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11.我的礼物讨完了

S市的冬天很冷,皑皑白雪覆盖了整座城市,倒是把夜晚衬得没有那么可怖。

叶归洵看着窗外飘下的雪花,她已经在这座城市呆了一年,原本以为会很不适应,可不知从何时起她已经融入了这个城市。到了S市,她知道了他的身份,毕竟在这座城市,想不知道也难。

今天,是十二月一日。偌大的房子里只有她一个人,餐桌上摆着好多菜,却已经凉了。她坐在餐桌前回想着她记忆中的前两次生日。

第一次,她还和贺谨恂不熟悉,那个生日连个生日蛋糕也没有。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一个人在书房办公。

第二次,那个冬天很冷很冷,贺谨恂在快到十二点时才回家,当他开门进来时,她吓了一跳,他的鼻梁上贴了创可贴,额头上有几道伤口,嘴角渗着血,右手关节都破皮了,衣服很脏,可是还拎着一小盒蛋糕,他笑着和她说“生日快乐。”

今年,叶归洵原本很期待这个生日,可是贺谨恂最近很忙,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回家。她不知道今晚贺谨恂会不会回来,她也没有打电话去问,她不想打扰他。餐桌上的饭菜已经不知道热了多少回了。叶归洵忍住困意,看了眼时间,半夜十二点十七,生日已经过去了,她沮丧地低下头。

门口传来开锁的声音,叶归洵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小碎步跑到门口。贺谨恂开门刚进来,看见的就是小跑过来的叶归洵,

“你不害怕是小偷吗?”他看着她,嘴角情不自禁地勾起一丝弧度。

叶归洵凑上前,小手帮他掸身上的雪,“不害怕啊,和你住这么长时间,听开门的声音就知道是你呀。”

他笑着,平时的气场荡然无存,现在就真的像是个二十岁的大男孩。叶归洵发现,他是真的越来越爱笑了,想当初自己还怵他呢。

她吭吭鼻,不满地仰头看着他“贺谨恂,你是不是喝酒了?”

他点了点头,叶归洵看着他的脸颊,原本以为是冻的微红,结果是喝酒喝的,“晚上有个应酬,余知去办别的事没和我去,所以我喝得多了些。”

叶归洵知道贺谨恂的酒量很好,可是现在看上去有些醉了,自然知道他喝得特别多,她连忙把他扶到沙发,到厨房泡了蜂蜜水,

“怎么觉得养了个儿子,天天伺候着。”她小声嘀咕着。

叶归洵坐在地毯上,仰头看着他。贺谨恂将一杯蜂蜜水一饮而下,从自己衣服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攥在手心里,

“十六岁生日快乐,归洵。”他张开手指,一条项链突然出现在她的眼前,中间是个叶子模样,这意料之外的礼物让她内心突然融入一股暖流。他帮她戴上,那银色的小叶子落在她的锁骨附近。

“谨恂,谢谢你。”她抬头冲着他笑着,眸中闪着微微亮光。

“那我的礼物呢?”贺谨恂嘴角勾起一丝坏笑。

“我给你做了一桌子的菜,可惜都凉了。”叶归洵可惜地看了看厨房,语气中有些失落。

“那我想要一个别的礼物,可以吗?”此刻他的眼底像是有万千颗星星一样。

“你尽管说,我都给你。”她漫不经心地回答。

贺谨恂俊美的脸离她越来越近,眸中夹杂着温柔,她看呆了竟然忘记躲。

倏地,那张俊脸放大好几倍,贺谨恂的唇轻覆上她的唇,她的唇很软,他没有深入,不能吓到她。贺谨恂的唇从她的嘴唇上离开,在她的脸颊上嘬了一口,随后他靠在沙发上,看着叶归洵爆红的耳朵,发出轻轻的笑声。

叶归洵依旧呆愣着,心脏跳得愈来愈快。“你,我,这.......”她语无伦次,被他吻过的唇更加水嫩,

贺谨恂咽了咽口水,喉结上下移动。这小丫头怎么这么可爱,不行,再亲一口。贺谨恂起身,随后坐在地毯上,双手捧着叶归洵微微肉感的脸,他薄凉的嘴唇贴上她水嫩的双唇,他闭着眼感受着这个吻,叶归洵呆愣得忘记推开他。

当她反应过来的瞬间,他也刚好远离,“好了,我的礼物讨完了。”他笑着看着她,说实话,这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笑容。

他自顾自地离开,回到自己的房间。叶归洵感觉自己的心脏扑通扑通跳着,不是原来的那个频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推开他,突然羞赧得冲着楼上喊“贺谨恂,你这个流氓!”

.............

自那天后已经过了快两个月,S市的大街小巷都年味十足,到处都是红灯笼和喜气洋洋的春节年货。叶归洵好几天没有搭理贺谨恂,余知在他们中间就像是个润滑油一样的存在,好说歹说把叶归洵哄得开开心心的,把那件事翻了一页。

余知没有家人,小时候爸妈出车祸走了,把他带大的外婆也在几年前去了,所以每到过年就和手下出来闯荡的弟兄们一起过。可自从叶归洵来了,这两个新年都是和她一起过的。原本以为今年不会有例外,可是贺谨恂不知道为什么今年不回贺家老宅,也和他们一起过。季成的父母今年去国外度假,也剩他一个人,所以两个人的春节变成四个人的春节。

余知像是受了什么大委屈一样“唉,原来可以和归洵过个二人世界,可惜呀......”他的眼神有意无意瞥向贺谨恂。

贺谨恂的一记冷眼过去,他立马闭上嘴赔笑着。

叶归洵和贺谨恂到超市去买食材,原本季成想跟着一起来,却被余知死拽着,只好作罢。叶归洵在前面挑着菜,一个一个对比,贺谨恂在一旁推着车,看着她认真选菜的身影。如果忽略他一直震动的手机,一切都是美好的。

手机一直在震动,那头的人就像是誓不罢休一样,他只好接电话。“喂,李叔。”李叔是贺家的管家。

“少爷啊,您还是回家吃年夜饭吧。”李叔的语气中透露着无奈。

“我说过,我有事不回去。”贺谨恂愈发冷淡。

“可是,”李叔左右为难着。

“贺权每年带来的莺莺燕燕我看着心烦。”贺谨恂的语气漫不经心,这么多年,他的内心已经没有什么波澜了。

“这.......”李叔是看着他长大的,贺谨恂的这句话让他所有的说辞都卡在喉咙里出不来。

“就这样,我还有事。”贺谨恂挂掉电话,专心陪叶归洵买菜。

贺谨恂觉得这一刻真的很幸福,看着叶归洵的一举一动,不经意间他总会满足。超市里来来往往的人很多,其中不乏有很多情侣,要是以前,贺谨恂看着他们内心毫无波澜,可是现在,他好像能体会到这种幸福感。

“你喜欢吃糖醋排骨吗?”

“嗯。”

“你想吃水晶虾仁吗,我很拿手哦。”

“好啊。”

“谨恂,你说这两个我买哪个好?”

“都买。”

.............

一顿热闹的年夜饭过后,原来余知打算一起跨年,可是贺谨恂向他使眼色,他尽力忽视,可是奈何他的气场太强大,余知感觉头皮发麻,只好像逃跑一般拉着季成离开。叶归洵还纳闷呢,这是着急赶着投胎吗.....

贺谨恂和叶归洵看着春晚,说实话他对这个并不感兴趣,说起来只有在很小的时候看过一次。叶归洵却看得很着迷,偶尔出现一个当红小生,像一个小迷妹一样,

“哇,他好帅啊。”

“哪里帅。”

“他他他,我超级喜欢他,今年他演的电视剧爆红,可帅了。”

..........

不知时间过去多久,转眼间,到了倒计时的时候,5,4,3,2,1,电视里的主持人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新年快乐!”同一个声音传遍大江南北,窗外的黑夜里绽放着五颜六色的烟花,照耀得像白昼一般。

贺谨恂和叶归洵站在二楼的阳台,看着满天绽放的烟花。

贺谨恂侧过脸,也许是被这个盛大的节日感染了情绪,俊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归洵,新年快乐!”他生怕她听不清,扯着嗓子喊。

“新年快乐!”叶归洵也笑着,回了他一句。

贺谨恂继续看满天的烟花,曾经他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可是现在发现,其实也很美。

叶归洵呆呆地看着他的侧脸,烟花照耀得他的眸中姹紫嫣红,其实,他很好看,她意识到自己扑通扑通加速的心脏,连忙回过神,只是少女的脸红掩藏在盛世繁华之中,不叫人察觉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