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114.以后给你喜欢的人戴上

兴诚商场里,

程颜雪坐在一家西装定制店里,拄着下巴无聊地等待着。这时,宋时琛从试衣间里走出来,身穿着裁剪得体的全套黑色西装,一脸阳光天真的样子。

“好看吗?”宋时琛站在程颜雪面前,满目的期待是那么的显而易见,直叫人心动。

“特别好看。”程颜雪微仰起头对上宋时琛的视线,满眼都是幸福的样子,甜甜地回答着。

“咔——”导演看着显示器里拍下来的样子,满意地喊停。

他们两个人以前第一次合作的时候拍的是甜甜的言情剧,这次来短暂客串那部剧的姐妹篇。姐妹篇的主角是冯清梦和容云,都是最近炙手可热的新人。

冯清梦是兴诚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有了这层关系在这个圈子里多了一份保障。至于容云,没有人知道他的一切,以歌手的身份出道,才不过两年就已经红到抢不到演唱会的票,最近开始向演员方向发展,倒也是有些天分。

“今天的戏拍完了吧。”程颜雪看了眼剧本。

“嗯,走吧。”宋时琛看了眼手表,现在是三点多。

“程老师好,宋老师好。”冯清梦赶着去楼下那层拍下一场戏,在路过的时候赶忙打了个招呼,容云跟在其后看见两人后礼貌性地点点头。

程颜雪笑着挥挥手,上次见到冯清梦还是在年末的晚会。宋时琛没有说话,只是礼貌性地笑着,随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剧本。

“唉,没想到长大后还能被人称作老师。”程颜雪看着冯清梦离开的背影,收回视线。

“看来上学的时候你是干啥啥不行那一伙人吧,”宋时琛看了眼程颜雪后笑出声,

“上学的时候.....”程颜雪喃喃道,脑海里浮现的满是顾奕祈的模样,

下一刻,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没有想到叶归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叶归洵对她来说,渐渐的没有那么重要了,倒是有时候看见顾奕祈决绝的样子的时候,不禁心里会埋怨叶归洵,是羡慕还是嫉妒她也分不清了。

宋时琛看着她发呆的模样,没有说些什么,倒是看见不远处走来的顾奕风。

“你怎么在这儿?”宋时琛问出声,通过程颜雪,他和顾奕风现在也是很熟的朋友了。

“我和朋友在楼上咖啡厅里,这不听说你们在这儿拍戏呢吗,就想着找你们来玩。”顾奕祈喝着一杯冰美式,左手提了两杯递给了程颜雪。

“今天不用上班吗?”程颜雪接过咖啡,抬头看了眼顾奕祈。

“嗯,最近太累了,休息两天。你们完事了吗?要不去喝一杯?”顾奕祈一脸坏笑,

现在他算是个小有名气的摄影师,和冯楚合伙开了个摄影公司,当个甩手掌柜。

“今天可是七夕啊,你不去泡妞?”宋时琛有些意外,

“唉,太麻烦了。怎么,打扰你们了?”顾奕祈瘪瘪嘴,最近太忙了,都没什么兴致了。

“走吧走吧,听说城西园区那里今晚有挺大的七夕活动。我们去那儿逛逛吧。”程颜雪白了顾奕祈一眼,这家伙明知道她和宋时琛只是朋友还非要打趣。

“好啊。”顾奕祈露出一口白牙笑着,

安氏集团例行会议室里,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安凉和叶归洵。

安凉靠在办公椅上一脸疲惫地闭着眼睛,叶归洵站在一旁整理着桌面上的资料,检查着刚才会议里的重要内容有没有落下。

“小暖,你拉个椅子坐过来。”安凉没有睁开眼睛,只是慵懒地说着,

叶归洵看着安凉疲惫的样子,什么也没有问,照他说的做。

忽然,安凉拉过叶归洵的右手放在桌子上,然后自己把头靠在上面垫着,叶归洵没有说话,片刻后,

“阿凉,你这是不是有些不厚道了?”叶归洵不禁无奈地笑了出来,他这是嫌桌子硌得慌拿她的手当枕头啊,但她还是没有抽出手,只是任由安凉垫着。

安凉一脸疲倦地闭着眼睛却还是笑出声,最近由于夏清和祝染去度蜜月了,弄得有些事需要他亲自去照料,早知道当初就不给他们放那么长时间假了。国内的事务不得不说叶归洵做得很好,这个秘书当得已经超过他的期望了。就是剩下一些见不得光的事,他不能让她知道。

“算算看夏清和祝染还有一个半月就要回来了。欸,说起来今天是七夕节啊。”叶归洵看着安凉,忽然想起来这件事。

“一会儿顾奕祈会到我们公司楼下,我俩商量好了带你去放松放松心情,正好我家老头带着珩珩和琋琋去给朋友家孙子当花童了,你也闲着。”安凉坐起身来伸了个懒腰,

“你什么时候和阿弃关系这么好了?”叶归洵感到意外,

“不知不觉中。”安凉神秘地笑着,没有细说。

“唉,什么时候你能找个女朋友啊,从我见到你的时候就是单身,到现在还是单身。”叶归洵看着安凉的模样,一脸遗憾。

“不急。走啦,回去收拾东西下班了。”安凉拉着叶归洵起身走出会议室,

晚上的城西园区里人满为患,每年在这里都举办七夕活动,而且规模不小,还原出了古代七夕节街道上的场景,去年七夕节正逢大雨,虽说过后举办了活动,但人还是少了许多,因此今年七夕来的人更多,街上有很多人穿着古代服装,在园区里边逛边玩。

“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叶归洵下车后眼前一亮,这里布置得特别精美,一望都望不到头。

“跟紧我,别走丢了。”安凉笑着望了眼叶归洵,拉着她的手往园区里面走,顾奕祈跟在其后,在后面护着叶归洵。

街边摊子上的物件琳琅满目,有香囊,发簪,玉佩,扇子,红线等好多东西。

“叮铃——”手机铃声忽然响起,顾奕祈看了眼来电人后接了电话,

“喂。”

“哥,你在哪儿呢?我知道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你陪我去呗?”顾奕风瞥了眼不远处在酒楼里的程颜雪和宋时琛,随即转过身。

“我在城西园区这里,今天没空,过两天的吧。我一会儿再给你打电话。”顾奕祈一分神和叶归洵走散了,不免变得着急起来,立马挂掉电话。

顾奕风看了眼被挂断的电话,脸上却浮现出笑容,这正合他的意,到时候让顾奕祈和程颜雪偶然的遇见,在这良辰美景下,他就不信他这个哥哥会无动于衷。

顾奕祈给叶归洵打着电话,可是由于这里太过热闹了,叶归洵没有听见手机响的声音。顾奕祈漫无目的地找着,可是茫茫人海中怎么也找不到叶归洵的身影,他回想到了那天酒会上她说的话,她会离开。一瞬间,心里变得局促不安,即便知道今天不会是她离开的日子,可这种找不到叶归洵的感觉他真的厌恶极了。

安凉拉着叶归洵的手逛着这条街,忽然,叶归洵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一回头发现顾奕祈不见了,她忙拿出手机想要给顾奕祈打电话,却发现有十几通未接来电。

安凉带着她从主干大道上脱离出来,叶归洵给顾奕祈打了通电话告知了位置、

“等着也是闲着,要不咱们去玩这个吧。”安凉的视线落在很近的一个摊子前,正好这里人也没有那么多。

“好啊,去看看吧。”叶归洵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还是应下,

“这是穿针乞巧,一次五个人一起参加,小姑娘们拿着这根丝线对着月亮穿过七个针孔,穿得越快就越容易找到良缘哦。”摊主给围在这附近的小姑娘们讲着规则。

“还是算了吧。”叶归洵听到最后一句话后,转身想要离开。

“别啊,试试吧,就当是消遣了。”安凉把手搭在叶归洵的肩膀上,把她往参赛区的地方推着,

摊主把莲藕递给参赛的五个女孩,叶归洵接过莲藕,那上插着七根针,穿针孔越来越小。摊主又随即在周围找了五个男生给女生们举着莲藕,

叶归洵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安凉,一脸无奈地把莲藕递到她的手上,安凉只是笑着。

比赛开始的哨声吹响,一瞬间叶归洵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专注地拿着手中的五彩丝线,快速地穿过针孔。

“不是不感兴趣吗?”安凉看到她这么认真的样子,忍不住调侃。

“我这叫有胜负欲,欸,你稍微拿下来一点太高了。”叶归洵已经穿过了五个针孔,还剩下两个。

安凉没有在说话,只是颇有兴致地看着叶归洵的这幅模样,配合她把莲藕拿得低了些。

顾奕祈到了叶归洵告诉的位置,看见不远处围着一圈人,那中间的人好像是安凉,他往那里走过去,看见了叶归洵在认真地穿着针,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

叶归洵皱着眉头穿着针线,最后那个孔很小,参赛的女孩子都穿不过去,叶归洵看着自己的那根线逐渐穿过最后一个针孔,灵巧地马上拽出来,

“穿过去了!”叶归洵欣喜地喊出声叫着老板。

“这姑娘挺厉害啊,你用的时间算很短的了。来,给你奖品。”老板看着莲藕上的针线微微惊叹,转身去拿第一名的纪念品。

奖品是一对细软小红绳,上面有一个月亮形状的装饰,月亮两边是两个小铃铛,会发出响声但是不会很吵。

“喏,都给你,以后给你喜欢的人戴上。”叶归洵接过红绳后递给安凉,

“你帮我戴上一个吧。”安凉伸出手腕,紧盯着叶归洵,眼中满是期待的样子,

“唉,真是拿你没办法。”叶归洵嘴上嫌弃着安凉,却还是把红绳系在他的手腕上。

“走吧,一会儿要放烟花了,去晚了就没有好位置了。”顾奕祈走过来,低头看了眼安凉手上的红线后,撇开了视线。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