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140.是啊,马上就要死了

安氏,

叶归洵如同往常般来给安凉送午饭,自从上次安凉当众介绍她后之后所有人都知道她是安凉认定的人,不敢有人得罪她。

“总裁夫人好。”前台小姐一看叶归洵来,忙招呼一句,

“你好你好。”叶归洵羞红着耳朵快步走过去,

“欸,夫人今天来得比平时早了些。”前台小姐喃喃自语,

“你呀,成天就盯着人家,不干正事。”一旁的同事不禁接上话,

总裁办公室门口,叶归洵低头看了眼自己带的便当,安凉喜欢吃虾,天知道她练了多久的油焖大虾。

夏清不在座位上,想来是跟着安凉去开会了,叶归洵便坐在办公室外的沙发上等着,

“唉,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夏清帮安凉整理着办公桌桌面,看见桌角处的相框时不禁感慨,那张是在游乐园的照片,安凉搂住叶归洵,两个人笑得灿烂。

叶归洵听见从办公室里传出一些声音,她走过去发现门虚掩着,刚想推开门,却停住了手,

“五年前我就知道安总肯定会和小暖在一起的,那时候你还偏不信。”祝染瞥了眼后,一脸信誓旦旦地说着,

“那时候谁看了都想不到的,你会和一个精心算计你的人在一起吗?”夏清反驳回去,

“也是,那时候你替安总去找卡车司机,找潜水队,我知道后心都打了个颤,安总算计得太明白了,你说要是小暖知道了怎么办?”祝染咂舌,论心计,安凉在他的心中占牢固的第一位。

“这上哪儿知道去,跟她说五年前车祸是安总设计好的,说不定她都不会相信。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在帮他们。”夏清无奈地说着,

唰地一下,叶归洵的脸惨白,仿佛从头到脚被人浇了一身冷水般。他们说的那些,她怎么有些听不懂?

“小暖。”安凉站在她的身后,这一层很安静,安静到连他都能听到办公室内的声音。

“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怎么有些听不懂?”叶归洵原想扯出一丝笑容,只可惜嘴角怎么都上不去,笑得比哭难看多了。

“当初我想让你留在我的身边,做得确实过分了,这些年我一直在后悔。”安凉开口承认着,这个时候撒谎无疑是给日后埋下更大的炸弹。

“你到底是怎么算计我的,我要听你亲口说。”叶归洵看着手中精心制作的午饭,倒觉得可笑极了,放在秘书办公桌上后,用右手紧抓着桌子边,她怕下一秒听到的事情骇人听闻。

“........雇了司机,让你坠海。”安凉叹了口气,

“雇了卡车司机,还是当时逆行的司机,又或者两个都是?”叶归洵满目不甘地看着安凉,

“..........都是。”安凉终是答出,

那一刻,叶归洵眸中的最后一丝挣扎连同着希望消失了,交通事故,雇人.........

“小暖。”安凉看见叶归洵神情不对,便上前走过去,

“你别过来!”叶归洵瞬间抄起桌上笔筒里的美工刀,向后退了几步。

安凉猛地站住,夏清和祝染听到声音后也走出来,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幕:叶归洵拿刀抵着自己的脖子,安凉面色惨白地看着她,

叶归洵注意到后面有夏清和祝染,侧着身靠到一旁的墙上,仿佛看着笑话般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个离开她五年多的病好像又找来了,亦或者是从来都没有走。

“安凉,好玩吗?”叶归洵心如死灰,这几年在她眸中存在着的光芒又要开始悄然失去了,盯着安凉的眼神是那样无神。

她记得这句话曾经问过贺谨恂,一模一样。

安凉说不出任何话,想上前却又不敢,他怕她一个用力,鲜血浸染白衣。

叶归洵没有说话,只是嘲讽地看着安凉,拿刀的手向里收紧,脖子上冒出一点血,

“小暖!”安凉猛地吼出声,那个女孩眼中的黯淡刺痛了他的心脏,

“你明知道我的父母是因为叶书莺设计了个交通事故走的,你这样和她有什么区别。”没有怒吼,没有尖叫,存在于这个空间里的,只有叶归洵绝望到带着颤抖的轻声。

“我有什么值得你们一个个处心积虑地算计!”

她吼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心脏痛得要喘不过气一般,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还是没有看明白,那个设计她掉入深海里的男人和每天对她表示爱意的男人是同一个人啊!

“小暖,你别冲动。其实安总在那之后一直都在忏悔着,这么多年他对你一直补偿着。而且,你还要想想知珩和知琋,你还有两个孩子呢。”祝染看见这僵住的氛围,忙替安凉开脱几句,阻止叶归洵做出什么傻事。

叶归洵紧皱起眉头,摇着头,是啊,她还有孩子呢。可是脑海中仿佛有个声音盖过了这个念头:

他们合起伙来骗你,你死了,就可以远离这些,就不会有人骗你了,不要再坚持了,安凉害了你啊,以前设计你坠海,以后他还会做很多更可怕的事情。

不,他后悔了,他知道当初做的过分,这么多年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啊!

他陪在你身边也只是因为忏悔,对你只是忏悔,没有爱。

他在渐渐变好,你看在眼里。

他对于你只是忏悔,没有爱,就像是看见一个玩具一样啊,玩具你懂吗,想扔就扔,想玩就玩。

“可是我现在还是不敢握着方向盘,还是会想起来那时候冰冷的海水!”

“安凉,你是真的爱我吗?”叶归洵望着安凉,即便两个人之间隔着的距离只有五米,却像是隔了很远,叶归洵脖子上流出的那几滴血落在了她白色的衣领上,纯白上的鲜红是那样刺眼,

“........”幼时的记忆与这一幕重合,安凉脑子发蒙地站在原地,手不住地从颤抖着,

他现在是连一句敷衍的话都不想说出口了吗,..........叶归洵侧过头望着刚才替安凉说话的祝染,目光是那样的可怜和苍凉,“祝染,你看啊,他不爱我。”

“小暖,把刀给........我,不要.......做傻.......事.........好不........好。”安凉勉强地控制住自己,望着叶归洵的双眸红着眼眶对她说着,

“好啊,我给你。”叶归洵拿着刀的右手垂下,她微仰着头看着安凉,可就在下一秒,她攥紧刀柄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猛地划了一刀,

刹那间,血液从白皙的手腕上流出,一滴,两滴,掉在了灰色大理石上,可女孩的目光是那样的坚定,没有丝毫的后悔,

“叫救护车!”安凉吼出口跪在了叶归洵面前,夏清忙拨打着号码,

他伸出手想压住正在流血的伤口,可是叶归洵躲着,满目苍凉,死死地把手腕藏在身后,

“这下,你可以换个玩具了。”她笑出声,笑的是谁呢,不过是她自己罢了。

安凉没有说话,紧咬着嘴唇满目猩红地抓着叶归洵受伤的手腕,扯下领带紧系在她受伤的手腕上,一把抱起叶归洵,她用仅剩的力气挣扎着,终究是无济于事,

电梯里的时间是那么的漫长,他一向喜欢睥睨世界的高度,可如今,这个高度着实是可笑了。

“小暖,你不要晕过去,马上就不疼了。”他的声音微微颤抖着,红着眼眶看着快速减少的电梯层数,

“是啊,马上就要死了。”叶归洵轻笑出声,眼角却不经意间流出一滴眼泪。

这淡如飘云的一句话像是个匕首般扎入他的心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