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1.放弃爱一个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

黑夜笼罩着S市,已经十一点了,可街上却没有那么安宁,偶尔可以看到喝醉酒的人们踉踉跄跄地回家,也有混迹社会的像痞子一样的年轻人们,夜升附近更是如同另一个世界一般,喧闹,放纵和迷失........

好几道急刹车的声音传来,原本在门口三三俩俩抽烟嬉闹的人们不觉看过去。只见有约莫十台的黑色路虎齐刷刷停在了路边,阵仗不小。

一群穿着黑衣的人从车上走下来,其中还有十几个西装革履目光中满是惊恐的人们。

“带到老地方?”武坤转过头,带着些许玩味,好久没有活动活动筋骨了,

“不,带到七楼会所,这可是我们的贵宾。”余知灭掉烟蒂,烟云缭绕中是微怒的语气。

武坤瘪瘪嘴,没有说什么,却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这可真是稀奇,一晚上突然抓了十几个人,还在会所招待。

不远处商铺外,文斯朝倚在门口抽着烟,目光却落在夜升的方向,离得有些远,但他还是能看清那边有好几辆黑色的车停在门口,那阵仗看着应该不只是尚格的人马,应该还有武坤的一些。

他就那么呆滞地看着,机械性地抽着手里的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斯朝,你看到我的结婚戒指了吗?刚才摘下来之后我忘记放在哪里了......”辛可的声音从屋里面传来,

文斯朝收回视线,烟蒂扔在地上随意踩了两脚后准备进去。

这时,辛可冒出个头,和文斯朝撞个正着,她看了眼地上的烟蒂后又看着文斯朝。

“我又忘记了,马上捡起来。”文斯朝宠溺地摸了下辛可的头,捡起地上的烟蒂扔在垃圾桶里。

“要是宁宁看见,又该和你生气了。”辛可笑着说,想起女儿生气的小模样,真是可爱。

“下次一定改,进去吧,陪你找戒指。”文斯朝搭上辛可的肩膀,推着她回到屋里,在进去的最后一秒,他望了眼那处的喧嚣,只一秒,收回视线........

这个时间夜升里面十分热闹,无论是夜店,会所,还是酒店,这里不乏的就是纸醉金迷的人们,可无论是什么热闹,都被阻挡在这间最大的包房外,这里满是压抑和惊恐。

被带来的十几个人坐在一侧,而另一侧只有贺谨恂和顾奕祈,桌子上摆着酒和烟头多到快要冒出来的烟灰缸。

“抱歉各位,我请大家来这里的目的是其实想和大家合作。”贺谨恂的声音响起,他放下酒杯,扫视着坐在对面的人们。

那十几个人听到后满脑子的疑问,

“刚才在宏升那里,我看见各位都去和安凉熟络,我这人吧和安凉就是死对头,这边的顾总也是一样,你们不妨跟我合作,现在有什么好的合作案都可以和我提,保证比安凉那边条件更好。”贺谨恂继续说出口,眼底闪过一丝算计。

果不其然,有几个人蠢蠢欲动却又不敢说些什么。

“贺总,说实话我们代表的公司都不算大企业,其实安总肯定都看不上我们公司的规模,也不会和我们合作。我不太能理解,您为什么要费力和我们来这么一场鸿门宴。”宋经理鼓起勇气说出口,

这是难得的机会,抓住贺氏那就是节节高升,但要只是大人物间的斗气,那他是不太敢合作的,毕竟神仙打架,只会凡人遭殃。

“这你不必担心,如果只是和一家合作,那我贺氏必然犯不上,但是和在座的十几家一口气合作,再加上各位的宣传,那想必效果不简单。就比如说宋经理您身后的松弥室内设计,坐镇的艺术总监是多次荣获大奖的方女士,贵公司这几年更是把工作重心迁到S市并且站住了脚跟,潜力不可估量。”贺谨恂紧盯着宋经理的眼睛,他可要谢谢这个人,给他排除了不少人选。

宋经理满是惊讶,他没想到堂堂贺氏总裁会知道这么多。

顾奕祈深深地望了贺谨恂一眼,也许,眼前这个男人真的是怪物,他看着自己手里的平板,这是季成刚刚交给他们的资料,没想到贺谨恂全都记下来了。

“还有汪总的IT公司,虽然成立时间没有多久,但是已经推出几款受大众欢迎的游戏,成绩斐然,更何况汪总和贵公司的林总在此领域都是新秀,相信再过几年会占据大片市场。”贺谨恂侧过头,和坐在偏左侧的一个男人说着,

汪遥没想到会突然点到自己,公司是他和死党林冉开的,现在他们的公司成立才只有一年,现在刚好遇到资金链问题,如果贺氏总裁肯帮他们公司,那对他们来说是天大的好事。

“我们贺氏是诚心和各位合作,其余公司的情况我都有所了解,如果各位有想合作的想法,请明天到贺氏与项目部详谈,我会提前打好招呼。很抱歉打扰各位这么长时间。”贺谨恂满是真诚地说着,却让武坤觉得毛骨悚然,抱歉......谨爷绝不会感到抱歉。

“尚格,季成,送各位回去吧。”贺谨恂靠在沙发上,

那十几人都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离开房间,思量着明日该几点到贺氏集团,莫名其妙被抓来,又莫名其妙地走。

“武坤,请倒数第二位穿深蓝色西装的先生留下。”突然,贺谨恂的声音响起来,武坤马上“礼貌地”扣下那个人。

“禾润集团秘书,周志强。”顾奕祈冰冷的声音响起,偌大的包厢显得冰冷至极。

贺谨恂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眼前带着些许害怕却又在隐忍的男人,仔细看着他的长相,他确定没见过这个男人。刚才在十几个人中唯有这个男人不因为他给出的条件而动摇,他阅人无数,有些东西看得多了自然而言就看出来了。

“酒里面的药是你下的。”贺谨恂翘起腿,语气是肯定句,而非疑问。

“贺总您在说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周志强被武坤压住肩膀跪在地上,佯装无辜,一副闻所未闻的模样。

“武坤,搜。”贺谨恂一拳狠狠砸在玻璃桌上,视线落在周志强微鼓的衣兜里,

果不其然,武坤搜出来一个小瓶子,里面还剩下一半液体。

贺谨恂站起身,盯着周志强的那双眸中满是冰冷和愤怒,他一拳砸向周志强的脸,力度大到武坤都没抓稳,周志强直接倒在地上。

“告诉我理由!”贺谨恂抓住周志强的头发怒吼出声,脖子上的青筋暴起。

“那个死女人有那么重要吗,我哥不过是打了她一巴掌,第二天公司都没了。这女人真是害得我好找,没想到现在跟在了安凉身边,呵真贱啊。”周志强吐了口血,随后看向贺谨恂的时候笑了笑,眼神带着蔑视,

贺谨恂的眸中淬了毒,他的拳头不顾一切地砸向周志强,就像是发了疯的野兽一般,关乎她的事情,总是会让他失控。

余知和武坤习以为常地看着这一幕,只有周志强哀叫的声音在包厢里回荡。再几秒后,两个人对视了一下,上前把贺谨恂拉开了。

周志强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脸上沾着许多血,顾奕祈看一眼后收回了视线,那真是脏了他的眼。

武坤和余知把周志强带出了包厢,瞬间只剩下顾奕祈和贺谨恂两人。

“后续我来吧。”沉默许久后顾奕祈说出了这句话。

“不用了,我来吧,归洵不希望你染得一身腥。”贺谨恂瞥了顾奕祈一眼,拿起桌子上的威士忌直接喝,归洵在乎顾奕祈,那他也要替她保护顾奕祈,带着顾奕祈下来,只是为了不让他冲动。

有些东西真的是当时不懂,过后后悔,爱屋及乌的道理他理解得太晚了。即便顾奕祈喜欢归洵,但是归洵当初爱的人是他啊,那时候他总是活在自己的杞人忧天中,提前想好十步百步,却忘记了珍惜当下。

“我也不见得有多干净。”顾奕祈自嘲着拿起一瓶酒,他的酒量经不起一整瓶地灌,但今天他的心情糟糕透顶了,一口烈酒下肚,话都开始多了起来。

“见过知珩和知琋了吗?”顾奕祈看了眼贺谨恂,对于他的事,小暖对顾奕祈只字不提。

“见过几面,知珩性格像我,知琋像她。孩子长得都特别像我小时候的样子。”贺谨恂的脸上带了一点柔和,

“你这辈子有后悔的事吗?”顾奕祈摇动着酒杯,望着橘黄色的酒液若有所思。

“有啊,有很多。人总是活在后悔之中,无悔这个词太缥缈了。后悔对她做的那些事。现在好了,她不爱我了。”贺谨恂红着眼眶,就在闭上眼睛灌酒的那一刻,终究还是留下了眼泪。

“她特别傻,心里一直装着你。她可能不会表现得很明显,但爱得丝毫不比你少。要不然为什么现在还戴着订婚戒指串成的项链。”顾奕祈叹了口气,这酒喝着太苦了。

“放弃爱一个人哪是那么容易的事,这个道理你我都很清楚。我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争取,小暖说她不爱你了,那肯定是有理由的。如果你还想和她在一起,我希望你可以静静地等她,而不是逼她。”顾奕祈放下酒杯,说出这些话对他来讲太难了。

“我记下了。走吧,时间差不多了。”贺谨恂深深地叹了口气,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