!她居然想离开,他设想过千万个她可能的表现,她可能会不理我,她可能会冲我发脾气,她可能会哭。唯一一个,想到却又不敢继续想的就是她会离开我。贺谨恂的眼底越发的冰冷,就像是寒冬里的深海,那么深不可测......

“季成,马上找出归洵的航班,马上取消!”贺谨恂快步走出会议室,只留下整个会议室里的高管面面相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