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毒蛊女
  • 毒蛊心
  • 温暖霜
  • 1319字
  • 2019-11-01 20:13:37

太阳橘色的大饼脸被山尖削去一半。雾色环绕,偶尔传来几声仙鹤的鸣叫。

孩子的哭啼声在山间环绕,一个接生婆笑嘻嘻出来道喜:“恭喜盟主,是位千金!”

这接生婆大约三四十岁的模样,一身黑红色的服饰,长发仅用暗红色的发带简单盘起,很是干练。

在门外来回徘徊的青年男子闻讯,喜上眉梢:“太好了!嫣儿还好吗?”

接生婆行礼:“母女平安!只是夫人素来体弱,恐怕还要一段时日才能恢复。”

青年男子颔首:“有劳,阿穆,送干妈回房歇息。”

一边同样焦急等待,在角落里抓拳的七八岁的孩童听到接生婆的话,才把小拳头松开。

听见男子的呼唤马上上前行礼。这名孩童五官生得端正,那双眼睛灵动,眉宇之间又和男子有几分相似。

穆雷先是行了礼,而后彬彬有礼道:“哑娘,请随我来。”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哑婆对林穆雷自然是喜欢,毕竟当初也是她一手迎接他降生的。见林奕成和慕嫣月把他调教得如此懂事乖巧,更是欢喜。

捏了捏林穆雷粉扑扑的小脸颊:“雷儿真是越发懂事了。”

林穆雷将哑婆带走,周边的人对林奕成一阵道喜,一名丫鬟将孩子带出来,孩子被林奕成抱在怀里,人一下子就围了上。

个个都要一睹小千金的风采……

突然听见有人急匆匆推门进来的声音,林奕成猛然惊醒。他才知道方才只是一场梦而已。

他两鬓斑白,眼角带着血丝。本来英俊的面容如今看来已是十分苍老憔悴。

他大概已有四十多岁,面容却相较更为衰老。

男仆慌慌张张,林奕成微微蹙眉,语气又是那般温柔:“什么事?”

男仆:“老,老爷,夫,夫人她……”

林奕成听到有关慕嫣月,心头一紧,急忙穿鞋:“别急,跟我说,嫣儿怎么了?”

男仆:“后院夫人上了树,怎么劝都不下来……”

林奕成穿好鞋子猛地冲了出去,他的双脚落地很轻,速度相当之快。

男仆还未说完,只觉一阵邪风刮过,屋内空无一人。林奕成已经用轻功赶到了后院。

一名女子头发凌乱,并没有穿鞋,白袜脚底脏兮兮的,蓝白色的衣袖沾上了泥土粉尘。双手因为爬山伤痕累累,血迹斑斑,有几块指甲都已扣断。

女子脸上沾着泥土和血迹的小手印,面容清秀,年岁并没有在她脸上留下太多的痕迹,还是像二三十岁那般的模样。

她的怀里抱着一个枕头,在树上寻找这什么。嘴里还还喃喃自语:“箐箐别怕,娘把你藏起来,藏起来,谁都找不着,谁都找不着。”

树上的人左趴趴,右爬爬。下头的佣人们抓着棉被也是一会儿在左边护着,一会儿在右边护着,乱成一锅粥。

林奕成来到树下,向上伸出双手:“嫣儿,别闹下来。”

树上的女人看到林奕成像小孩子一样欢呼雀跃:“成哥,我找到了,找到藏箐箐的地方了。她不会出来的,求求你们别杀她!”

树枝断裂,众人倒吸一口凉气,林奕成身手矫健,完美一个飞跃,空中接住了慕嫣月。

他的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了慕嫣月。慕嫣月也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窝在他怀里,一言不发,用她那双大眼睛盯着林奕成。

林奕成刚要开口,便有一个小厮长叫一声:“蛊,蛊女来了!蛊女!”

只见刚才断层的枝丫上站着一个十七八岁模样。她仿佛没有重量,枝丫没有受力发生任何形变。

她俯视着树下的一些,微微皱眉看着那个尖叫的小厮,嘴边轻笑,一脸无奈:“聒噪。”

女生晃动自己手链上的铃铛,清脆的铃铛在空气中弥漫,那名小厮突然很痛苦护着自己的脖子,脸部涨红,脑门青筋暴起。

不久嘴角出血,倒地不起,瞪着眼睛满是恐惧和不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