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 144.谁都没有

贺谨恂回到贺家的时候是晚上八点钟,李婶带着孩子们在客厅看着动画片。

他和文斯朝查了演唱会周围所有的监控,但是卡尔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他隐隐感觉得到,卡尔背后有人。

想到这儿,他不禁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知琋坐在沙发上看见刚走进来的男人,像个小尾巴一样悄悄走到贺谨恂身后,拉了拉他的衣角,

贺谨恂转过身,脸上的表情还没有转换,还是刚才那副极其烦躁的样子,知琋被吓到,一瞬间收回手向后退了一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对不起对不起,我在想别的事情,不是对小琋凶的。”贺谨恂忙蹲下身,摸了摸知琋的头,事情太多他忘记了把孩子们接回来的事情,更没想到拉住他的是知琋。

“知琋是有什么想要的吗?”贺谨恂的声音变得温柔,

“我和哥哥的睡衣没带过来,只有这一套衣服,我想回家去拿衣服,以前我们去别人家住的时候妈妈总是会把行李收好,可是这次没有。妈妈是真的去办事情了吗?她还要我们吗?”知琋本来只是想说衣服的事情,可是说着说着又想到了奇怪的地方。

她没有哭出来,使劲憋住眼泪,从小妈妈告诉过她和哥哥,去别人家的时候要懂礼貌,不能随随便便哭出来,不然别人会不喜欢他们。

“归洵过阵子就会回来的,小孩子就不要多想了,她可是最爱你们的人。”贺谨恂抬起手腕看了眼表上的时间,“我去你们家拿东西不太好,现在我去给你们买,想要什么样的?”

“妈妈说过不可以随便让别人买东西,不可以随便收别人的东西。”一旁的知珩走过来,满脸都是坚定和拒绝,

“你知道的,我不是别人。花我的钱可以让归洵少花很多钱。”贺谨恂盯着知珩,这个孩子很聪明,就像小时候的他一样,

“.......小琋,你有什么想要买的都叫他买。”知珩想了想,觉得贺谨恂说的话不无道理,傲娇地扭过头,

“我可不可以一起去?”知琋小心翼翼地问出口,刚才贺谨恂的眼神着实吓到了她,

贺谨恂看到她这副样子,隐隐有些心疼,他见过这两个孩子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不愧是有着血缘关系,会不自觉地关心他们。虽说现在不太安全,但是在她这么惹人怜的眼神下拒绝的话他说不出口。

“好,我们一起去。”

贺谨恂伸出手,知琋犹豫着却还是牵住,知琋抱着胳膊扭过头跟在后面,现在,他才发觉,原来小孩子的手是那样的纤弱,仿佛他使一点劲就会骨折一样。

利夏商场,白千垣无聊地在商场门口等着,他被贺谨恂的一个电话叫来,前阵子老婆跳槽到贺谨恂的公司,现在他们两口子都在贺谨恂手下工作,他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当年的叶归洵,被老板随便使唤。

“你叫我出来也不说清楚什么事......这不是我白家未来的儿媳妇吗,知琋怎么在这里呀,知珩也在?”白千垣看到贺谨恂后本想抱怨,看到他身边的两个孩子后语气瞬间变得和蔼。

“白叔叔好。”知珩和知琋有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谁是你家儿媳。”贺谨恂盯着白千垣,眼中快要射出冷箭一般,

“说吧,什么事?”白千垣也没有继续开玩笑,

“带孩子来买衣服和玩具,最近孩子喜欢些什么我不知道。你不是有个儿子吗,你应该挺清楚吧。”贺谨恂别扭地说出口,

“男孩子的玩具我尚且知道,女孩子的吧,我就不太清楚了。”白千垣看着他这幅样子,倒也是感到稀奇。

“行,先进去吧。”

一进去后,白千垣看见里面根本没有客人,看了眼手表,虽然说快到打烊的时间了,但也不至于一个人都没有,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眼前这个男人包场了,想到这儿,他只是觉得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果不其然,商场的总经理带着几个员工走过来恭敬地打了招呼。

白千垣带着知珩挑了很多衣服和现下男孩子最喜欢的玩具,贺谨恂现在倒像是知琋的小尾巴,跟在她身后,哪件衣服她多看了一眼他就买下来,以至于到后面知琋抢过贺谨恂手里的衣服,气鼓鼓地重新挂回去,嘴里念叨着,“我不需要这么多衣服。”

路过一家店铺的时候,贺谨恂站住了脚,回过神后才发现,有些东西已经成为了习惯,改不掉了。

那是一家小叮当专卖店,整个店铺都是白蓝白蓝的设计,一旁的橱窗里陈列着动画片里的所有角色,贺谨恂蹲下身,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那个蓝胖子,以前她特别喜欢,房间里的抱枕,电脑的壁纸都是小叮当,但好笑的是他从来都没见她看过这个动画片,那时候他还说她喜欢得肤浅,她还真说不出来为什么喜欢小叮当,想想那都是她十六岁时候的事情了,也不知道她现在喜不喜欢了.......

店员看到贺谨恂后连忙跑来迎接,“贺总,您要进来看一看吗?”

“有八音盒吗?”贺谨恂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

“有的,您看这款。”店员从一旁架子上拿出来展品,是个球状的八音盒,转动后发出来的音乐是最经典的那一首。

“小琋,你觉得归洵会喜欢这个吗?”贺谨恂接过来后静静地看着,脑海中不觉想起了和叶归洵在一起的时光,那段人生中最温暖的时光。

“我觉得妈妈......会喜欢的。”知琋抬起头看着贺谨恂,尽管她在家里从来没见过有小叮当的摆件,但是.........

现在这个叔叔的眼睛亮亮的,丝毫不像晚上刚见到他时的那个样子,好像没有那么害怕了......

——————————

华研医院,

叶归洵起身想要去拿一侧的水杯,可是离得有点远,她走下病床,感觉身体很沉,忽然传来病房门拉开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突然打破病房里的安静,她吓了一跳没站稳,眼看就要摔倒了,

齐霄一个箭步冲上来扶住她,“对不起,你没事吧。”

叶归洵看到齐霄后感到意外,“你怎么来了?”

年少时她为了气贺谨恂,当着他的面亲了齐霄。她落魄时在夜升工作,又和齐霄成了同事,在夜升,比起余知,她和齐霄相处的时间更多,

偶尔悄悄偷个懒,他帮她把风,每个常客的脾气喜好都是他告诉她的,有时候遇到撒泼发难的客人,他不会站出来,但过后会给她创可贴和碘伏。他是一个非常清楚明哲保身的人,可又是一个温暖的人。

“余老板带我来的,让我在这段时间照顾你。”齐霄悠闲地说出口,

“不用了,又不是伤筋断骨。”叶归洵谢绝,

“别,你这是断我财路,余老板说照顾你的这段时间工资翻倍,这么轻松的活可不常见。”齐霄把叶归洵扶回病床上,帮她掖好被子。听到齐霄这么说,叶归洵只是笑笑,却没有再开口赶他了。

“你刚才怎么下床了?”

“想喝水来着。”

“行,我给你倒。”

齐霄走到一旁的柜子边,给叶归洵到了一杯热水,递给了她,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身边乍一看有很多人,可是仔细一看,谁都没有,真可怜。”齐霄淡淡地说出来,

“你不也是一样。”叶归洵摸着温暖的杯子,也是轻描淡写地说着。她没有生气,更没有觉得扎心,也许是因为说这句话的人是和她一样可怜的齐霄。

“我就不一样了,不管是乍一看还是仔细看,都没有。”

噗嗤一声,叶归洵笑了出来。是啊,齐霄一直是这么清醒的人。

“齐霄,你觉得安凉是个什么样的人?”叶归洵把水杯缓缓放在床头柜上,整个人坐着缩成一团,望着齐霄的眸中充满着探究,

“很危险,也很在乎你。”齐霄想了想,他和安凉没有私交,只不过在很久以前见过他,这几个字是他能想到的全部了。

“那.......贺谨恂呢?”她还是带着探究,只不过更深了,

“他们两个是同一类人,只是贺谨恂为了你更愿意掩饰罢了。”齐霄别的不敢吹嘘,但看人,他还没有看错过。

“......如果有一个人,为了你好做了件很过分的事情,你差点死了,每次想起那件事你还是很后怕,但是......但是最后得到的结果是好的,你会原谅那个人吗?”叶归洵沉默片刻后鼓起勇气问出口,

“完完全全是为了我吗?”齐霄只问了这么一句,

叶归洵微微张口,但没有说话,所有的语言在这个问题前好像显得苍白极了。看到她这副样子,齐霄已经得到了答案。

“不要说服自己去原谅别人,没有必要而且很傻,真正想原谅的时候恨意自己就淡化了。”没有长篇大论,没有苦口婆心,只是短短的这么一两句话,在他听到那两个‘但是’的时候,就有些了然了,她又要心软了。

叶归洵缩得更紧了,恨不得把自己抱成个团子一样。

“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吧。”

“以前我有一个喜欢的女孩,她特别漂亮,风吹过她发丝的样子,你都不知道有多美。我藏得很深,谁都看不出来我喜欢她。

后来那个女孩和别人在一起了,在我看来那个男生根本不值得她付出一切,后来我有事离开了那座城市,就那么几天,等我再次回去的时候......”说到这里,齐霄停顿了,

“怎么了?”叶归洵看到他半响没有说话,犹豫着问出口,

“她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齐霄,如果我死了,记得帮我打扮得好看些,会帮我收尸的人,只剩下你一个了。我疯了般四处找她,好不容易找到了,但是.......眼睁睁地看到她死在了别人的怀里。

那时候我特别恨她男朋友,更恨自己没有固执地带她走,让她永远停留在了十八岁。已经过了十一年了,我还是会想起当年自己为什么一走了之,还是恨自己的一念之差。”齐霄的语气还是那样的悠悠然,可明显与刚进病房的时候不同,像是忧凉的风拂过荆棘。

叶归洵伸出右手,费劲地在他肩膀上拍了两下,什么都没有说。齐霄倒是笑出来了,

“你知道为什么在夜升的时候,我私下唯独帮你吗?”

“为什么。”叶归洵也有些好奇,

“因为你和她是同一天的生日,十月十三号。”齐霄的眸中多了怀念,怀念当初和那个女孩一起打闹欢乐的时光,

“他的好与坏都予你,是否要原谅更是在于你。”这是现在他能留给她的建议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