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19.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呢

自从顾奕祈转到这个班级后,程颜雪感觉,自己的归洵被别人抢走了!每天中午吃午饭的时候,顾奕祈都会横插一脚把叶归洵带走,程颜雪也听叶归洵讲了最近发生的那么多事情,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但是这也不能成为他抢走归洵的理由。于是,程颜顶着巨大压力地粘着叶归洵,无视顾奕祈能杀死人的目光。

中午,学校食堂,“归洵,咱们明天开始出去吃吧,食堂的菜太难吃了。”程颜雪看着餐盘里的菜,瘪瘪嘴嫌弃着。

“不行啊,去校外吃太费时间了,颜雪,我们都高三了。”叶归洵无以为然,默默吃着餐盘里的菜。

食堂里的饭菜很家常,甚至可以说味道挺差。A高中的学生有很多有钱人家的孩子,再加上学校在S市中心,周围是很多饭店,在食堂吃饭的人不多。叶归洵很懒,懒得走那几步,就习惯在学校里的食堂吃饭,人也不多。

程颜雪看着顾奕祈也好像很习惯一样吃着,心中还惊了一下。在她心中,一直觉得顾奕祈应该会不屑于这样的饭菜,没想到他没有嫌弃。

程颜雪已经陪着叶归洵吃斋念佛两个月了,乞求的眼神投向叶归洵,她装作没看见,可是视线越来越强,唉,颜雪陪我吃了这么长时间食堂,就陪她出去吃吧.....“好吧,明天开始出去吃。”

叶归洵专心扒饭,不理睬程颜雪快挂上耳边的笑容,看来这饭菜把她折磨的不轻啊。

“欸,归洵,你看那是哪个班班主任要过生日吗?”程颜雪伸长脖子望窗外看。

顾奕祈对别人的事情一向不感兴趣,叶归洵闻声也看向外边,只看见三四个学弟学妹拎着蛋糕,还有一捧鲜花,一般哪个班班主任过生日,有心的学生会准备惊喜。

生日吗........突然,叶归洵看向顾奕祈,“阿弃,我的生日是哪天?”

“十月十三号。”他脱口而出,这个日子镌刻在了自己的脑海里,怎么样也忘不了。说起来,也是那个女人的死期......

“那你呢,你的生日呢?”

“十月十日。”

“哦,”叶归洵应了一声,随即反应过来“不就是明天吗!”

“真不够意思啊,明天过生日也不告诉我们一声。”程颜雪忿忿,真不仗义!

“你有什么想要的吗?”叶归洵开口问

“明天你陪我逃一天课好不好?落下的功课我给你补。”顾奕祈看着叶归洵,眼神不像是在开玩笑。

叶归洵有些犹豫,程颜雪看出来了一些端倪,大大咧咧地开口,“要不三个人一起去,我也想去啊!”

“好啊,我们三个人一起去好不好,阿弃?”叶归洵立马接上下一句。

“好吧。”顾奕祈有些不悦,但是再怎么说小暖也答应陪我一天了。

当天晚上,叶归洵回家后已经是十点了,她在厨房里忙活,贺谨恂到家后看见厨房的灯亮着,趁她不注意,走到她的身后,一把从后面环抱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窝,轻嗅着她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气。叶归洵吓了一跳,但是闻到他身上的檀香味,才放下心。

“你吓死我了。”叶归洵心跳得很快,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因为他抱住了她。

“这么晚在干什么呢?”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明天是阿弃的生日,我才知道,所以给他做个蛋糕。”叶归洵如实告诉他,手没有停,继续做蛋糕。贺谨恂僵了一下,抱她抱的更紧了。他不喜欢她和顾奕祈走得那么近。

“归洵,如果,你的记忆全部回来了,你会离开我吗?”贺谨恂认真地问着她,这个问题他想了很久,她记起来一点之前想过,现在也想着。

叶归洵想了想,“嗯......不知道。”贺谨恂本来以为她会说不会,可是!他的心有点不安。“为什么?”

“阿弃说,他和我待了九年,那九年的记忆我不知道能不能抵过我们四年的记忆。”叶归洵本可以说点好话哄哄他,但是她怕以后真的会发生这件事,所以实话实说。

叶归洵双手撑住操作台,一跃坐在上面,现在贺谨恂比她低一个头。叶归洵双手捧住贺谨恂的脸,盯着他的眼睛“谨恂,如果,我说如果,以后我真的离开你,你不要哭哦,记得要好好吃饭,好好工作,照顾好自己。”说实话,叶归洵隐隐约约感受到了贺谨恂对她的在乎,超乎她的想象,骗她也好,酒吧脱衣服也好。

贺谨恂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的眼神里饱含了太多太多,有伤心,绝望,愤怒。叶归洵终是不忍,又开口,“当然,我说的只是如果。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呢。”

“归洵,不要离开我,我会疯的......”贺谨恂紧抱住她的腰肢,把头埋的深深的。谁人可知雷厉风行的贺家大少爷,那个在刀口上舔血的谨爷,才二十出头却很成熟的贺谨恂,现在乞求一个女子不要离开自己,那么卑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