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梦与天柱将近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160字
  • 2022-01-15 19:04:38

“大祭司!您回来了?”

“大家快出来,大祭司回来了!”

“真的吗?”

“狂刀呢?”

“我们没事了,对吗?”

……

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孔,灵溪在感到惊喜的同时,也夹杂着愕然于疑惑。

伸出双手,看着和当事出村前一模一样的装束,再环顾四周无比熟悉的环境,她心中的疑团更是浓郁了。

“灵溪,你没事吧?”

见灵溪呆呆的,也不说话,一个头发灰白,拄着拐杖的老妪慢慢走到她身边。

“啊!没事!”

沉浸疑惑中的灵溪,突然闻声,不由一惊,待抬头一看,瞳孔骤然一缩。

“奶奶,你……你……”

看着老妪,灵溪连话都说不清了。

“孩子,你发生什么了?是不是狂刀把你怎么了?”

老妪也感觉到了眼前少女的对劲,连忙扔掉拐杖,走到她身边,再其身上一阵乱摸,似乎在找什么一样。

“我……没事,真的,就是太想你们了……”

老妪枯瘦的双手,让灵溪感受到了记忆深处那深刻的熟悉感,此时,晶莹的泪光开始泛起,很快就溃堤而落。

“傻孩子,就几个时辰而已,我们这不是又回来了吗?”

老妪用枯瘦粗糙的手指,轻轻少女眼中的晶莹,一脸慈祥的说道。

“对了,你看到铁蛋、二柱和黑子这三个臭小子了吗?明明是跟我们一起走的,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都不见了,顺带二毛也没了。”

像想起了什么,老妪有些紧张的询问道,语气里充满了抱怨。

“老祭祀,您老人家是不是忘了灵泉说的话了吗?”

就在老妪询问灵溪时,人群中的一个村民突然出声提醒了一下。

“……看我这记性,这么重要的事居然转眼就忘,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老妪一听,不禁一拍大腿,苦笑着摇了摇头,显然对自己的记性有些无奈了。

看着周围活灵活现的村民,灵溪的脑子彻底变成了一团浆糊。

她明明记得,除了自己和铁蛋他们逃过一劫外,所有的村名都惨死在了山谷里,特别是奶奶,她是最先离世的,但为什么,现在一个个都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另外,自己已经彻底离开了灵泉村,此时应该是和几个什么灵虚宗弟子,在一个叫聂林的旅行者的车上赶路才对,怎么突然又回到了灵泉村?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面孔,真实的触感……全部不似作假。

“奶奶,你们说的灵泉是……”

想不通的灵溪,只能出口寻找答案了。

“这个啊,就是我们村世代供奉的灵泉说话了。”

老妪说完,还转身对着村子后面躬身一拜。

“啊?那都说了什么,可以让我听听吗?”

灵泉说话了?以前她倒是亲身体验过灵泉的神奇,但交流可是从来都没见过的。

“没什么不好说的,就是我们准备进入灵泉后面的密道时,灵泉的水面上突然光华绽放,一股神威笼罩在了我们身上,同时一个声音突然在我们耳朵里出现。”

“它告诉我们,村子的安危即将解决,不用去躲藏了,而新任祭祀和四个追随者已得仙缘,可以去仙家修行……”

老祭祀说着,还一脸欣慰地看着灵溪,村民同样为她献上了恭敬和羡慕的神色。

“这……”

灵溪更加糊涂了,这都哪跟哪啊?

“我……”

然而,她话还没说出口,一道金色光柱从天而降,将她整个人都笼罩其中。

“果然,灵泉说得没错,灵溪你已经得到了仙人垂怜,不能长居凡尘了。”

微笑看着笼络在金光中的灵溪,老祭祀脸上的皱纹都舒展了些许。

灵溪听得见老祭祀说得话,她也想回应的,但身在光柱中,根本就不能动弹丝毫,说话更是别想了。

“放心吧,狂刀料想一定是被仙人惩罚了,你和铁蛋他们在仙家那里好好修行,就不用太担心我们了。”

感受到光柱中灵溪眼中的急切,老祭祀挥了挥手,示意她可以放心离开。

老祭祀话音一落,光柱中灵溪的身体,突然不由控制地缓缓上升,很快就消失在了灵泉村村民的目光中……

“不要!等等!”

柔软的大床上,沉睡中的灵溪突然惊声大喊起来,然后猛然起身,双手伸出,好像要抓住什么一样。

“奶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看着柔和暖光中,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灵溪双目满脸泪痕地呢喃自语着。

“奶奶……”

想着想着,灵溪脑海中又出现了一张张饱经风霜却淳朴厚实的面容,尤其是那无比亲切的慈祥老人面孔,两股清泪再次顺着还未尽干的泪痕,划过白皙脸颊。

被悲伤充满的她,已然再无睡意,就这么带着呜咽,在柔软的大床上抱膝而坐。

哪怕床头闹钟报时,已经天亮,她也毫无动静。

直到感觉有些不对的祝灵月打开房门时,灵溪才回过些神来。

“你没事吧?”

看着双眼红肿的灵溪,祝灵月关心地问道。

闻声,灵溪摇了摇头。

“先洗个脸,我们下去吃饭吧。”

见她不想说,祝灵月也就不问了,只是用手把她梳理了凌乱的发丝,然后轻轻拉着,慢慢向着房间自带的卫生间走去。

“师姐,她怎么了?”

一下楼,已经在用餐的的凌竹,看着一脸魂不守舍、满脸憔悴的灵溪,不由出口向祝灵月问道。

“不太清楚。”

祝灵月摇了摇头。

“大祭司,您怎么了?”

刚怼完一个肉包铁蛋,正准备抓起下一个时,突然看见灵溪的模样,不由紧张地问道。

“大祭司不舒服吗?”

“大祭司没事吧?”

“祭祀姐姐,给你,很好吃的……”

见此,铁蛋旁边的几人也开始几人担心了起来。

“谢谢,我没事,就是睡得太晚了,以后会注意的。”

看着一脸关怀的众人,灵溪拿过二毛递过来的热包子,勉强一笑。

“不舒服就去找一下白羽,她会一些治疗手段,一般小毛病都能解决。”

一手拿着一杯豆浆路过的聂林,将其中一杯递向她,然后出言提议了一下。

“多谢。”

灵溪接过温热杯子,随后低头道了声谢。

看着又沉寂下去的少女,聂林目光在她身上凝视了一会,然后才喝了一口手中的另一杯豆浆,慢慢走开。

“准备一下,我们下一步的目的地可能要到了。”

走出了一段距离后,聂林突然回头,对着餐桌上的众人说了一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