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混入(下)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155字
  • 2021-03-29 22:20:37

时当正午,烈日高悬,刺眼而又灼热的阳光让整个大地都变成了烤炉一般,酷热难耐。

而参天的古木密林中,那浓密的枝叶,将烈日带来的热浪抵挡在外,给地面投下了一片片连贯的荫影,过滤去酷热的清风,清凉中夹杂着芳草与泥土的气息,轻轻迎面徐来。

“呼……好撑……吃不下了……”

一处树荫下,一个丸子头少女小脸微红的闭着眼仰躺在了松软的草地上,双手摸着微微鼓起小腹,心满意足地轻声说道。

“嗝……第一次吃到这种人间美味……”

在她周边不远处,也躺了一个个差不多的少年少女,或靠着树干,或背对背坐着……全部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而说话的就是其中一个。

“还有水果,你们要吗?”

就在他们懒洋洋地躺着休息消化食物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还有?”

一听吃的,刚躺下的丸子头少女立马双目圆睁,也不管撑不撑了,直接利索无比的坐了起来,然后起身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我说师妹,你吃得已经够多的了,再吃就要撑坏了……”

少女刚从一个果盘中拿起一个水果,离她不远处的一个黑发如瀑的少女便赶紧出言提醒道。

“师姐你就放心吧,我没事的啦……”

丸子头少女不以为意,头也不回,就直接把拿在手里水果的表皮剥开,然后一瓣一瓣的往嘴里放。

“多谢这位大哥了,不仅在昏迷时给我们看护,还请我们吃饭。”

黑发如瀑自然垂落,仅有几个首饰加以固定的少女见劝解无果后,便转头看向另一边,语气感激的道谢着。

“没事,随手为之而已,出门在外,总用不便的时候,能帮则帮。”

另一头端着一个透明杯子的短发青年轻笑着回应道。

“对了,我叫祝灵溪月,不知道大哥该怎么称呼?”

祝灵月看着青年自然、和煦的笑容,不由心生几分亲切,遂出口问道。

“聂林,这是我的名字,身边这两个美女,白发的是白羽,黑发的叫墨羽,是我的妻子。”

聂林喝了一口手中饮料,然后回道。

“聂林?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听过的样子。”

祝灵月还没出口,一个略带疑惑的声音突兀插入。

二人望去,却见不知何时,一个和祝灵月差不多的蓝色衣裙少女,已经来到了他们身边不远处,正秀眉微蹙,一脸疑惑地看着聂林。

“怎么可能,我刚刚长途跋涉来到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根本不认识任何人,你们是我第一次遇见的人烟。”

聂林表面上一脸肯定地摇了摇头,心下却微微一突。

难道这丫头还记忆残留,还是被我忽略了什么?

经过美食的诱惑,哪怕是警惕十分的剑尘也被凌竹这小丫头给拉了进来,然后也一起陷入了口腹之欲中。

一顿吃喝后,虽然算不上熟悉,但也让众人放下了一些警惕,很快就打成了一片,尤其是凌竹和墨羽这两个丫头,都是吃货一类的,餐桌上没少互掐。

“是吗?”

一身蓝色衣裙的灵溪看着眼前青年完全陌生的面孔,确实没见过,但那名字确实好像在哪听过,声音也一样,有些熟悉,但却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不然呢?”

聂林瞥了她一眼,轻笑道,随后又转移话题,问了一句。

“还没问呢,你们是发生了什么事吗?怎么都昏迷在这荒无人烟的森林里?”

“出了点意外,然后和长辈失散。”

祝灵月摇了摇头,看其样子,似乎并不准备多说。

“这样啊,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聂林看了一眼众人,随后又询问道。

“因为还不知道身处何地,所以打算边走边打探一下。”

祝灵月随手拿起一个橘子,边剥边回道。

“你们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聂林有些疑惑。

当然这是装的,他当然知道这里是哪里,其实就是那个叫夜魇诡林禁区降临地点的边缘地带,只不过现在是白天,已经被某种秩序力量给驱逐镇压了。

“嗯。”

她们这一行人,确实不知道这里什么地方,如果是夜晚的话,估计剑尘倒是可能看出端倪,就如同当初在禁区山洞中一样。

“呐……还以为能找到一个识路的人了呢,没想白高兴一场……”

聂林一脸遗憾地叹气道。

“抱歉了,不过,聂大哥你这是要去哪?”

见他神色,祝灵月略带歉意,受人恩惠,却帮不上忙,确实不太好意思。

“我喜欢旅行,从家乡出来后,就到处浪迹,去哪都行。”

透过树叶,聂林看着天空说道。

“聂大哥哥,你的家乡在哪里?你们那的东西都是这种美味吗?”

吃完果子后,又继续往从锅中沸腾的汤水里夹出一块块肉往自己碗放的凌竹突然出声问道。

祝灵月、灵溪也看向聂林,看得出,她们也被这些闻所未闻的饮食料理给打动了,都引起了好奇心。

“蓝星,不过大概已经回不去了。”

这是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重生的,自然回不去。而且以当初那个拼凑的游戏头盔危险性,如果运气好的话,很大概率已经把他前世的脑袋给电成了焦炭。

“蓝星?”

三个各自对视了一下,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看到不解的神色,这地方她们都没听说过。

“为什么会回不去,你迷路了吗?”

灵溪轻声问道。

“算是吧,不过这也没什么的,如果不出来,我根本就找不到老婆,直接打一辈子光棍。”

聂林并没有伤感什么的,现在有白羽她们陪着,他才不想回去继续在底层挣扎呢。

“老婆?那是什么?”

听到聂林口中的新词,三女又来了兴趣。

“就是妻子,老婆是我们那里男人对自己妻子的一种亲密称呼,而女人也把自己丈夫叫做老公。”

聂林笑着解释了一下,然后目光温柔的看着身边还在大吃大喝的墨羽和正在给他倒饮料的白羽。

“……”

众人看到这一幕,不知为何,好像被喂了什么一样,突然感觉更撑得慌了,而且空气中似乎出现了一股酸臭的气味,整得凌竹口中的肉突然就不香了。

“既然都不了解现在所处位置,那要不要暂时组个队,一起走?正好我也有代步工具,既可以互相帮衬,也可以轻松一些。”

收回目光,聂林看向三个丫头,突然建议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