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125.她不是您能随随便便瞧不起的人

偌大的客厅彰显着低调的奢华,棕色皮质的沙发上坐着两个人,一个优雅地品着杯中的茶,另一个紧张地微攥着衣角。

叶归洵回想起几个小时前接到顾夫人电话时,她真的手无足措。她不知道顾夫人为什么会把她叫到这里来,电话里只是说要聊一聊关于顾奕祈的事情。她也有些好奇顾奕祈的生母是个什么样子的人。

“易暖啊,听说你和我们家奕祈从小就认识?”魏湘语带着微笑看着叶归洵,表情是那么和善。

叶归洵看见她这么平易近人,也不免少了一些紧张。“是的,算来认识也有二十多年了。”

“欸,以前你是不是也来过奕祈的生日会呀?”魏湘语突然记起来些什么,

“是的,他17岁那年我去过的。”叶归洵回想着,

“唉,可是你看啊,你现在都有两个孩子了,而我家奕祈还不肯订个婚,照这个速度我什么时候能抱上孙子呢。”魏湘语微微叹气,有意无意地看向叶归洵。

“没事的阿姨,......奕祈自己应该也是有想法的。”叶归洵原本想叫阿弃来着,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吧。那个弃字对顾夫人来讲会很难受吧。

“要不你去帮我劝劝他吧,阿姨觉得只有你劝他才会听进去,你说是吧。”魏湘语的眼中少了一分和善,

“不是的不是的,比起我的话当然是您说的话对他来说更重要。”叶归洵赔笑着否认,

“你看你都有了孩子,也算半个圆满了。就.........不必再拉着我家奕祈了吧。”魏湘语拉着叶归洵的手,语重心长地说出来。

叶归洵顿住,她要是再听不出来就是个傻子了。瞬间,一阵无奈爬上心头,看来顾夫人是误会了。她理解,为母心切,她理解,谁都不想让自己风华正茂的儿子娶一个拖着孩子的未婚妈妈。也不知道顾夫人是从哪里听来这些荒唐的风言风语。

“阿姨您误会了,我和奕祈没有任何关系。”叶归洵无奈地说出口,

“我知道,你对我儿子没有想法,关键就是我儿子只有你能说动。”魏湘语意味深长地说出口,心中却是带着不屑,说到这里,这小丫头应该懂了吧.........如果不是知道奕祈极度护着这个丫头,她早就说狠话了。

“夫人,程小姐到了。”保姆在一旁通报着,

“叫她进来吧。”魏湘语松开叶归洵的手,向后移了移,背靠在皮沙发上。

程颜雪面带微笑地走进客厅,却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叶归洵。听说顾夫人找她,她愣是失眠了一个晚上。掩盖住慌张后,她坐在叶归洵那一侧的沙发上。

“您好顾夫人,听说您有事找我?”程颜雪些许紧张着,

“是啊,听说你和我们顾家两个孩子都挺熟络的。”魏湘语上下打量着程颜雪。

“都是朋友,就偶尔在一起玩。”程颜雪因为魏湘语的眼神感受到了一点奇怪。

“哈哈哈,只是朋友........程小姐,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魏湘语掩面笑了几声,听上去是那么刺耳。

“您请说。”程颜雪忙微抬双手示意。

“我们顾家从祖辈开始,在律政界都有些成就,从我家先生这辈开始产业就更大了。但是,从来都没有和娱乐圈扯上过关系。”魏湘语缓缓说着,最后话锋一转,可就这么几句,让叶归洵和程颜雪都有些明白她的用意了。

“听说程小姐现在在娱乐圈过得顺风顺水是因为我家奕祈的帮助,朋友间的帮助很合理,我也很赞同。但是,凡事都有一个界限,我们顾家承受不起一位女明星来当儿媳,不想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魏湘语脸上的笑容依旧挂着,就像是定在脸上一样。程颜雪难堪地微低下头。

“这娱乐圈里有多么肮脏相信程小姐比我更清楚,我也没有那么了解你,至于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经历我也无从可知,可能你是有些能力和一些富家公子交好,像你这样很会把握机会的女人我见得多了,但顾家的门第也不是什么样的人随随便便就可以进的,所以想请你收回这些心思,也不要再困扰我的儿子了。”

“我也知道S市的敬雪楼是你家的生意,是,作为饭店来讲是很成功的企业,但想要作为我们顾家的亲家,格局还是小了。能配得上我们家的,起码得是”魏湘语说着说着便扯到了家境上,还未等说完,叶归洵倏地起身,魏湘语一下子停住了,没有往下说,这个小丫头片子想干什么?

叶归洵握紧拳头,深呼吸了几下,她想好了,“顾夫人,您说的这些话是不是有些过了。我知道,顾家很厉害,名声很响亮,但是如果像您这样通过职业家境传闻去了解一个人的话,顾家也走不了多远了。就像我来之前,还想看看阿弃的母亲是什么样的人,阿弃很好,所以我理所应当地以为您也是一个很好的人,看来这也是我错了。”

程颜雪没有想要叶归洵现在会说出这些话,更没想到她会为了她去顶撞顾夫人。

“她不是您能随随便便瞧不起的人,您了解过她这个人吗?您知道为什么外面那么多人几百万人几千万人喜欢她吗?您没有了解过。出淤泥而不染这句话相比您也知道,圈子是很脏,但她干净得很。”叶归洵指着身旁的程颜雪说着。

“您了解过敬雪楼是怎么白手起家建起来的吗,您没有了解过,只是看见了现在的结果而已。格局小?从一无所有到现在这样格局已经很大了。您只不过是生在了很好的家庭,从小丰衣足食。我从小就没受过什么教育,有的仅仅是阿弃教我的,如果我今天得罪您了,那您去找你的宝贝儿子理论吧。”叶归洵越说情绪越激动,她程颜雪差什么,能被人指着骂。

叶归洵说完后,没等魏湘语说话,直接拉着程颜雪大步流星走出了这个宅子。魏湘语一时间无语得直瞪着眼睛,她真没见过这么不懂礼数的丫头!那丫头最后一句堵得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居然把一切都赖到她儿子身上!

从顾家别墅走远后,叶归洵松开拉着程颜雪的手,一下子,程颜雪蹲在地上低声哭着。

“这么多年你怎么还没改遇事变鸵鸟的习惯。她都那么瞧不起你,你还不知道骂她一两句,对得起几千万的粉丝吗。你不是说小时候爸妈很辛苦吗,你不是说敬雪楼是你的底线吗,上学的时候说你家菜不好吃的都被你骂回去了,这次怎么怂了。”叶归洵看见她这副不争气的样子,破口大骂着,殊不知自己的眼眶也悄无声息地红了。

“她是顾家夫人,是顾奕祈的母亲。得罪顾家,那就没好下场。”程颜雪边哭边小声说着,

“那又怎么样,顾奕祈不听她的,顾奕风也不听她的,如果他们听话还会找来我们吗。你有那么多朋友,还打不过一个顾家夫人吗。即便她是天皇老子,那你也要骂回去,谁都不是软柿子。”叶归洵的情绪还是没有平缓。

“我还能当你的朋友吗?”程颜雪听到朋友这两个字后心中一颤,满眼泪水地抬头看着叶归洵。

“能!”叶归洵狠狠地点头。

“对不起,我之前.....嫉妒.........顾奕祈只关心你。还嫉....妒.......所有人.......都喜欢......你。对不起,归洵..........对不起。”程颜雪痛哭着,回想着过去的自己,那股歉意和愧疚奔涌而上。

她想明白了,何必为了一个男人而放下自己的朋友,感情淡了就再联系起来,那虚无缥缈的梦早就该放手了。她之前真的错得太深了。

“我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和你讲,还有可爱的宝宝要带给你看.......”叶归洵蹲下,紧紧抱住痛哭的程颜雪,小声对自己说着,

在这个燥热的八月下旬的午后,她找回了自己的老朋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