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对持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419字
  • 2021-03-20 23:23:48

“杀!”

很奇怪,明明四周除了聂林他们攻击带来的声音外,再无其它,但充斥着无尽死亡气息的声音却响彻在了所有权所有人的意识中,哪怕捂住耳朵也毫无作用。

那声音出现的一瞬间,其裹挟的恐怖意志完全碾压了零号体内的灵溪众人,让他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在一阵恍惚中气血逆流,然后眼前一暗,便全部陷入昏迷当中。

“该死!”

“听”到这个声音,聂林不由破口一骂。

这个“声音”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与其说是声音,倒不如说是一种意志、念头之类的东西,直接通过能理解的方式将它恐怖的一面诠释给别人。

当初在荒漠中,就是因为自身血统的警示,聂林才能侥幸地避过了即将到来而又无法预料的险境。

“如果谁说这里和荒漠没关系的话,看我怎么怼死他!”

聂林算是肯定无论是这个大陆还是现在这所谓禁区,绝对和荒漠有联系。

“麻蛋!我倒是还能继续承受,但白羽她们可不行。”

现在也就聂林能抵抗这种无形恐怖意志的威压,毕竟无论是在警示场景还是荒漠逃离的那一瞬间,已经有过亲身经历,而且逃离后又经虚无之地、时空隧道以及混沌大陆雷劫的洗礼,自身实力又更近一步。

但白羽墨羽实力不及自己,连他都觉得有些压力,更别说她们了。

尤其是零号那边,在那威压出现的那一瞬间,它整个巨大的身躯突然停滞,一双幽蓝电子眼一闪一闪的,无数错乱的数据占据了它的所有运行,差点没死机。

连带着,和它融合在一起的白六她们,都出现了影响。

虽然白羽墨羽实力仅在聂林之下,但她们一直都被保护在幽冥界中,缺乏实战经历,实力根本无法灵活运用,此时已经都单手按头,更有些摇摇欲坠的感觉。

“这里不安全了,你们先回去!”

说完便心念一动,没给白羽她们任何反应的机会,瞬间将她们都收回了幽冥界,零号体内的白六二人也一样。

零号他并没有收回,毕竟灵溪一众还在里面。

他不怎么愿意让陌生人进去幽冥界,所以留下零号作为一道保障,虽然失去了驾驶员,但零号本身也是有智能的,一般战斗、防御之类的,还是能应付的。

“不过,还是我自己来吧……”

看了一眼在失去驾驶员后,更显机械化的零号,聂林心中一动,对它进行远程操控,令其快速分解重组。

少许,几十米高的庞然大物便化作了一个只有聂林现在体型一巴掌就能握住的黑色圆润球体。

两球体拿在手上,然后一捏,黑球瞬间消失无踪,那是被聂林放进了随身空间里。

和幽冥界一样,幽冥铠也被聂林改造出了一个独立空间,但面积没那么夸张,而且聂林本体也进不去。

平时他也不怎么用,甚至经常忘记,一般都是被当做一个临时“储物箱”或者说是中转站来使用,毕竟他有一个随身小世界呢。

“好了,现在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而这里和荒漠究竟又是怎么一回事……”

收拾好一切后,聂林便抬头看向四周。

很久以前,聂林就发现了,他似乎可以“氪命”来变得更耐揍。

只要一受创,然后通过血统恢复后,聂林都能获得相应伤害的抗性,如果同样伤害打击在他身上,一段时间后就会渐渐无效化。

当初一发现这个效果,聂林就兴致勃勃地往死里整自己,雷打火烧、刀砍斧劈以及各种精神冲击,再加上荒漠中的各种陪练,让本身就是不死之身的聂林,更添贼厚的防御。

虽说他的龙人血统本来就体魄强悍,但大富翁从来都不会嫌弃自己的腰包越来越鼓。

现在的他,虽然荒漠那两次都没有直接面对那里面的两方大恐怖,但或多或少,也受到了影响,所以他也算有了些抵抗力,虽然这里压力也有些,但远远不如荒漠哪里,不至于立马想到跑路。

毕竟,总是逃避,是无法解决问题的,尤其是最关键的,他的警觉也没有发动!说明接下来他并不会有生命危险,所以,他想趁着这难得机会刷一波抗性,免得老是被吓一跳。

思索一番,聂林直接裂开头盔,露出已经蓄力完毕的巨口。

刷——

一张嘴,粗壮而又耀眼的金色光柱瞬间射向远方,然后在升起比先前更加壮观的“大蘑菇”后,慢慢转身移动光柱,以自身为中心,将四周三百六十度全部横扫了一遍。

这次“嘴炮”因为聂林的刻意为之,无论是距离还是破坏力度都达到了他的极限,虽然不知道这个夜魇诡林禁区到底是不是和荒漠一样无边无际,但至少在他的精神网络里,除了他站着的位置,一切都被金色光柱所摧毁,连边缘地面都出现了晶化现象。

杀!!

“又来了,不过还在承受范围内,而且这些黑气好像很重要的样子。”

聂林也发现了,那些黑气似乎是这个禁区很重要的组成部分。

先前清理了衣衫褴褛的邪灵,然后出现了纯粹的邪灵,再次消灭后,引出了邪灵王,而干掉它后,又冒出了成批的邪灵王和数不尽的邪灵,又一番清理进行时,好像过头了,终于惹出类似荒漠里逼他夹着尾巴跑路的恐怖意志。

而那些邪灵无一不是由随处可见的黑气构成,而且还可能是根本来着,不然怎么他这一次嘴炮下来,那个回响意识中的“声音”又增添威力?

“很好,接着来,只要不能一次干掉,你越打我就越兴奋……”

事实的确如此,在荒漠里,聂林一般都是只要被虐一次后,第二次就能找回场子,第三次直接干掉对方,当然这是在同一个目标且实力不变的情况下。

轰轰轰轰……

硬顶着身边那好像已经充斥了整个世界,仿佛已经要实质化的压力,聂林张嘴又来了一发嘴炮,给已经完全晶化融化的地面再犁上了个遍。

杀!!!

“那你来啊!吼个屁呦!”

来来往往的就那么一个意思,聂林有些烦了,停下光柱的输出,直接对着天空也来了个回应,并辅以双手竖起的中指,以示衷心。

虽然身上压力很大,好似背负山岳,又如挤压一般……但他已经清晰的感觉到了,他的身体素质又有了明显的提升,再过一会儿,他就能摆脱一部分那个神秘存在弄出的威压了。

虽然他不知道能不能打得过,但也想见识一下,大不了直接再次撕裂空间跑路,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只要不死,一切都有可能。

“不出来?吃你爷爷一口千老痰!”

见除了回荡意识中,有些吵闹的声音外,再无其它后,聂林直接对着天空又是一个嘴炮,同时,竖着的中指也金雷跳动,然后对着两边一指,耀眼的金色雷瀑瞬间涌向四周。

轰轰轰轰轰……

又是一顿狂轰滥炸,地表又下沉了一截。

刷——

突然,就在聂林还在输出时,一道黑色烟柱突然从上方对着聂林轰来。

心有所感的聂林,直接收起攻击,一个闪身躲开了突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