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22.我求求你

顾家别墅门口,豪车聚集,一辆一辆名车上走下来S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贺谨恂原本不想来参加这个酒会,可是贺老爷子前几天亲自嘱咐,他得给他个面子。他坐在角落的沙发喝着酒,有不少人看见他进来,本想寒暄一下,可是贺家少爷阴翳的脸色摆在那里,有点眼力见的自然避得远远的,惹了这个阎王,肯定没有好下场。

贺谨恂扫视了会场里的所有人,呵,真是来了不少权贵,顾家的面子可真大。他的眼神突然犀利,安凉也来了。

会场的灯暗下来,酒会一切按照流程进行着,身为这次酒会的主人公,顾奕祈虽然厌恶这种场合,但也不得不随着父亲结交权贵。

顾父带着顾奕祈来到贺谨恂身旁。

“贺总,这是我的长子,顾奕祈,以后还希望贺总能多担待些。”

“顾总客气了,应该的。”贺谨恂客套的回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你好,顾少爷。”

“你好,贺总。”

两个人像是从来没有见过对方一样,只是在离开的时候,顾奕祈愤怒的眼神对上贺谨恂阴翳的目光。

安凉举着酒杯慢悠悠地走向贺谨恂,“哟,贺少这是怎么了,喝这么多。”

“滚。”贺谨恂浑身上下散发着阴戾的气场,他已经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威士忌了,今天竟然醉了。

“说起来,最近没怎么找归洵玩,是时候找个机会把她约出来了。”安凉轻摇着酒杯里的红酒,轻佻的语气让贺谨恂产生怒意。

“我说过,别动她。”贺谨恂拿着酒杯的手暴起青筋,他低吼着。

“放心,我只是习惯每次在她的脸颊亲上一口。”

贺谨恂的脑中嗡的一声,听不见周围嘈杂的声音,他亲她了,每次都亲了,习惯......

他猛地放下酒杯,砰的一拳砸向他妖孽的脸,周围有很多人看过来,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拦,夏清被季成挡在一旁。安凉倒在了地上,

“贺谨恂,老子也不是吃素的。”他立马站起来,一拳打在贺谨恂的右脸上,几招下来两个人都没落到好处,顾父及时叫保安拉开两个人,

“顾总,今天的事情多有得罪,以后我再登门拜访。”贺谨恂的眼中充满戾气,布满血丝,看不出一丝抱歉。

他正要离开会场,安凉的声音响起,“贺谨恂,我说过,她会自己走向我。”安凉嘴角挂着一丝血,眼神桀骜不驯,看上去竟然多了几分妖孽。

“我也说过,不可能。”贺谨恂没有回头,他怕自己忍不住揍他的冲动,快步离开。

季成开着车,从后视镜瞥见贺谨恂瘫在座位上,少爷今天喝得实在是太多了......

叶归洵回到家的时候是六点多,但是她立马洗漱躺下睡觉了,今天真的很累。

贺谨恂打开家门,走路都有些站不稳,眼神阴翳,像是黑夜里的一匹狼。他的脑子很乱,有叶归洵的哭声,有安凉的挑衅,有顾奕祈揉着叶归洵的膝盖,很多,很乱,怎么也甩不掉。

他扶着把手,走到二楼,突然推开她的房间,叶归洵睡得很浅,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她被吓到,醒了过来。

“贺谨恂,你干什么?”叶归洵被吓得心跳很快,可双眼还是朦胧。

贺谨恂没有反应,只是倚在房门看着她。他现在的眼神令她害怕,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叶归洵走到贺谨恂面前,双手把他推出房间,她还在为下午的事情赌气着,“贺谨恂,这是我的房间。”

突然,贺谨恂钳住她的双手,反身将她抵在墙上,倏地吻上她的唇,叶归洵紧皱着眉头,想要推开贺谨恂,可惜他的力气太大了。

片刻后,贺谨恂恋恋不舍的结束这个吻,叶归洵的眼眶不自觉盈出眼泪,她挥手想扇他一掌,贺谨恂抓住她不安分的手,倏地把她抱起来,放平在床上。

叶归洵惊恐地看着他,“贺谨恂,你说过,不会勉强我的!”

贺谨恂的眼神很危险,就像是夜晚贪婪地看着猎物的野兽一样。

叶归洵颤抖着,泪不住的流出来,“不,不要,贺谨恂。”她不想她的第一次这么狼狈。

他左手钳住她的双手,叶归洵止不住的颤抖,她挣扎着,可是怎么也挣脱不开。

“贺谨恂,我求求你,不要。”

“乖,不闹。”贺谨恂没有停下,叶归洵心中的恐惧多了一份,

“别,贺谨恂,不要,不要!”叶归洵求饶着,泪水不住,看着贺谨恂温柔又霸道的目光,她慌了,绝望的眼泪顺着眼眶流出来.......

最后,叶归洵彻底昏睡了过去。贺谨恂将她放在温热的浴缸里。

他紧抱着头,酒已经醒了很多,回想着刚才的自己,他并不后悔,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原谅自己。

贺谨恂看着浴缸里的叶归洵,吻上她的双唇,我只求你不要恨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