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107.我不爱你了

安凉背着叶归洵到了地下停车场。

“你要带我去哪里?”叶归洵询问着,

“去一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安凉笑着,

“那是哪........”叶归洵还是疑惑,一道手机铃声响起,她没有继续说,从安凉的衣兜里掏出手机,贴在他的耳旁。

“喂。”安凉的声音瞬间变得很冷,连叶归洵都不由得屏息,工作时的安凉真的很吓人。

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叶归洵虽然离得很近,但是没有听到具体的内容,她也没有故意去听。

“好,我知道了,马上过去。”安凉的眸中闪着寒光,只是叶归洵此刻看不见罢了。

叶归洵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拍了拍安凉的肩膀,示意他把她放下来。

“你先去忙吧,你说的好玩的东西我们下次再去看。”叶归洵笑着,努力站得稳一些。

“你的脚....我送你去医院吧。”安凉的视线落在她的脚上,随即看向她的脸,眸中满是担忧。

“没事了,就是刚才疼了点,现在好多了,不信你看。”叶归洵摆摆手,原地跳了两下。

“正好我散散步顺便接知珩知琋回家。”叶归洵又补充一句,推着安凉的后背,让他快点去办事情。

“那好,我先走了,有事叫我。”安凉开车离开了。

叶归洵目送着安凉离开,看到他的车拐出地下停车场的一瞬间,她的眉头紧锁,踉踉跄跄地走到了角落里,随后毫无形象地坐在地上。

疼死她了!刚才看样子安凉有急事得去处理,也不好一直拉着他。叶归洵脱下右脚的高跟鞋,可能是因为刚才故作轻松蹦了两下,脚都肿起来了,还泛着紫色。

她瘪瘪嘴,早知道就不嘚瑟了,安安分分去医院多好,现在只好翻手机叫阿弃来救救她了。通讯录里的人不多,叶归洵却缓缓停下移动的手指。

刚才,她在会场里看见了颜雪,真的好久没见了,现在她连颜雪的手机号码都没有。曾经,她们关系好到谁都分不开,四年分别,五年杳无音讯,两年的友谊终究是抵抗不过九年的分别,她们,淡了,在彼此的人生中缺席了太久太久..........

在会场的时候,她看见了颜雪,两人一瞬间四目相对,可就在下一刻,程颜雪急忙转过头,错开了视线。

仅仅是那一瞬间,叶归洵从程颜雪的脸上看到了惊恐,而不是惊喜。也是,一个原本应该死了的人,不该出现在这里。

突然,叶归洵听到有人跑步的声音,她吓了一跳,地下停车场的回声特别大,哒哒哒的跑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叶归洵不禁没由来的紧张起来,

一个人影跑过来,那个人在看到叶归洵的一瞬间停住。

贺谨恂好不容易挣脱开记者们后,抱着一丝希望跑到停车场,没想到叶归洵真的还在这里。

现在的叶归洵宛如多年前的模样,坐在墙角,小小的一只。只不过当年没有意识,现在是警惕。

叶归洵没料到跑过来的会是贺谨恂,也好也好,比起陌生人好多了。下一刻,她就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不行!易暖啊,你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啊。

贺谨恂看见叶归洵那副狼狈的样子,一只高跟鞋随意倒在一旁,穿着白色的裙子却毫无顾忌地坐在地上,完全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右脚上,白皙的脚上有一片青紫色的痕迹,贺谨恂连忙蹲下身,

“疼吗?”贺谨恂皱起眉头,伸手抚摸,

“不用你管,我不疼。”就在快要碰到的一瞬间,叶归洵收回脚,连滚带爬地从地上站起来,没有看贺谨恂一眼。

她穿起高跟鞋,一步步离开,高跟鞋才在地上的声音很清脆,就像是一下下击在心脏上一样。

“再不接孩子就晚了。”贺谨恂的声音从叶归洵的身后响起。

叶归洵没有再往前走了,贺谨恂这句话的意思很清楚,他知道孩子们在哪里上幼儿园。

她很熟悉这个男人,他的那句话,就是在说,走吧,我们一起去接孩子。

贺谨恂上前牵住她的手,两个人上来车。

车内的氛围一片安静,贺谨恂迟迟没有开车,他缓缓抱住叶归洵,带着些许试探,见叶归洵没有推开,便抱得紧了些,他把头埋在她的颈肩,肆意感受着她的体香,她的温度。

“归洵,我真的,真的很想你。”贺谨恂的声音哽咽着,他终于感受到了她的存在,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现在才放松。

他曾经幻想过,如果归洵死而复生,那他会怎么办。他决定一直抱着她不放手,感受整个怀里都是她的感觉。现在,那已经不是幻想了。

叶归洵感受到颈肩有些温热的液体,看来,他哭了.........

你曾经那么骄傲,你曾经多么霸道,可是你为什么现在要这样动摇我。叶归洵的眼眶一红,鼻尖泛着酸,本就是一场孽缘,不再相见忘掉就是最好的,可是他总是放不了手,她总是被动摇。

“贺谨恂,你放开我。”叶归洵的语气很冷淡,甚至带这些微怒,但她没有推开贺谨恂。

“一分钟,再一分钟就好。”贺谨恂没有松手,没有抬头,语气是那样的卑微,看样子,归洵不想让他知道她恢复记忆了.......

叶归洵没有再说话,他的语气已经让她的心碎成了千万片。贺谨恂一直就是这样,时而压得她喘不过气来,时而卑微到了尘埃里。

“我都想起来了,这次,你能不能放过我了?”叶归洵终是忍不住,眼角落下一滴泪,眸中逐渐黯淡无光。

她想过,要不这一辈子都瞒着贺谨恂,都装作自己没有恢复记忆的模样。可那终究是太残忍了,无论是对他还是对她。

“我已经知道了,其实那天我跟着你去了墓园。”贺谨恂松开叶归洵,眸中满是叶归洵的模样。

“......这回你可算是学会了坦诚。”叶归洵望着贺谨恂的双眸,她不知道那天他跟在后面,也没想到他会实话实说,可他学会得太晚了,她伸出手抚摸着贺谨恂的脸庞,他的眸中开始有了期待的微光........

“可是,我不爱你了。”叶归洵风轻云淡地说出口。

倏地一下,贺谨恂整个人僵硬,她说,她不爱他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