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121.就直接不要再回来该有多好

叶归洵站在六楼的休息室里,望着身旁偌大的落地窗发着呆,不久之后,她就会离开这座城市了,和一切说再见。

杜威航在包厢内待得有些烦闷,出来到大厅透透气,路过休息室的时候,不经意间一瞥,感觉那个站在窗边的女人他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不过几秒便立刻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就是叶归洵,姐姐手机上的那个女人!

这次他倒要感谢感谢董梓晟那个嘴碎的家伙,让他想起了那段往事,这么快就记起来那个女人样貌。

杜威航走进休息室,一瞬间关掉灯把门锁上,叶归洵没有看到他的长相。

“谁?”叶归洵警惕地向着门的方向走过去,她没有立马掏出手机,害怕被那个人抢过去。

“贺谨恂的眼光还真是差啊,看上你这么个普普通通的女人。”杜威航一把冲上前捂住叶归洵的嘴,不让她叫出来,

他拖着叶归洵到了休息室里自带的卫生间,拿了块毛巾快速堵住了叶归洵的嘴巴,然后扯下自己的领带把叶归洵的手绑在了她的身后。一系列动作很快,就像是做过很多回一样。

他一把将叶归洵推在地上,即便地上铺着一层地毯,叶归洵也被撞得生疼,她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他的声音是她不曾听到过的。

叶归洵强装出不害怕的模样,可是微微颤抖的呼吸声出卖了她,她要等一个机会,趁这个男人不注意,悄悄给安凉打电话求救。

“你说,既然你已经消失了那就直接不要再回来该有多好,因为你一个人,所有的事情都改变了。”杜威航拖了把椅子背对着窗户坐下,他看着叶归洵,眼中满是不屑。

他始终认为没有叶归洵的话,贺谨恂和杜薇婷早晚都会结婚的。是她叶归洵,抢走了她姐姐贺家少夫人的位置。当初贺谨恂接受的采访他看过,说的是多么的深情。

看贺谨恂那副痴情的模样,就知道他的姐姐是彻底没机会了。但心里就是替姐姐咽不下去那口气,他就要把所有的气都出在眼前这个女人身上。

叶归洵的大脑在飞速运转着,猜测眼前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听上去和贺谨恂有关系,但不是贺谨恂的手下,难道是他的仇人?那个男人背对着月光,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叶归洵从地上艰难地爬起来,随后靠着茶几想站起来。杜威航没有阻拦,像是在看戏一般看着眼前这个女人拼命挣扎。

就在她站起来后,还没等拔腿就跑,杜威航猛地把她推向茶几的方向。

茶几上的玻璃细高花瓶被叶归洵带倒,一瞬间发出破碎的声音,碎片划过叶归洵的眼角,留下一条两三厘米的伤痕,就差一点就进到了眼睛里。

门外齐霄正好路过,他听见有破碎的声音后停下了脚步,休息室的门一般都是敞开的,从来不会闭上灯,看上去有些奇怪。

这么多年他一直在夜升混着,不知不觉已经在夜升干到了余知手下的位置。他已经不需要陪酒了,一切都随着自己的心情,余知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今晚余知有酒局,就让他巡场,即便他对这一切都不感兴趣,可不想在自己眼皮底下出事,毕竟这夜升是他为数不多的去处了。

“调一下半小时前休息室那条过道的监控。”齐霄随意地靠在前台边,漫不经心地说出口。

“好了。”前台小姐把电脑显示屏侧过来,

齐霄看着倍速播放的监控录像,突然按下暂停键,然后回放了几分钟,又立刻按下暂停键。

那个女人,是叶归洵!

前台小姐带着疑惑看着弃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能让弃霄脸色大变,跟变了个人似的。

下一秒,他马上跑到620包厢,顾不及敲门,直接冲进去。

包厢里的人都停下动作看着闯进来的齐霄,

“叶归洵有危险,你快去救她。”齐霄径直走到角落里,微喘着粗气,看着一脸从容的贺谨恂。

“......她和我已经没有关系了。”贺谨恂顿了一下,随即讽刺地笑出声来,他是听见了什么。

“她就在休息室,杜威航在她后一步进了休息室,我路过的时候听到了玻璃碎了的声音。”齐霄无视他这副模样,只是继续说着,这里只有贺谨恂可以出手救她。

贺谨恂没有再说话,那辆停在门口的深灰色跑车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于是他放下酒杯站起身来,喝得太多有些站不稳。

余知想过来扶着他,可是贺谨恂摆摆手拒绝了,眸中带着那抹久违的狠。

“你去找休息室的钥匙。”贺谨恂走出包厢,只给齐霄留下这一句话。

季成和余知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跟在贺谨恂身后走出去。

“要不咱们也去看看?”武坤痞笑着蠢蠢欲动,作势要往外走。

“你还是消停喝酒吧,那里没咱们什么事。”尚格一把拉回武坤,漫不经心地说出口。

文斯朝只是望着门口的方向,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看来那个人这辈子都逃不出去了.........

休息室内,茶几上的玻璃碎片被月光映射出闪光,和这个房间是那样的格格不入。

“听说贺谨恂把你甩了,那即便你的脸上划几道口子,他也不会在乎是吧。”杜威航像个疯子般,右手拽着叶归洵的头发,就差一点她的脸就会碰到那些碎片。

砰————,

突然休息室的门被踹开,房间里亮了很多。

贺谨恂看着按着叶归洵脑袋的杜威航,心中的怒火下一刻就要爆发出来。

杜威航没料到贺谨恂会突然出现,有些呆滞。

叶归洵趁着他发呆的时候,猛地抬头,摆脱他的控制,用自己的头猛地撞向杜威航的脑袋,他下意识吃痛地捂住脑袋。

“杜威航,你不想活了!”贺谨恂冲上来揪住杜威航的衣领让他站起来,随后马上狠狠地在他的脸上打了一拳,力度大到杜威航的嘴角冒出鲜血。

叶归洵微微颤抖着,眼中噙着一丝泪水但满是凌厉,她就那么看着贺谨恂打人的模样。

“还好吗?”季成忙走上前把叶归洵嘴里的毛巾拿走,帮她解开手腕上紧系着的领带。

叶归洵心有余悸地点点头,视线在杜威航和贺谨恂身上流转。

季成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起身,和余知一起把杜威航从这个房间里带走,只不过动作里多了狠劲。余知临走之前,深深地看了眼贺谨恂,看他没有想要出来的意思,便把休息室的门微掩上,那门刚才已经被贺谨恂踢坏了锁头。

一瞬间,休息室里恢复了起初的安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只剩下那两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