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112.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喜欢过你

翌日,叶归洵被刺眼的阳光晒醒,她翻了个身朦胧地睁开双眼,发现眼前的环境陌生却又带着一丝熟悉。

她猛地起身,揉揉双眼后环顾四周,记得这里应该是贺谨恂在夜升的住所。她看了眼身上穿着的连衣裙,一脸疑惑。

贺谨恂擦着头发从一旁的洗手间走出来,看见叶归洵坐在床上一副懵懵的模样,用毛巾擦着头发的动作停顿下来,

“昨天你被人下药了,安凉和顾奕祈还有我就近带你来到了这里。安凉把你放在冷水里一直泡着直到药效过去,你的衣服是我叫女服务员给你换的。”贺谨恂拿着毛巾的手垂下,和叶归洵解释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显得有些无措。

叶归洵这才想起来,昨天晚上好像很混乱,她好像随手抓了一个人的裤脚,其他就记得没有那么清楚了。倒是贺谨恂现在这副样子,好像她会骂他一样。

“咳咳咳!”叶归洵的咳嗽声很闷,像是从胸腔里传来的一样,脑袋还有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刚才我就觉得你说话有鼻音,看来是真的感冒了。我给你找体温计和药。”贺谨恂坐到叶归洵床边,忙摸了摸她的额头。

叶归洵看着贺谨恂起身寻找药箱的背影,心中有些恍惚,还记得,上次她来到这个房间的时候是五年前,贺谨恂逼她给他上药。一晃都过去五年了,现在他在为她找感冒药。

“没事,我回家休息休息就好了。这件衣服我过两天还给你。”叶归洵不顾身体的虚弱连忙下床,

她想要往出走,可是脑袋昏沉着,一下子没站稳摔倒在了地上。

贺谨恂连忙回头,这才一个没注意她就摔在了地上,瞬间心脏揪疼,归洵,你就这么不想和我呆在一起吗......

“等烧退了再走吧。”贺谨恂把叶归洵扶回到床上,语气是那般的无奈和心痛,连叶归洵都察觉到他那复杂的情绪,千千万万的话语只能汇成一句。

叶归洵喝下药后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总觉得很冷,但眼眶像是被火烧一样热,一直翻来覆去总找不到舒服的位置。

“要不我带你去医院打吊瓶?”贺谨恂拉过椅子坐在床边,看着叶归洵翻来覆去的样子,他怎么样止不住担心。

“没事,感冒而已,咳咳,挺挺就过去了。”叶归洵拉着被子的手紧了紧,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贺谨恂帮她掖了掖被子,叶归洵瞥见了他手上的那串数字,她也记得,那是他们第一次遇见的日子,可她没有想到,他会纹在手上,纹在那么明显的位置。

“纹身,很疼吗?”叶归洵背对着贺谨恂,一直看着窗外,尽管现在的阳光刺得眼睛很难受,她不想闭上双眼,感觉一闭上,以前的事情就都会浮现在脑海里。

“疼,当时感觉手指都要断了。”贺谨恂低头看了眼手上的数字,他没想到叶归洵会开口问他,当初十指连心是什么感觉他体会得很真切。

“纹手上后悔吗?要洗掉也会很疼。”叶归洵极力忽视掉心脏处传来的痛觉,佯装淡然。

“说来也巧,昨天顾奕祈刚问过我,这辈子有没有后悔的事,我说,有啊,有很多。但是吧,纹手上这件事我不后悔,当初纹的时候,我就打算一辈子都不洗掉了。除非你觉得难看,想让我洗掉的话我马上去洗。”贺谨恂的视线落在叶归洵纤弱的背影上,他好想看着她的脸,那张让他日思夜想的面容。

“.........留着吧,洗了怪难看的。”洗了得多痛啊.........那后半句话叶归洵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着,

贺谨恂真害怕叶归洵说出一句让他洗掉的话,他像个傻子一样因为叶归洵的一句留着吧而心生雀跃,看啊,她还不至于那么讨厌我,她说让我留着..........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贺谨恂回想起昨晚顾奕祈对他说的话,

“你说。”

“你说你不爱我了,那怎么还把我们的订婚戒指戴在身上。”他想要一个理由,要她的一句放不下。

“.......忘记拿下来了而已。”叶归洵悄悄摸着自己脖子上戒指串成的项链,这是她最后的一点念想啊,她只想偷偷地在心底藏着对他的感情,明明已经塞进衣服里了,可是他还是看见了,那就只能,狠下心了。

突然,她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双手绕到脖子后面解开项链,

“这个项链还给你,我感觉好多了,先回去了。”叶归洵把项链硬塞到贺谨恂手中,带着一脸倔强走下床。

“我求你别走。”贺谨恂从后抱住叶归洵,他好害怕她离开。

叶归洵浑身感到无力,可心痛的感觉又是那么明显,她多么希望,贺谨恂不要再爱她了,那就让他回到认识她之前的样子吧。

叶归洵猛地推开贺谨恂,双眸紧盯着他的脸。

“我之前说过不爱你了,你想知道原因吗?”叶归洵突然笑了起来,可是在惨白色的脸上只显得是那么悲哀。

“你告诉我,我改。”贺谨恂急切地说出口,

“其实是因为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喜欢过你。”叶归洵风轻云淡地说出口,

“归洵啊,这个理由太假了,你把真正的原因说出来,我会改。”贺谨恂没有听进去。

“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在骗我。你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呵,还给我编身份,我不过就是看你像个有钱人,配合你演这出戏而已。一出手就是VIP病室,一招手,那么多医生护士都给你一个人服务。那时候我就想着,这要是傍上你,那以后的日子就不用愁了。”叶归洵讽刺地笑出声,坐在一旁的沙发上翘着腿,望着贺谨恂的眼神中满是不屑,

“别说气话了,你说的这些我不信。”贺谨恂轻笑出声,她说的这些怎么可能呢,

“你看,果不其然,跟着你后衣食无忧,要什么有什么,我只不过是装得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装清纯谁不会啊,没想到这就能让你对我念念不忘,十三年让你一直只喜欢我一个,说出去都能成为我的谈资。”叶归洵没有理睬贺谨恂,只是继续说着,她拿起茶几上的那包烟和火机。

“什么抑郁症啊,失忆啊,那都是我装的,我只是想从你身边逃走去傍别的大款,在一个人身边待那么长时间实在是太腻了,可是你怎么也不放我走,好不容易逃走后你还找到我了,那只好演戏演到底,装作忘了你。我求你放过我吧贺谨恂,算我招惹错了人。”她的视线落在窗外,熟练地点着一根烟,纤细白皙的手指夹着那根烟缓缓送到嘴边,深吸一口后吐出烟雾,

那烟雾缓缓蔓延着,显得叶归洵的脸若隐若现,现在的她,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风尘女子的气息,手指夹着烟的动作熟练得根本不像是第一次抽烟的人。

“........发烧不能抽烟。”贺谨恂半响没有说话,随后说出口的就是这句,他根本不想相信叶归洵现在说的一切,他只是走上前,把烟从叶归洵的手中收走,然后坐在茶几边,和叶归洵面对面坐着。

“嗤,都这样了你还关心我?看来真是病得不轻啊。但我就是讨厌你这种自以为是的态度。”叶归洵看着贺谨恂这一套动作,目光里充满着不屑和无所谓。她又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点烟,吸烟,动作一气呵成。

“你说的这些我不相信,以前我受伤的时候你担心得都哭出来了,你以前想要自尽的时候对自己下手那么狠,还有,还有你留给我的那封信里,你说你爱我,我们还有孩子啊。”贺谨恂抓住叶归洵的肩膀,满眼都是期待和挣扎,曾经意气风发的他现在可怜得想要抓住一根稻草,

“哭还不简单吗,拧着自己大腿掉几滴眼泪就能让你对我唯命是从,让你把大把的金钱,感情花在我身上。在自己手腕上划一刀那不是因为抑郁症,只是因为我是个疯子,被你逼急了。写下那三个字多简单啊,可你在十三年里听过我亲口和你说过吗,哪怕一次,我都没和你说过那三个字。还有孩子,那就当是成年人间的不注意,白白送了我两个孩子,这我还得谢谢你呢。”叶归洵一直看着贺谨恂,眼神丝毫没有躲藏,倒是眼底的世俗和无所谓的样子一点也不掩盖。

“以前你把我安排到夜升的时候,其实我特别开心,就好像回到了自己的主场一样,那里都是财大气粗的老板,其中还有几个长得不错的,进去送个酒的功夫就能拿到不少钱,还有新鲜感,多好啊。在你这里装得我实在是太累了,总是得装得一副清纯懵懂,什么也不会的样子。”叶归洵深吸一口烟后吐出来,轻摇着头,望着贺谨恂的时候眼底满是不屑。

“你能不能放我走,换个真正清纯的小姑娘来玩儿,我实在是装不下去了。说是十三年,可是我和你真正只相处了四年,剩余的时间我逍遥快活根本就没有想到你。”叶归洵把烟灭掉,起身往门的方向走过去。

贺谨恂看着叶归洵的背影,猛地跟上去,一瞬间将她抵在门上,单手钳住她的胳膊,右手放在她的脖颈处。

“你快说,说你爱我!”贺谨恂怒吼出声,双眸紧盯着叶归洵,心脏处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和寒冷终究化作那一滴泪从左眼滑下。

叶归洵紧闭着嘴,只是如同看笑话般看着贺谨恂这副疯狂的样子,他的手在掐着她的脖子,她没有挣扎更没有躲。

“你快说啊,说你爱我......”贺谨恂松开右手,叹了口气垂下头靠在叶归洵的肩膀上,这句话是那么无力和心酸,他多么希望听见她说出那句话,可却是怎么也听不到。

“我可以走了吗?”叶归洵推开贺谨恂站起身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俯视着他。

“滚!”贺谨恂怒吼出声,没有再看叶归洵一眼。

“以后就当是陌生人吧。”叶归洵淡淡地留下这句话后离开了,屋里只留下贺谨恂一人坐在地上捂着头痛哭。

他不想相信叶归洵说的话,可是刚才的她根本就是一副别的样子,那神态和熟练,跟夜升会所里陪酒的小姐简直是一模一样,刚才他一直在看着叶归洵,她根本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满眼的无所谓和不屑深深扎痛了他的心脏,难道从一开始他就没有真正了解她吗.........

他不知道她会抽烟,不知道在叶归洵的脸上会有那样的表情,更不知道从她的嘴里会说出这些话!是啊,叶归洵从来没有对贺谨恂说过我爱你三个字!

好啊,既然你说你从没喜欢过我,那我何必再紧抓着你不放。就当十三年买了个教训罢了,叶归洵,你狠!

下午三四点钟的夜升很安静,就像是个普通的大楼一样,丝毫看不出前一天晚上有多少人在这里放纵着。叶归洵平静地走出夜升大门,不屑又嘲讽地抬头看了眼这最后一个监控,就剩下这个了,熬过这个就好了.........

她踩着昨晚酒会上穿着的高跟鞋,翻着手中的小包,抽出一根烟点上火后,边抽着边走远。背后那幢大楼离她越来越远,她没有回头,只是红着眼眶抽着手中的烟,片刻后拐进一个巷子里。

“咳咳咳咳咳咳!”一进到巷子里,叶归洵立马灭掉手里的烟蒂,无力地靠在墙上不停地咳嗽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她顺着墙滑坐在地上,一只手捂着额头痛哭着,整个人缩成一团,她原本以为头已经很痛了,其他痛苦就不会那么明显了,可是啊,她的心现在痛到无法自已,就像是用手活活撕开了一个伤口一样,说这一次谎让她身心俱疲。

叶归洵看着手中已经灭掉的烟蒂,回想着自己对贺谨恂说的那些话,明明心里难受极了,却还试图安慰自己,

归洵啊,你做得很好,今天结束一切,以后他就不用夹在中间为难了,你也可以放心离开,幸福地过自己的日子了,幸福......可是,可是我的生活里彻底没有他了!

委屈和心痛又重新占据了叶归洵的头脑,自己安慰自己本就是一种奢望,当她抽着烟离开夜升的时候,真切感受到了她在一步步远离贺谨恂。

当初在夜升实在是太压抑了,她在同事的怂恿下抽过一次烟,只抽了一口她就立马灭掉了,又苦又呛的烟涌进嘴里,辣得她直咳嗽,自那之后她再也没有碰过,没想到再碰是今天。包里的那盒是安凉的烟,昨晚酒会她替他拿着烟,今天倒是也派上用场了,可安凉的烟呛得她浑身难受。

叶归洵闭上双眼,满脑子都是刚刚贺谨恂坐在地上痛哭的样子,越想她就越难受。为什么每次想要好好在一起都会有那么多事情来阻挡在他们中间,跨过千山后等待着的是万水,每次她只能望而却步,从未说出口的那句话,她只能在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对他说,谨恂,我喜欢你,我爱你........

夕阳下小巷里叶归洵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八月的风里夹杂着的是闷热,就好像让人喘不上来气一样。

“找到你了。”忽然一道男人的声音传来,其中夹杂着些许的玩味。

叶归洵还是把头埋在胳膊里哽咽着,这道声音她很熟悉,不用看都知道是谁。

“怎么每次我狼狈的时候你都能找到我。”片刻后,她抬起头望着他,眼眸中没有光芒,

安凉总是会在她狼狈的时候出现,在她孤立无援的时候出现,弄得她一次比一次愧疚。

“唉,我的小秘书没来上班,我也只好翘班了。”安凉坐在她身边,丝毫没有在意地有多脏。

“你们吵架了?”安凉侧过头看着叶归洵,他不知道究竟这么短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我和他彻底没关系了。”叶归洵想要擦干眼泪,可这该死的眼泪像是和她作对一样,不减反增,心里的委屈一下子爆发,到最后她嚎啕大哭。

安凉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会从小暖嘴里听到这句话,更没想到自己的第一反应是心疼她哭得这么厉害,而不是因为贺谨恂的退出而感到窃喜。安凉啊安凉,你真的变了.......

他看着叶归洵的脸有些泛白,右手抚上她的额头,没想到这么烫。

“你怎么烧得这么厉害,你想去医院还是回家?”安凉擦去叶归洵额头上的细汗,担心地问出口。

“我想回家。”叶归洵哽咽着,她好想回家躺在床上沉沉地睡一觉。

“好,我带你回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