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141.追逐着自己的光

“容云!容云!容云!”

座无虚席的体育场内所有人在呼喊着他的名字,满怀着热爱,拼命晃动着手中的绀蓝色荧光棒,舞台中央那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无不牵动着他们的心弦。

聚光灯下的容云微喘着粗气,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剩下最后一首歌了,一如既往的那首歌。

那首歌他总是会唱得撕心裂肺,唱到最后殊不知满脸都是泪水。他抬起头双目呆呆地望着那片闪动的蓝海,最后一首了,阿茫,你可要在天上好好听着,这可是你这辈子最爱的歌............

全场粉丝都屏住呼吸,如同约好般安静下来,等待着他的声音。

“砰——砰——”突然两道枪声响起,

容云只感受到两阵剧烈的疼痛,还未来得及想清楚,瞬间倒在了地上,他清晰地感受到血液从自己的身体里流出,手指尖触碰到了那抹温热。

音乐伴奏声,尖叫声,嘶吼声,保安维持秩序的声音,经纪人焦急的呼喊声,一切越来越远,在闭眼的前一刻,他仿佛看见了他的阿茫,在呼唤着他...............

——————————————

华研医院,

顾奕祈接到季成的电话后急匆匆地赶过来,看到手术室外站着三三俩俩的人。

“你对她做了什么?”贺谨恂紧抓住安凉的领子,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我们两个人的事情和你有什么关系。”安凉目光发狠,擦了擦嘴角渗出的血后上去就要给贺谨恂一拳,却被祝染拉住了。

顾奕祈无暇顾及一旁那两个人,担忧地望着手术室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后,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请问哪位是家属?”

“我是。”

“我是。”

两道声音同时响起,安凉和贺谨恂对视着,下一秒仿佛又要争吵起来。医生在中间为难着,在华研医院VIP区工作,自然是清楚眼前这几个人都是什么身份背景,一个都惹不起。

“跟我说吧。”顾奕祈拉走医生,冷漠地看着那两个人,

医生和顾奕祈交代着,幸好送来的及时,但割得不浅,还需要观察几天。

一道急促手机铃声响起,看到是欧阳泽的号码后,安凉蹙着眉头接起电话,“容云中枪了,现在在第五部队医院抢救,情况不太好,你快来吧。”

“谁干的?”安凉的声音多了份严肃和冰冷。

“是卡尔,他混进了容云的演唱会。”

安凉望了眼身后手术室紧闭着的门,缓缓闭上双眼,“我知道了,现在马上去。”

顾奕祈满眼冰冷地看着安凉离去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

贺谨恂的手机也响了起来,是文斯朝,那边一片嘈杂,“谨爷,有卡尔的消息了,一个小时前军界容老的孙子容云在演唱会上中枪了,开枪的是卡尔。”

“带着你手下的人,一定要找到他。”

“好。”

贺谨恂挂掉电话,如果卡尔试图伤害安凉身边的人去报仇的话,那,小暖,还有孩子们!

“顾奕祈,看好归洵!”贺谨恂急促中带着紧张,只给顾奕祈留了这么一句话。

“余知,通知武坤,把手下一半的人调到华研医院保护好归洵,快。”他快步跑向楼梯,马上拨通余知的电话。

顾奕祈疑惑地看着贺谨恂离开的方向,好像,发生了什么大事,不然这两个人绝不可能把小暖留在这里那么严肃地离开。他隐隐不安着,

一路上不知道闯过了多少个红灯,可他管不了这么多了,十多分钟后,他的车停在了一所幼儿园门口,刹车的声音惊得保安立马出来查看,

“我来接两个孩子回家,大班的易知珩和易知琋。”贺谨恂马上下车,一脸严峻,

“易知珩和易知琋..........啊,那两个小娃娃,您是哪位?”保安回想起来,可是看眼前这个男人眼生,不禁警惕着。

“我是他们的........叔叔,家里有急事。”贺谨恂边说边走进幼儿园,虽说是个幼儿园,但是个私立的幼小连读制的学校,里面大得离谱。

“先生,您不能进,我们这里得登记,核查您的身份。”保安正经地想要拦住贺谨恂,

“身份证给你,别拦我,如果孩子出了什么差错,我要你赔命。”贺谨恂从怀里里掏出钱包,一把按在保安的手上,跑进了学校里。

“先生!先生!”保安还在后面追,

突然有个人抓住他的手腕,“和我谈吧,我和他是一起的,我给你登记,核查身份。”

“可是........”保安为难地看着已经跑远的贺谨恂,

“看你也是个负责的人,跟我谈吧,他是贺氏的总裁贺谨恂。”季成叹了叹气,他就知道会这样,

“贺氏?贺谨恂!”保安一时没反应过来,念到名字的时候突然想起来,瞬间倒吸一口气,

“可那两个娃娃是安氏总裁安凉的孩子啊,这.......”

“大人物的事情你我就不用管了。”季成看着贺谨恂消失的方向,只留下这一句话,随后跟着进去了,

幼儿园内,贺谨恂着急地一间一间教室找着,

终于在不知道推开多少扇门后,他看见了坐在教室里唱歌的孩子们,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个箭步冲上去把两个孩子抱在怀里,“还好没事,还好没事,没事就好。”

一切太过突然,在一旁弹着钢琴的老师默默停下手,一屋子孩子们好奇地看着眼前这个叔叔,知珩和知琋懵懵的,都没来得及推开他,知琋感觉现在这个抱着她的“叔叔”好像很害怕很担心的样子,知珩觉得要是现在推开这个“叔叔”。那下一秒他好像就会哭出来一样。

“妈妈和......安凉叔叔突然有些事情需要去别的城市处理,我可不可以照顾你们一阵子?”贺谨恂小心翼翼地问出口,

“妈妈什么时候回来?”知珩警惕地问着,

“我也不知道,可能会需要很长时间。”只不过是孩子的一句话,却让他快要崩溃,是啊,他的归洵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哥哥,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们了?”知琋眼中满是泪水,

“不是的,妈妈只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知珩和知琋的妈妈那么好,怎么会不要你们呢?”贺谨恂红着眼眶,抚摸着知琋的头发安慰着,现在的他很想很想陪在归洵的身边,可是他不能,这是他的责任。

和老师说过之后,贺谨恂便带着孩子们开车离开了,车驶进了一片别墅区,片刻后拐进一幢气派的别墅里,

“小李啊,谁来了?”贺老爷子拄着拐杖站在楼梯缓台上,

“是小少爷还有......知珩和知琋!”李叔一脸欣喜地说出口,

贺老爷子听罢,下楼的速度都不免快了些许。

贺谨恂带着孩子们进来,季成跟在其后,

“李叔,帮我照顾一下孩子们吧,晚上的时候我接他们回家。”贺谨恂紧蹙着眉头,

知珩认出来这幢别墅他曾经来过,不远处拄着拐杖的老人他也曾见过,知琋躲在知珩的身后,不安地看着周围,

“好,你放心吧。”李叔察觉到不太对劲,看来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马上应下。

“季成,你先留在这儿吧。”

“好。”

贺谨恂转身就要离开,才没走几步,就感觉到有人拉住自己的衣角,回头一看,发现是知琋用那只小手拉住了他,

“你还会回来吗?”知琋抬头倔强地问着,她不知道妈妈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这个“叔叔”为什么要把他们带来这里,可是,她现在熟悉的只有眼前这个人。

“别担心,晚上我就来接你们回家。”贺谨恂蹲下身,摸了摸知琋的头,

随后他跑出去,西装的衣角飘扬,知珩望着他的背影,那时候的贺谨恂,好像在拼命追逐着自己生命中的光一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