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104.那天的大海真的好冷

“小暖,来,妈妈抱抱。”

“来给爸爸抱抱。”

“不行,小暖来妈妈这里........”

..........................

“天上的星星流泪,

地上的玫瑰枯萎,

冷风吹冷风吹,

只要有你陪”...........

“爷爷唱的真好听,能不能教教我唱。”

“好啊,小棠跟着爷爷来唱.......天上的星星枯萎..........”

............

“姑娘,姑娘,到终点站了。”一道声音将她从梦中唤回来,

叶归洵朦胧地睁开眼睛,发现公交车司机正站在她的面前,车已经停了,是她熟悉的那个郊区。

她走下车,在附近的店里买了几捆纸钱,一手提着袋子,一手提着纸钱。墓地在山上,公交车不开上去,山脚有几家卖祭祀用品的店。

她望着那长长的台阶,心中生出一片寒凉。曾经,她来这里探望的时候,总是那么的心急,迫不及待地想要去见到爸爸妈妈,从来没有走过这段台阶,坐着车直接就到了山上。

那时候,她看着走在这台阶上的人们,还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会在这里浪费时间。

现在,当她站在这前面的时候,才体会到他们的感受。楼梯不是很陡,所以会很长很长,周围只能听见几声鸟叫,仿佛时间在这里都是凝固的。

走过那楼梯的尽头,就好像会见到心中思念的人一样,走在这台阶上,比起要到达目的地,更多的是,是和故人曾有过的回忆。

她走了约摸一个小时后,到了山上,曾经,在贺老爷子告诉她母亲的事情后,曾带她来过她父母的墓地,那段时间她常来。

可距离最后一次,已经有四五年了。即便是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找到了父母的墓地。

那墓碑上刻着两个人的名字,一同沉眠在这片土地上,墓碑干净得很,像是有人不久前来过一样。

她坐在地上,掏出袋子里的东西,全是一些食物。

贺老爷子曾说过,她的妈妈喜欢吃桃子。

贺老爷子曾说过,她的妈妈喜欢路边的雏菊。

贺老爷子曾说过,她的爸爸喜欢承膳记的糕点。

贺老爷子曾说过...........

她掏出东西的动作慢了下来,随即停滞,无力地搭在了袋子上。浑身上下的虚无笼罩着她,什么都是别人告诉她的.......

随即她打起精神,把东西都摆在祭台上,磕着响头,望着墓碑上的白字,心中泛着酸,面颊就像是被人打了一样,很痛,抬不起头。

爸爸妈妈,是我来晚了,是我对不起你们。我有了孩子,很可爱,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你们要是还活着,就能亲耳听见他们叫外公外婆了。

我爱上了那个女人的孩子。我的孩子们也是她的孙子孙女。当我知道怀的是两个孩子的时候,我不忍心把他们打掉,爸爸妈妈,我对不起你们啊.......

她跪在地上,眸中满是泪水,不只是悔恨还是无奈,只是望着冰冷的墓碑,无声地落着泪。

无意间,她瞥见几米外还有一个墓碑,她记得曾经那个位置没有其他墓碑,这一片应该是被贺老爷子买下来只埋葬着她的父母。

她擦干眼泪,起身走过去,看见也是一个合葬的墓碑,上面写的是爷爷奶奶的名字,她震惊得连哭都忘了,爷爷奶奶的墓碑她记得是在连州,没想到被移到了这里。

她发现再往前面还有一个墓碑,走过去后,怔在原地。

吾姊易暖之墓——

墓碑上赫然贴着一张她曾经笑着的照片。

有时候,人们会想像,自己死后会是怎样一番场景。有的人看得洒脱,提前为自己物色好死后安葬的地方,山清水秀,远离喧闹。有的人知道生命燃尽的那一刻,都在认真活着。

如果,你看到自己的墓碑,那会是怎样的一番心情?

不会震惊,不会害怕,只不过是瞬间的好笑后,会有无尽的凄凉和空洞罢了。在很多人的心里,她已经死亡了。

她抚摸了一下照片上的自己后,看着墓碑上的字,看样子,这个墓碑是阿弃为她立的。

记得五年前,她是在和贺谨恂争吵之后逃离时出事的,按阿弃的性子,是不可能让贺谨恂来为她举办葬礼的。

说起来,她好久没有见到阿弃了,久到连她都不敢去打扰他平静的生活了。当初,阿凉和她说,如果她联系了阿弃,贺谨恂就会找阿弃的麻烦,她不敢联系阿弃。

其实也有些道理,如果阿弃知道她还活着,那么一定会来找她,贺谨恂听到阿弃这边的动静,就会起疑,阿弃不可能告诉他她在哪里,如果贺谨恂被逼急了,那么什么都可能做出来。

到了后来,她被每日的柴米油盐弄得疲惫不堪,像个陀螺一样连轴转。也没有当初那么迫切地想找阿弃了。

现在,她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她还活着。四五年的时间,他应该回到了原来清净的生活,她就像是个定时炸弹一样,总会给周围带来影响。

她叹了叹气,靠在了自己的墓碑上,仰头望着湛蓝的天空,真是个好天气啊。

忽然她感觉左手摸到了什么凹凸不平的东西,低头仔细一看,发现是不起眼的一行字,祭台是白色大理石,那一行字像是用石头刻出来的一样,这种凹凸不平的感觉应该是刻了很久。

那个人刻得很小心,像是怕被人发现一样。叶归洵仔细看着那行字,一字一字读出来,

“吾......妻.......归.......洵......之.....”读到这里后,叶归洵忽然停住,她已经知道是谁刻的了。

她不再看那行偷偷刻上的字,继续看着湛蓝的天,可是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一行字,怎么也消不下去,睁着眼睛总会想到,闭着眼睛会浮现出来,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当记起所有后,她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贺谨恂,心里会那么难受,那是千千万万的情绪汇聚成的结果。

不知怎的,她想到了贺谨恂手上的纹身,她记得是1.....0.....2....7,1027。那个日子她不会忘记,是当初他们相遇的一天,也是一切开始的一天。那天,真的很冷啊........

忽然,远处有辆车停在路边,叶归洵隐约听到刹车的声音。她没在意,只是想,这可能又是谁家有亲人离世了吧.........

有个人从车上下来,跑向她,却在剩几米的距离倏地停下。

叶归洵不经意看向那个方向,看见的却是个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她忽然慌张起来,第一反应却是想要找个地方躲起来,慌忙的样子落在那个人的眼里。

“你为什么要躲啊?”顾奕祈一步步艰难地走过来,满目创伤,心脏疼得抽搐。

他看见酒店里匆忙走出去的人影像极了她,就不顾一切地跑出来,找了好久的监控,才发现她来到了这里。

五年里,他一遍又一遍地描摹着她的模样,怎么也挥之不去。可是,现在她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他不知是该恼她杳无音信,还是庆幸她还活着。

叶归洵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像极了做错事的孩子。

“回来就好,活着就好。”顾奕祈看着叶归洵的模样,万千怒火化作对她的心疼,一把抱住叶归洵,抚着她的后脑勺。

叶归洵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当她听到他说的话时,瞬间所有的委屈都爆发出来,是啊,活着就好........

“阿弃,那天的大海真的好冷,我真的好害怕。”叶归洵紧皱着小脸,哭得泣不成声,刚回想起来的记忆就好像是昨天刚发生过的事情一样的鲜明。

“都过去了,我们不想了,都过去了。”顾奕祈紧紧抱着她,眼眶红了一圈,是啊,很冷,当初他站在一旁的公路上都感受到了寒冷啊!

贺谨恂站在不远处的参天大树后,深呼吸着,那阵阵哭声让他无法平静下来,仿佛又回到五年前最黑暗的那个下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