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14.听说左眼流的泪是苦涩的

明日就要离开S市,顾奕祈收拾着行李,将床头摆着的那个精致的相框如视珍宝的放到行李箱里,相框里是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请进。”

石科急匆匆地进来,喘着粗气。顾奕祈许久没见过他这么慌张的模样,不禁正色起来,“什么事?”

“少爷,你看这条消息。”他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他,顾奕祈看着屏幕的字,瞳孔逐渐放大:如果你想知道四年前那个女孩的下落,七天之后的下午五点去A游乐场摩天轮前。

心跳不断加快,眼眸中多出几分生机,他强忍住激动的心情,“好我知道了,明天我找个借口留在家中,这几天你先留在这里,有新的消息立刻通知我。”

这一周贺谨恂几乎都没有回家,借口和余知拓展业务,一直泡在夜升,给了叶归洵考虑的时间。

贺谨恂缓缓摇动着眼前的酒杯,金棕色的酒液在颓靡的灯光照耀下更加诱人,他迷离的眼神固定在酒杯上。越接近期限,他的心越来越不安,像是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在期限前一天晚上,叶归洵接到安凉的电话,

“归洵啊,明天我们去游乐园好不好,我好不容易可以空出时间。”电话那头传来他轻佻的语气。

“可是,你也知道明天是......”叶归洵纠结着。

“这有什么的,明天晚上和他说不也是一样的嘛。再说了,你不是一直想去游乐园吗?”

“那好吧,明天见。”说的也是,晚上回来再告诉他也行,她挂掉电话,期待着明天。手机再次响起,

“归洵,明天和我出去潇洒好不好,庆祝你即将脱单。”程颜雪不安好心地坏笑着。

“颜雪,你....”叶归洵羞红了脸,“明天,我和阿凉去游乐园。”

“我不是和你说过嘛,不要和安凉走得那么近。”程颜雪对安凉一点好感也没有,看着他总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没事的,阿凉人很好的,明天你也来嘛好不好?”

“真是拿你没办法,明天我陪你一起去。”程颜雪皱着眉头,语气里满满的嫌弃,她主要是不放心安凉单独和归洵在一起。

————————————————————

第二天,安凉站在游乐园门口等着叶归洵,却看见她挽着一个人一同前来。

“颜雪,好久不见。”他挂起人畜无害的笑容。

“切,要不是看在归洵要我陪她来,我才不来。”程颜雪没好气地说,安凉轻轻一笑,也没有多当回事。

叶归洵上次来游乐园还是两年前,那时候拉着贺谨恂,余知还有季成来,还记得余知和自己玩儿得最欢,季成看上去很呆,没有想到他不敢坐过山车。

至于贺谨恂,看上去是第一次来,虽然没有余知那样沉溺其中,但是她玩儿什么他就跟在自己身后也玩儿什么,那时候她突然觉得气场十足的贺谨恂这个时候像自己的一条小尾巴,她还嘲笑了他半天呢。

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叶归洵像个傻子一样发呆笑着,“归洵,回神了,该我们进场了。”颜雪疑惑地看着归洵,在她眼前挥了挥手。“啊,好好好。”叶归洵急忙回应。

欢乐的时间总是那么短暂,转眼间已经四点半了,七月的天总是那么长,天还亮着但不知道为什么,会让人察觉到一丝夕阳要落下的痕迹。

“归洵,我们差不多都玩儿遍了,今天就先回去吧,毕竟你还有些事情。”程颜雪挑眉看向叶归洵,她的耳朵唰一下又红起来。

“要不这样,我先送颜雪回去,你叫贺谨恂来这里接你回家。”安凉体贴地提出建议,眼底闪过一丝算计,只是隐藏的很深罢了。

虽然程颜雪很讨厌安凉,但是觉得他提的建议也挺好的,只好依了他。

临走前,安凉俯身凑到她的耳旁小声说,“在摩天轮前面等他会更浪漫。”撤回身子的时候,在叶归洵的脸颊下狠狠地亲了一口,

“阿凉!”叶归洵忿忿

“以后说不定就不能亲喽。”当然不可能。安凉痞笑着,少年的身影在余晖中渐行渐远。

送走两人后,叶归洵走向摩天轮,她掏出手机拨打熟悉的号码,那头的人接的很快,像是一直在等待着一样。“嗯,归洵。”贺谨恂压抑住自己忐忑的内心,语气中透露着一丝紧张。

“我在A游乐园摩天轮前面等你,你来接我好不好?”叶归洵微棕的长发在微风的吹拂下轻扬,眸中闪烁着微光,在自己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嘴角扬起微笑。

“好,等我,马上到。”贺谨恂立马上车,看向副驾驶座位上的满天星花束,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疾驰向游乐园。

叶归洵挂下电话,发现自己已经快走到了摩天轮,这个时间游乐场里依旧有很多人,都在等待着晚上的嘉年华游行,有些是一家人一起来的,有些是朋友结伴,有些是恋人你侬我侬。果然,游乐场就是个梦幻的世界,在这里最难看到的应该就是悲伤吧。

叶归洵走向摩天轮,忽然有一个男生冲出来牢牢地抱住她,一股清冽的薄荷香传来,

“小暖,我终于找到你了。”男孩子清冽的声音传来,她能听出来那若有若无的哭腔。

她推开这个男生,“你应该是认错人了吧,我没见过你啊。”叶归洵正视着他炽热的目光,她微微感到有一丝抱歉,也许是因为这个男孩子的希冀被自己一句话打破了吧。

当她一步步向他走来的时候,顾奕祈就知道,他的小暖回来了,现在却说认错人了,怎么可能!

他紧紧抓住她的双肩,“小暖,是我啊,顾弃,你的阿弃!”泪水逐渐充盈着他的眼眶,一滴泪从右眼眶流出。

叶归洵看着眼前这个俊美的男孩,心中感觉有些闷闷的,脑袋突然传来疼痛感,她紧锁眉头别过脑袋。周围时不时地传来路人好奇的目光,像是在探究他们的关系。

稍微缓解后,她又重新对上他的眼睛,“我不是........”你要找的人。话说到一半,剩下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张着嘴巴,可是蹦不出一个字来。一滴泪从她的左眼滑出,听说左眼流的泪是苦涩的,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

“你还记得爷爷奶奶吗?还记得平城一中吗?”

“以前我放学回家,你都会在院子里摘菜等我。”顾奕祈的话像把利剑刺入她的胸膛,

他抓起她的手,在自己的头上抚摸着,“小暖,以前你都会这样摸我的头,你还记得吗?”

头又开始疼起来,脑海中闪过一帧一帧的画面,画面有眼前这个男孩,看上去是他年幼时的模样。记忆的碎片开始一片一片的凑齐,尘封已久的潘多拉之盒被打开。

太多太多的画面涌入她的脑海中,她颤巍巍地伸出手想要抚摸男孩的脸,“阿......”弃,话还没有说完,她觉得眼前一白,晕了过去,合眼之前她看到的是男孩焦急的脸庞,呼唤着她的名字......

贺谨恂捧着满天星一步一步走向摩天轮,心跳一直平静不下来,周围路过一对情侣,

“刚才那个男孩子是找到自己喜欢的人了吧。”

“我看未必,看着倒像是冤家,两个人都哭了。”两个人越走越远,贺谨恂没多想,他一向对别人的爱情故事不感兴趣。

他走到摩天轮下却没有看见叶归洵,着急张望着,拨打她的号码,附近传来了熟悉的铃声,他回头看,发现叶归洵的手机在一个工作人员那里。

“先生,刚才有位女士落下了手机。”

“谢谢,她去哪里了?”贺谨恂接过手机询问。

“应该是去医院了,说来也是可怜啊。”工作人员叹了口气,在这里工作这么多年,也是头一次看到这样的情形。

贺谨恂听到医院两个字猛地抬头,心中紧张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有个男生抓住那位女士,好像是一直在问记不记得自己,那位女士不久就晕了过去。啊对了,男生一直唤她小暖。”工作人员话音一落,那纯洁的满天星倏地掉落在地上,

贺谨恂两眼空洞,像从头到脚浇了凉水一般,心脏逐渐失去温度,他找到她了.......

不!她可能还没有恢复记忆,我要把她找回来!工作人员看着贺谨恂眼前这个人像呆住了一样,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场,他不由得一怵,

突然他上前紧紧抓住工作人员的肩膀,“他们去了哪个医院?”

“不,不清楚。”工作人员吓了一跳,眼前这个男人的目光就像是阎王爷一样吓人。

贺谨恂向游乐园出口跑着,掏出手机,

“余知,你带着所有弟兄在S市找归洵,应该在哪家医院里,通知季成一声。”他的语气中透露着焦急和不安,贺谨恂活了二十二年,即便是被仇家包围也从来没有慌过,现在,他却慌了。

“好,马上办,你放心。”余知跟了贺谨恂那么多年,要求所有弟兄出马的场合少之又少,他自然是知道了情况的紧迫性,不敢怠慢。

贺谨恂坐在车上,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他却不知道去哪里,一拳砸在方向盘上,归洵,千万不要想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