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21.你只是习惯我在你身边,错以为这是爱

另一边,贺谨恂坐在贺氏集团总裁室,翻阅着文件。他最近很忙,去年在美国成立的证券公司发展得很好,只不过太好了引来商业对手的陷害,陷入官司。贺谨恂最近没怎么注意国外的事,这才被他们着了道。

贺氏最近有一个房地产竞标,项目规格很大,下周竞标本来志在必得,小公司不足为惧,可是安氏集团也跟进这个项目。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也只有他安凉能干得出来。

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

季成推门进来,“少爷,六点钟有顾氏集团的酒会,您现在需要去准备了。”

贺谨恂看了看表,现在是三点钟,“知道了,马上出发。”

敬雪楼门口,三个人慢悠悠的走出来,程颜雪是酒足饭饱,叶归洵是膝盖痛,顾奕祈是配合着叶归洵的速度。

叶归洵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神经大条的程颜雪也终于发现了她的异样。

“归洵,你怎么啦?”程颜雪担心地看着她。

“没事,就是膝盖有点不舒服吗,老毛病了。”叶归洵笑了笑,她不想让程颜雪担心。

“你肯定是着凉了,叫你穿裙子!等着,我去给你买暖贴。”程颜雪轻斥她,叶归洵还没开口阻拦,她已经跑远了。

贺氏集团电梯内,贺谨恂双臂直直抵在两侧扶手上,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忽然,他的眼睛一亮,他看见了叶归洵。“归洵.....”他喃喃道。他自然看见了一旁站着的顾奕祈,眉头紧锁,抓着扶手的手攥得更紧了。他快步走出公司大门,看见顾奕祈蹲在一边,将外套盖在叶归洵的腿上,手掌在她的膝盖上抚摸着。

顾奕祈的手掌轻柔着她的膝盖,叶归洵本想推开他,可是膝盖的疼痛竟然在一点点缓解。她也就没反抗,持续一天的疼痛感让她很累。

她的视线放在他的身上,她记得他明明比自己小一岁,可是自己却会不自觉依靠他,有时候,叶归洵只是单单看着顾奕祈,就会觉得心里闷闷的。叶归洵的脑海中涌出一个想法:为了他,也为了自己,要记起来以前的事。

“小暖,晚上有我的生日会,你来参加好吗?”顾奕祈抬头看着叶归洵,眼里都是真诚。

“好.....”叶归洵的话还没说完,一股力量死死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起来。

叶归洵差点没站稳,吃痛地轻呼了一声,看清那个人,心中油然冒出一丝怒火。“贺谨恂,你干什么!”他把她拉起来的速度很快,她感觉膝盖又痛了。

贺谨恂穿着黑色西装,外边套了黑色的毛呢大衣,浑身散发的气场都有些黑暗。他没有回答她,看向顾奕祈,“顾大少爷,我带我的女朋友先走一步了。”

顾奕祈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只见叶归洵挣脱开他的手,眼底是寒凉,“贺谨恂,我要和阿弃走。”她在赌气,明明他们之间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明明她的膝盖很痛,可是他误会了自己。在他眼里,她就是三心二意的人吗?

贺谨恂没有想到叶归洵会甩开自己,惊诧地看着她。

程颜雪回来后看到的就是这么尴尬的一幕。“咳咳,归洵你怎么站起来了?坐啊,你的膝盖好点了吗?喏,暖贴我已经捂热了。”只见程颜雪手中是两个粘在一起的暖贴。

贺谨恂很聪明,自然是明白了。他后悔极了,刚才明明没什么问题,都怪自己太敏感了。“归洵......”贺谨恂愧疚地开口。

叶归洵一直低着头,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的这么厉害,今天的事根本就没有那么严重。

顾奕祈正想上去安慰,程颜雪拼命拉住他,抓着他离开。顾奕祈愤怒地看着程颜雪,这死女人真的力大如牛。等两人走远了,程颜雪松开手,

顾奕祈冲他怒吼“为什么把我拉开?关你什么事!”

“那关你什么事?他们是情侣。”程颜雪难得认真一次。

顾奕祈被她的话堵住,是啊,现在他只是她的朋友......

贺谨恂蹲在叶归洵面前,替她擦着眼泪,任由她哭着。

“那男生是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吗?”

“谁知道呢。”周围有人投向好奇的目光,他都视而不见。

他的眼中,只有她一个人。

“归洵,对不起。”她哭的越凶他就越愧疚。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她抽泣着。

“对不起,我没有不相信你,只是不能容忍别的男人碰你。”他解释着。

“他是我的朋友。”她倔强着。

“你更是他的小暖。”你把他当朋友,可他没有。贺谨恂垂下眼睑。

“可是我膝盖疼的时候他会担心地替我揉,而你只是冲过来把我拉走。”

贺谨恂的心钝痛,没有说话,她的话让他内疚到无地自容,不禁后悔刚才的冲动。他原本很少冲动,可是关于她的事情,他总会失控。

“贺谨恂,你知道什么是爱吗?或许你不知道,或许你只是习惯我在你身边,错以为这是爱。”叶归洵每说一句话,都感觉都很难。

“如果陪在你身边的人,不是我,是任何一个其他人,或许你都会对她说我爱你。”她自嘲着,是啊,换做任何一个人......

“不会的。”贺谨恂坚定地看着叶归洵,“既然你让我知道什么是爱,那你再教教我怎么去爱,好吗?”贺谨恂轻牵起她的手。

“爱不是占有,是理解。爱她就要给她空间,等有一天,你把她逼到一个死胡同里,那你就彻底失去她了。”叶归洵看着渐渐变深蓝的天,是那么的凄凉,她的思绪越飘越远。

贺谨恂总是这样,不让她和安凉交朋友,不想让她和顾奕祈走得近。

还记得那是在她刚上高中还不到1个月的时候,那天放学她向校门口走,周围都是三三两两结伴走的同学,她很羡慕那些很快就交到朋友的人,她只有自己一个人。突然,有个男孩子快步跑到她身边,“嗨,归洵。”

“欸,真巧,你也上了A高中。”叶归洵很惊喜,那个男孩子是初三一个班级的同学,爱打篮球,特别阳光。她记得他叫阮木一。

“归洵,我有件事想和你说。”阮木一忽然站在她面前,夕阳下少年很阳光,那抹笑容很纯洁,看着的人也会不自觉勾起微笑。

“好啊,你说。”叶归洵不解的看着他。

“归洵,我喜欢你。”阮木一的脸上染上了一些红晕,初三她刚转来的时候他没有多在意,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目光总会不经意瞥向她。

正是放学时间,校门口有很多同学,有的在起哄,有的在好奇地看着他们。

叶归洵慌张着,从来没有人当面和她表白过。她的脑海中突然闪过贺谨恂的脸,正当她想开口拒绝的时候,有个人抓住她的手腕。

叶归洵定睛一看发现是贺谨恂,他冷冷地看了眼阮木一,周围空气一下变得很冷。叶归洵本来想先拒绝,可是贺谨恂不给她机会,头也不回地拉着她回家。

第二天,当她想和阮木一说清楚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转学离开了。听说是父母突然调到别的城市工作。

自从那时候开始班主任对她的态度转了一百八十度,好得让她不适应。班级里的同学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她做朋友。

很多时候她能感受到周围的人在小声说些什么,视线有意无意瞥向她。她很没有安全感,就像是被扒光了衣服扔在公共场合一样。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没有人会告诉她,没有人敢告诉她。

她移到了最后一排最角落里的位置,直到高二文理分科遇到程颜雪,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离她很远,只有那个女孩子毫不在意地坐在了她的旁边。

叶归洵的思绪飘回来,不仅自嘲,怎么这么傻,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想明白。

贺谨恂对她很好,可是啊,她觉得,这份好有一天会吞噬她,让她喘不过来气。

季成一直在驾驶座上看着街边的两个人,看了眼表,硬着头皮下车,“少爷,现在再不去就来不及了。”

“你让余知十分钟内赶紧来,让他把归洵送回家。”贺谨恂冷冷地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