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110.因为我从来不接别人给我的酒

“安总,本周行程已经发送给您了,您看有需要改动的吗?”叶归洵站在安凉的办公桌前,一副正经的样。

她已经上班几周了,之前只是在白千垣手下当过几个月的秘书,没想到那时候的工作经验那么有用,现在她再看安凉的各种要求和改动,都很简单。

“我看看啊。嗯?今晚的酒会是......?”安凉看着电脑上的行程表,他记得今晚应该是没有事情的。

“今天是宏升集团总经理董梓晟先生的生日,晚上八点在宏升私人会所举办生日宴会。请柬是今早刚送来的。”

“宏升吗.......不去了,他还请不动我。”安凉笑了一声,一副不屑的模样。

“也对,你现在这副模样去了也都会笑话你。”叶归洵极小声地嘟囔着,却还是被安凉听见了。

“等等,我去。”安凉突然改变了主意,心中有了自己的小九九。一般来说,这种请柬是提前送来的,怎么可能当天送到。

“......你确定吗,右胳膊都骨折了,能不去就别去了。”叶归洵带着些许的担心,

在她上班的第一天报到的时候,她看见安凉的右胳膊骨折了,也不知道是去哪里和谁打了架,她在私下问了好久,他只说是走路摔了一跤。

“我还没那么弱呢,想当年.....咳,好汉不提当年勇。”安凉轻蔑地笑着,却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事情告诉她只会让她担心。

那时候他去了一趟叶书莺那里,又被她弄得一片狼藉,连桌子都被砸得四分五裂了,没想到那个死女人在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抄起钢制桌腿,狠狠砸向他,他下意识拿右臂挡,结果骨折了。

那天,他也没让那个死女人好过,让手下收拾好地下室后,又给她加了一条铁链。双手双脚都用铁链锁着,还是不识好歹的话,那就只能在床头再来一条了,连着手上的那条铁链,就在那几米内活动。

安凉现在感觉每天来上班都前所未有地雀跃着,也许是这个略显冰冷的办公室有了温度。

夜晚,宏升会所金碧辉煌,门前停着各式各样昂贵的车,只不过这些人已经司空见惯了。

安凉穿着一身酒红色的西装,明明是很妖艳的颜色,他却驾驭得淋漓尽致,最上面的扣子没有系上,外套披在身上,右臂打着石膏,黑色的耳钉在月光下闪耀着。叶归洵穿着深蓝色的纱质拖地礼服,简简单单却又不乏设计感。

虽说是红色和蓝色,但却不扎眼,倒是让人脸前一亮。

两个人进入会场后就到了角落的沙发里坐着,有人拿着两杯酒走过来。

“安总你好,我是松弥的总经理,希望可以有机会合作。”宋经理递出其中一杯酒,满脸都是期待,他是抱着被安总无视的觉悟来的,毕竟眼前的人是安凉。

安凉没有想说话的意思,宋经理的手一直举着,场面一度十分尴尬,有不少人看见安凉在这里,都纷纷留意着这里的情形。

“不好意思宋经理,您也看到了,我们总裁有伤,这杯酒就由我来替他喝吧,希望有朝一日与贵公司有机会合作。”叶归洵站起身来,接过那杯酒,满口都是官方用语。

她把酒杯的酒一饮而尽,随后同宋经理握了下手。

安凉在一旁看着,仰望着她的侧脸,却有些恍惚。他见过咿呀学语的她,见过懵懂纯真的,见过悲痛欲绝的,还有现在这样可以独当一面的,时间过得可真是快啊,在枫阿姨家一起玩的时候,仿佛还是昨日一般。

待宋经理走后,

“小秘书长大喽,都会替我喝酒了?”安凉向叶归洵凑近,眸中却不见一丝责备。

“那怎么办,得给人家留几分薄面,你骨折了不能喝酒,我今天可是做足了准备的,替你喝酒,扛你回家。”叶归洵一副正经的模样,

“在这种场合你不能喝酒的。”安凉叹了叹气,刚才就是愣了下神,她这杯酒就下肚了。

“为什么?”叶归洵不解着,酒会不就是来喝酒谈生意的吗。

还未等安凉说出原因,又有一人拿着酒来到这里,又是差不多的说辞,叶归洵又结果一杯。

安凉没有出声阻止,叶归洵手忙脚乱地接了十几杯酒。

等那些人离开后,安凉看着叶归洵笑着,

“因为我从来不接别人给我的酒。”安凉看着叶归洵微红的脸颊,笑得是那么妖孽。

“不早说。”叶归洵扇着风,瞪了安凉一眼,刚才好像过去了一场腥风血雨一般。

贺谨恂就站在不远处,看着那两个人,心脏像是被针扎一般。他未曾想到会在这里看见叶归洵,刚才那副情景,看上去现在她是安凉的秘书。

季成和余知就站在贺谨恂身旁,季成看见那不远处穿着蓝色纱裙的女人,视线却怎么也移不开,他终于见到归洵了,她真的活着.......

忽然,会场的灯光全灭,镁光灯聚集在台上,照在宏升老总的身上,酒会开始了。

叶归洵想要站起身来,却被安凉一把拉回去,

“你是我的秘书,跟我一起坐着就行。”安凉的眸带着些许微光,

叶归洵坐下,却无意间透过安凉看见了贺谨恂,他也一直在看着她,只一瞬间,她收回了目光,左手不觉攥紧了裙子。

有人坐在她的另一旁,拍了拍她攥紧的拳头,叶归洵猛地侧过头,那个人把她的手展平。

“别攥着了,疼。”顾奕祈的声音一向是那么清冷却又让她安心,即便现在没有灯光,他也知道,叶归洵的手现在一定用力到泛着白,

“你怎么也来了?”叶归洵看到是顾奕祈后安下心,她记得阿弃一贯不喜欢这种场合,一般都是派其他人来。

“因为我听说安凉会来,那就等于你也会来。”顾奕祈淡淡地说出口,叶归洵告诉过他,她给安凉当秘书的事情。

“你过来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叶归洵的眸中流转着犹豫,却还是说出口,是时候告诉阿弃了,毕竟只剩下两个月了。

“好。”顾奕祈应下,心中不觉也带着一份严肃,重要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叶归洵和安凉打了声招呼后就拉着顾奕祈往会场一侧角落的洗手间的方向去,安凉没有说什么,却总是留意着那里。

“我打算两个月后带着知珩和知琋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叶归洵望着顾奕祈,带着些许试探和愧疚。

“.......你为什么又要走?”顾奕祈的心脏漏了一拍,他下意识拉住叶归洵的右手,眸中满是困惑和不解。

“就是吧,想来想去这里还是不适合我,我想去安安静静的地方,安顿好了我会告诉你的,这次不会让你找不到我。”叶归洵带着渴望和挣扎,左手搭在顾奕祈的手上,一副让他安心的样子。

“不对,不是这个理由,你分明还有别的事情瞒着我。”顾奕祈蹙起眉头,刚才叶归洵说话的时候他紧盯着她,他可以确定,小暖分明有事情在瞒着他,那个表情像极了小时候她一次次替他挨打,嘴上又说着不痛的样子。

“小暖,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到底是有什么事。”顾奕祈抓着叶归洵的双肩,不容许她逃跑。

“没有事,我真的.........没事。”叶归洵否认着,眼神中却带着迷离,不知道为什么从刚才开始她觉得有些热,现在连精神都有些恍惚了。

“你怎么了?.......怎么回事!”顾奕祈察觉到一丝奇怪,右手捧起她的脸,却发现叶归洵脸颊红通通的,眼神还在迷离着。

叶归洵没有说话,右手抚上顾奕祈的手,靠得离他近了许多。

顾奕祈有些慌乱,她一下子过来让他手无足措。

“怎么回事?”两道男人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刚才安凉一直留意着这里,看见叶归洵主动靠上去有些异常,他忙走过来。贺谨恂亦是如此。

贺谨恂立马把叶归洵从顾奕祈身上拉开,却没想到叶归洵马上抱住了自己,他看着叶归洵躁动不安的样子和那迷离的眼神,一瞬间明白了,有人在刚才的酒里动了手脚。

“小暖你清醒点。”安凉想要唤回叶归洵,

“好热,我好热。”叶归洵的眼神始终迷离着,白皙的皮肤泛着粉红。

“快带她走吧。”贺谨恂的眸中满是阴郁和严肃,

事出紧急,安凉没有反驳,他想把叶归洵从贺谨恂身上拉下来,却怎么也不行,只好任由贺谨恂抱着叶归洵,安凉脱下外套,盖在叶归洵身上,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现在狼狈的模样。

宏升会所离夜升很近,一行人悄悄出来后直接去了夜升会所最顶层酒店。

顾奕祈一路上都没有离开,他不敢走,怕这两个人对小暖做些什么事。

贺谨恂带着叶归洵直接进了浴室,安凉紧跟其后。

叶归洵不安地躁动着,在贺谨恂怀里扭来扭去,现在她的意识快要崩溃掉了。

“你们出去。”贺谨恂把叶归洵放在浴缸里,想要打开花洒。

“你出去。”顾奕祈的声音冷下来,唯独贺谨恂,他绝对无法容忍,毕竟他对小暖做的坏事是在太多了。

三个人都在不相上下地斗气着,叶归洵随手抓住一个离她最近的人的裤子,攥得很紧,怎么也不放手,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她了。

安凉感受到裤子被叶归洵拽住后,心脏跳动得更快些。贺谨恂看到后,双眸黯淡,不顾顾奕祈的挣扎,拉着他就出去了。

贺谨恂知道,她现在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她没有意识,与其都在那里斗气,解决这件事才是首要的事情.........

“贺谨恂,你干什么!”顾奕祈怒吼着,视线一直落在洗手间紧闭的门上。

“走,有正事干。”贺谨恂抽着烟,西装外套搭在背上,双眸满是狠毒和冰冷.......

洗手间内,

叶归洵一把拉过安凉,双手在他的胸膛上胡乱摸着,他脸上的唇看着是那样红艳,安凉一瞬间恍惚,却在紧要关头挣扎开,打开水龙头,在浴缸里加着冷水。

“一会儿就没事了,一会儿就没事了。”安凉一只手紧抓着叶归洵不听话的双手,另一只手解开领带,然后将她的手绑起来。

他松了口气,顺手把洗漱台上的两瓶矿泉水拿来,想要给叶归洵喝下,让药效过得更快些。

叶归洵扭着头不喝,迷离的眼神望着安凉。

“不听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安凉幽幽地说出这句话后,猛地在嘴里含着一大口矿泉水。

他钳住叶归洵的下巴,不让她乱动,瞬间,他亲上她的嘴,嘴对嘴地喂着她喝水。

片刻后,安凉不舍地离开叶归洵的唇,可她却还想要索取,安凉随即又含住一大口冰水,吻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