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17.心之所向

叶归洵起身想要离开包厢,贺谨恂像疯了一样冲上前紧紧抱住她,“归洵,我求你不要离开我。”

“贺谨恂,放手!”她挣扎着,小脸皱成一团,她哭闹着,可是他的力气很大,就像是枷锁一样拷住她。

她不再挣扎,那股无力感又涌上心头,“何必呢,不要再自欺欺人了,你根本就不爱我。”

“归洵,不要离开我。”贺谨恂像是魔怔了一样,不停重复着那句话。“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只求你不要离开我。”

叶归洵叹了口气,“那我也求你,求你放开我。”

“除了这个,其他的都可以。”贺谨恂的头埋在她的颈肩,牢牢地抱住她。

“贺谨恂,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个玩具一样,你给我起名,给我一个可以避难的港湾,可是啊,等我回过头来,发现自己认为的那个港湾只不过是虚有其表,我就像是站在了边缘,往前迈一步就万劫不复,等你有了新玩具,我就掉下去了!”叶归洵嘶吼着,这一天,她感觉自己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个个所谓的真相将她打击,一个个她认为对她好的人都欺瞒了她。

“不,归洵,你要记得,我真的很爱你啊。”贺谨恂爱得很卑微,语气里充满着哀求。

“呵,爱,我消受不起。”叶归洵自嘲着,她不敢奢望他会爱上她,其实,只是她不想去相信罢了。“那好,你说你爱我是吗?”她的眼神瞥向下面夜店中央的风景,语气一转,擦掉眼脸上的眼泪。

贺谨恂像是抓住根救命稻草一样,猛地点头,期待她的下句话。

“你到下面舞台,脱光衣服,跳钢管舞我就原谅你。”叶归洵的目光闪躲着,没有直视他,这样,他就会放我走了吧,堂堂贺家少爷怎么会为了我抛弃尊严。

贺谨恂听到她的这句话,感觉心脏深深地刺痛,抓住她的那只手慢慢垂下。转念一想,他要赌一把,便开口,“说话算数。”

叶归洵没有料到他会说这句话,掩饰着慌张,“嗯。”

贺谨恂大步流星地走出包厢,余知和季成自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左右为难着,

“谨哥不会来真的吧。”余知掐掉烟头,心中不安。

“不会的,应该。”季成的心里也拿不定主意。

叶归洵站在那整整一大片玻璃前面,看着贺谨恂穿过人群走到台上,将跳钢管舞的小姐推到一旁,夜店的人很多,好奇地看着他。

贺谨恂的双眼一直盯着二楼正中央包厢里的叶归洵,脸上竟然挂着一丝微笑,可是她在他的目光里感受到了伤痛。

贺谨恂紧盯着叶归洵,右手缓缓解开衬衫的纽扣,这一刻就像是度日如年,他的动作很轻很优雅,浑身散发的气质不容侵犯。

当贺谨恂将纽扣全解完的时候,他看见叶归洵离开了包厢,动作一顿,心里逐渐冰冷,将衬衫脱下来扔到一旁,健硕的臂膀露在空气中。

夜店里鱼龙混杂,男人们有的嫌恶地看着他,有些脸上是戏谑的笑容。有些富婆直接凑到舞台下面,把一沓百元大钞扔到他的身上,更有甚者已经将手摸向他的小腿。贺谨恂忍住反胃,把手放到裤腰带上,动手要去解裤腰带。

叶归洵突然冲到舞台上,捡起他的衬衫,抓住他要解裤腰带的手,把他带离舞台。贺谨恂的目光盯着她的背影,他终究是赌对了。身后都是看客们唏嘘的声音,人们不觉给他们让出了一条路,年轻的女孩们在头脑中脑补了一本小说。

叶归洵带贺谨恂回到包厢,把他甩到沙发上,木楞的地帮他穿上衣服,贺谨恂看到她的眼眶微红。

穿完后,叶归洵像是受了什么很大的委屈一样,嚎啕大哭,拳头砸向贺谨恂,

“你不要面子吗!”

“你怎么这么傻,我让你去你就去!”

贺谨恂左手抓住她的双手,右手替她擦掉满脸的泪水,“不是这样你才会原谅我吗?”他小心翼翼地把她拥入怀中,生怕她推开自己。叶归洵没有拒绝,只是小声地抽泣着。

“归洵,跟我回家好不好?”贺谨恂的手抚着她的后脑勺,抱着她的力度更紧了些。叶归洵犹豫着,今天闹了这么一场,她原本想拒绝,可是啊,除了那个家,她还能上哪儿呢......

“好。”

——————————————————

两个人到家已经是十二点了,叶归洵洗漱完刚想准备睡觉,像是想起来什么一样,犹豫半天,下定决心,敲了敲贺谨恂的书房。

“进来吧。”贺谨恂有点意外,原本以为她会很长时间不和自己说话了,心中不免紧张起来,在她面前自己就好像很渺小。

叶归洵进去后,坐在沙发上,低着头,思考着什么,“贺谨恂,你说你喜欢我,你能告诉我理由吗?”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某一瞬间一回神,发现我已经离不开你了。”贺谨恂此刻的眼神十分温柔。

“那如果,在以后出现特别优秀的人,你会不会扔下我?”叶归洵绞着手指头,吞吞吐吐地问着。

“不会的,没有人可以替代你。”

'“那你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欺骗我了?”她直视着他,像是在探究真假一样,

“嗯,好。”

“贺谨恂,”

“嗯?”

“我们在一起吧。”叶归洵回想着在舞台上的那一幕,说实话,她真的没想到堂堂贺谨恂会为了她抛下尊严,也许是那一幕深深撞击了她的心灵,也许是四年里的各种回忆涌入脑海中,有他对她的温柔,放纵,包容,陪伴。唯独没有的,就是他对她的坏。再或者,是她深藏在心底对他的心动。

贺谨恂听到这几个字的时候,呆住了,她答应我了,她答应我了!他感觉悬着的心放下了,开心的像个孩子一样。他紧紧地抱住叶归洵,

“归洵,我会好好对你的。”贺谨恂喜极而泣,他是个叱咤风云的人,可是在她面前总是像个孩子一样。她听出了他的颤抖,不觉有些心疼,她的手抚上他的后背,轻轻拍打着。

叶归洵望着窗外皎洁的圆月,心之所向,她还能怎么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