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119.追了好久

七夕节过后的S市少了几分燥热,八月已经不知不觉快要过去了。

最近贺氏集团在的名号在S市的商界被议论纷纷,城南区的地皮上的加百酒店已经投入营业,开业一周的时间里入住爆满,贺谨恂前阵子为汪遥的IT公司解决资金链问题后,新推出的手游在流量宣传下大红,挣得盆满钵满。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泄露出去的消息,贺谨恂现在是单身的消息传进了S市各家老总的耳朵里,家里女儿没出嫁的都开始蠢蠢欲动。

要说S市的青年才俊,那自然是有很多,在这个大城市里最不缺的那就是人才,可家世颜值能力兼具的人不多,贺谨恂就是其中一个,S市谁人不知贺氏集团?和贺氏联姻莫过于是最大最便捷的生财之道。

以前贺谨恂会出席的场合不多,现在听说他一改原来的样子,出现在私下场合的次数多了很多,一会儿和兴诚老总打高尔夫,一会儿和S市公子哥们参加在私人泳池开的派对,好像是变了个人一般。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今天的夜升比以往热闹多了,门口比以往多了十几台天价的跑车,还有多了几台低调奢华的商务车,过路的人都不禁多看几眼。

贺谨恂站在余知的办公室里俯视着那些花花绿绿的跑车,虽说平时也能见到不少,但今天看上去是来了一批“客人”。

他只是瞥了几眼后视线落在一辆深灰色的阿斯顿马丁上,那辆车他好像曾经见到过。

“这么认真看什么呢?”余知走到贺谨恂身旁,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窗外,

“今天夜升有谁来了吗?”贺谨恂蹙起眉头,

“啊,就是董梓晟和他那群狐朋狗友。”余知看了眼楼下那些跑车,漫不经心地回答着,

“.......那辆深灰色的阿斯顿马丁你见过吗?我怎么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贺谨恂双手抱环,犹豫片刻后说出口,

“我倒是没见过,可能是你之前在马路上见到过吧。尚格他们怎么还不来呢,我下去看一眼。”余知心中一惊,不自然地从贺谨恂身边离开,走出房间。

贺谨恂只是应了一声后收回视线,坐在办公椅上望着自己的手指发呆........

走出房间后,余知如释重负,那辆车是安凉的,就在贺谨恂来的不久前,安凉和叶归洵开着那辆车来到了这里,同行的还有几个从N市来的大老板,看上去是要借酒谈生意。

当他听到前台服务生说她好像看见叶归洵来了的时候,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们兄弟几个这几天好不容易都得闲,约好今天来喝一场,没想到今天叶归洵也会来。

贺谨恂和叶归洵的事情,他多多少少知道了些,最近贺谨恂的反常也应该是和她有关。余知现在只希望今晚千万不要有什么事。

605包厢内,

安凉推门进去,看着自己面前这三个“大老板”,不禁感觉有些头痛,

“S市那么多娱乐会所,怎么就偏偏挑了这里?”安凉坐在最左边横过来的沙发上,一记冷眼扫过去,包厢里的气氛瞬间冷了几个度,叶归洵脸上带着些许不自然。

要是平常人,那现在早就被镇住了,可是眼前这三个人丝毫不为所动。

“谁都知道S市最有名的是夜升,既然来S市了,那怎么能错过,是吧哥。”欧阳泽痞笑着,

“死老头子真是的,把这三个麻烦甩给我。”安凉低声咒骂着,

“这位就是嫂子吧,前阵子小珩跟小琋去给我姐当花童来着呢。”单焱看了眼叶归洵,微微点头示意,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一身正气,和其他两个人截然不同。

叶归洵尴尬地想要开口解释,却一时组织不好语言。

自那日见过叶书莺后,两个人说好走一步看一步,等祝染和夏清回来后,就开始整理在S市的一切,离开这里,说来只剩下一个月了。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孩子都这么大了。”欧阳泽回想起那天在单淼姐婚礼上看见的娃娃,不禁开口问道,不得不说那两个小娃娃生得是真俊俏。

“我也想,可是我追了好久,她才刚刚知道我喜欢她。”安凉侧过头望了眼叶归洵,带着些许笑意。

欧阳泽惊讶地看着安凉,容云也和单焱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在心里想着:怎么回事,这大魔王转性了?他们从没见过安凉笑得这么好看的样子,要说以前他们见过安凉的笑,那都是些冷笑嘲笑之类的。

安家祖辈原本是在N市打下基业,只不过后来安凉的父亲把事业中心移向了S市。安老和他们三个的祖父是老友,曾经四人都是军人,安老因家里生意不得不提前退伍,而剩下三个人都一直从事军人的职业,现在在军界都有一定威望。

单家三代从军,现在单焱在特种部队已经是上尉级别了。欧阳泽继承了父亲综合娱乐公司的生意,和父亲一起被祖父骂得狗血淋头,哀叹没有人继他的衣钵。

至于容云,容老将军的名号在军界是赫赫有名的,只不过容云无心从军,选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娱乐圈,逍遥自在地当个明星,容老将军的女儿女婿多年前出意外身亡,所以他对容云很是疼爱,任由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三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只有安凉在S市这边,小时候过节的时候安老会带着他去N市四家人聚在一起,十几岁后走动就少了,不过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联系的。

容云多看了一眼安凉却没有说些什么,看来他真的变了很多.......

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走进来三四个女人,欧阳泽招招手,那几个女人就坐在他们身边,其中一个要坐到安凉身旁却被他冷漠的眼神惊到,灰溜溜地坐在了单焱身边,叶归洵眼观鼻鼻观心,什么都没有说。

“欸,这不是归洵吗,好久不见啊,算算有四五年了吧。”娜娜坐在欧阳泽身边,没想到在这里会看见叶归洵。

她在夜升已经很久了,虽说之前叶归洵在这里仅仅待了一个多月,但那时候余老板对她那么上心,倒是让她记住了叶归洵。

“是啊,好久不见。”叶归洵带着些许的尴尬,手不禁攥得紧了些。

“你们认识啊?”欧阳泽带着探究的眼神看着两个人,

“对啊,之前归洵在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呢,我们老板可看重她了。”娜娜妩媚地笑着,

叶归洵微低下头只是苦涩地笑着,她让安凉在朋友面前失了面子..........

欧阳泽没想到她们之间是这种关系,更没想到安凉看上的女人之前在这种地方工作,一瞬间不知道说些什么来缓解这个尴尬的气氛。

“那时候小暖和我赌气,偏偏来这里当了一个多月的服务生,后来是我求了好久后才回来的。”安凉淡淡地说出口,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出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宠溺地看向叶归洵。

“啊原来是这样啊........”娜娜脸上的笑容快挂不住了,当初看余老板处处对她不一样,本就让她嫉妒死了。没想到她还是安凉的女人,还能让那个安凉求她,她怎么就这么好命........

酒桌上觥筹交错,在几首歌下气氛逐渐活跃起来,欧阳泽一边搂一个女人,好不快活。单焱一板一眼地接过小姐的酒,她给倒一杯他就喝一杯。容云根本不搭理身边的女人,只是偶尔和单焱碰杯而已。

“对不起,让你丢人了。”叶归洵小声在安凉耳边说着,脸上有些窘迫。

“这有什么丢人的,当初你见过我坐在马路边脏兮兮的模样呢。以后不许和我说对不起,谢谢这些话了。

你讨厌她吗,要不我帮你解决掉?”周围的音乐声太过嘈杂,安凉凑到叶归洵耳边说着。

叶归洵连忙摆摆手,安凉只是笑着看了她一眼..........

另一边620包厢内,

这个包厢里的热闹程度丝毫不比安凉那个包厢低,六个大男人身边都有女人,贺谨恂坐在角落里,看着武坤和余知一杯杯地比酒量的模样,只是无奈地摇摇头,不管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他们都还是这副老样子。

酒桌上的游戏余知知道得可不少,他拉着一屋子的人喝酒玩游戏,好几个回合下已经有几个小姐醉了,在这里待久了酒量都很好,但怎么也扛不住好几大杯混合酒,文思杨已经有些不省人事地靠在文斯朝身上了,就连贺谨恂都有些微醺了。

615包厢内,

董梓晟坐在包厢最中间的位置,周围都是平时聚在一起的狐朋狗友,冯楚也在其中。

“冯楚,听说贺谨恂前阵子和你老爸去打高尔夫了?怎么做到的你告诉告诉我呗,我爸非让我问出来个所以然来。”董梓晟拿了杯酒,目光瞥向冯楚。

“这我也不知道啊,可能随他心情吧,反正我听说贺谨恂最近和谈了十几年的女友闹掰了,所以最近跟变了个人一样。”冯楚不以为然,

“不是吧,我怎么听说他那个女朋友四五年前就死了呢?就是四五年前冬天在太和那个葬礼,贺家顾家安家还有个明星出现的那个,我朋友说那次死的是贺总的女朋友,那个葬礼之后他一直泡在夜升,连公司都不管了。”吴可莹靠在杜威航身上,八卦地说起来,

“要我说,如果当初杜家和贺家的联姻没告吹的话,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是吧杜威航?”董梓晟笑着说出口,看着杜威航的眼神中满是玩味。

“闭上你的嘴吧,我姐和贺家都没关系了。”杜威航点了根烟后,漫不经心地把烟盒扔向董梓晟的方向,

董梓晟一下子接住后没再说什么,转头开始和其他人喝酒K歌。

“威航,当初这婚事为什么告吹了呀?”吴可莹微仰起头看着杜威航,八卦的心蠢蠢欲动。

“谁知道呢。”杜威航没有回答她,听着震耳欲聋的音乐倒是让他想起了那段往事。

那段时间杜薇婷一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连续旷了几个大型音乐会,偶尔像个疯子一样喊着一个名字——叶归洵。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拿着钥匙打开了杜薇婷房间的门,看见她一把将手机摔在地上,屏幕都碎开了。杜威航拿起手机,看见还没熄灭的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个女人的照片。

那之后他找过这个女人,可是凭他的能力还是有些勉强,随后就作罢了。

他从小和杜薇婷一起长大,她是个什么样个人他很清楚,包括杜薇婷脚踏几条船的事情,他也知道。但她是他的亲姐姐,不管发生什么事他都会向着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