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禁区(下)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351字
  • 2022-01-15 12:16:07

漆黑的夜幕,不见丁点星光垂落,倒是地面黑暗中一些散发惨绿色的植物,让到处都是参天古木的森林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

但,这些绿光也让死寂的丛林带上了阴森诡异的氛围,格外的人碜。

嗡——

就在这种氛围下,一阵低沉的声音从古木荆棘丛后面传来。

随着声音原来越大,与周围阴森幽暗的惨绿色不同,耀眼的白色亮光驱散了一大片区域。

更诡异的是,在白光照射范围内,无论树木还是土石,都纷纷冒出大量的黑色的烟雾,随后渐渐消散在耀眼的白光中,在消散的那一瞬间,烟雾隐约中露出一个狰狞的鬼脸……

轰隆!

在巨大的轰鸣声中,驱散了黑暗的白光光源从一块巨石后面破碎出,强大的撞击甚至形成了无形的冲击波,激起大量尘埃,更将无数崩碎的巨石碎片击飞上半空中或者射进四周的巨大树干里。

待尘埃落定,一个庞然大物正以身下四轮极速滚动着向着前方飞逝,而白色的亮光就是从它前面左右各一的大灯中发散出来的。

在战车内部,剑尘他们正通过一面投影观察着外界的情况,而时间一久,让他们都变得惴惴不安起来。

死死的盯着投影画面中的各种景象,尤其是哪些不断从白光照射后的区域里飘散的黑烟,让他们心中的一丝侥幸荡然无存。

“这里……好像是……是禁区——夜魇诡林!”

冷汗不知何时布满了侯迩全身,几乎是哆嗦着牙蹦出了心中的话。

其他人也没多好,哪怕是剑尘,都把双拳紧握得发白。

“不要……我还不想死……”

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凌竹低下头,全身颤抖着哭了起来。

对此,祝灵月他们都沉默了,一股绝望悲戚的气息开始弥漫在不断变换的投影下面。

“那个……你们怎么了?”

看着那几个似乎是豪门子弟的人在看了一会儿那叫什么投影技术的奇妙法术后,都一副死到临头的样子,灵溪有些莫名其妙起来。

“我们都要死了……我想回宗门……我不想死……哇……”

没有人看向她,倒是还带着泪花的凌竹突然大哭起来。

“你别哭好吗?说一下你们到底怎么了?”

而就坐在她身边的灵溪,猝不及防的被她这大嗓门震得一个恍惚,只能捂着耳朵,一脸无奈的询问起来。

“哇……”

但最先回应她的,就是耳边再上升几个档次的哭声,这次连双手捂着都不管用了。

“混沌大陆很大,至今都没有任何生灵能看清它全貌,哪怕在已知区域里,也不尽是能让生灵存活的环境,而是有着各种各样的死亡禁地。那些禁地都是死亡的代名词,从来都极少有生灵能从里面完全活着出来,就算侥幸逃出来的也全部是神智尽失的疯子,而这些疯子在不久后也会凄惨的死去……那些禁地没有等级划分,来源也众说纷纭,一直都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但能肯定就是——它们都是生命的禁区!”

有些绝望的祝灵月,低着头诉说着她知道的一些情况。

“这里是一已知的禁区,发现至今也没任何存在知晓它的来源,在白天它和正常的森林一样,看不出丝毫异常,哪怕是劫境强者也不行。

可一旦入夜,这里就会被黑暗所笼罩,从外面看只有一片漆黑的阴影,直到第二天天亮时才会散去。

而在入夜后还停留在这里面的存在,就会毫无踪迹的人间蒸发。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那些存在都怎么了、去了哪里……

发现至今,失踪在夜魇诡林的生灵不计其数,一直都是大陆上让人闻之色变……”

剑尘算是众人里最有定力的,现在已经走出了那本能的恐惧,对着灵溪说出了自己了解到的情报。

随后,扭头看着前方不远的投影中不断飘散的黑烟,接着说道。

“曾经,一个前辈侥幸从刚刚入夜的诡林逃出,但已经神智失常的他,根本说不出任何情报,而在刚出来不久,他就在散发着恶臭中全身腐烂着彻底死去,在那一瞬间,他那逐渐腐烂的身上飘出了大量的黑色带着鬼脸的黑色烟雾……我们也是看见那些鬼脸黑烟,才证实了这里就是夜魇诡林禁区。”

“这……”

灵溪听着听着,不禁毛骨悚然起来,这完全超出了她的认知,最恐怖的是,似乎闻到了死亡的气息。

而剑尘说完后,就不再言语,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投影中的种种景象,其他人则呆滞的沉浸在了自己的绝望氛围中。

“你有办法!对吗!”

看着消沉的众人,灵溪突然灵光一闪,赶紧在意识中呼唤起来。

别墅里,没有丝毫影响,依旧灯光璀璨。

聂林没有睡觉,此时正一心二用,一边盯着外界,一边左拥右抱地将白羽和墨羽两女搂在怀中,双手或撩动着她们柔顺的发丝,或轻抚她们嫩滑的肌肤……

在听到灵溪的呼唤后,让他无奈了,难道这丫头真是主角不成?

接二连三的灾难,让他都还没开始“榨取“她的价值,反而赔上了不少东西。

虽然那些东西,在他这里除了生命之水外都是垃圾一般的存在,而生命之水更是他的血统产物,只要他还活着,几乎是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我倒想说没有,可惜不行啊,你死了我就得被老天撵着屁股打。

聂林心里是这么想的,但嘴上还是无奈起来。

“有啊,都说了保你们的,不过,丫头你是准备卖身抵债了吗,要知道你现在可是穷得叮当响。”

“啊?这……”

灵溪有些呆了,确实,直到现在,她先前就欠着聂林的账呢,哪怕做了一个任务,也根本不够还的,更别说,现在好像又赊账雇佣了他的手下,而且还没问赊了多少。

“我欠了多少……”

灵溪弱弱得问了一句。

“战车租赁,诚惠10000兑换点。司机两名,诚惠200000兑换点。总计210000兑换点。谢谢。”

聂林胡乱报出了了一个价格,但让也是一个让灵溪彻底炸毛的数字。

“为什么那么贵!!”

听后,灵溪差点没直接在现实同步咆哮起来。

“一点都不贵,要知道,你手臂重新长出来就用了我的一瓶生命之水,对了,生命之水就是复活那什么黑啊柱啊的药剂,一瓶都不只这个价了。”

聂林毫不在意她的翻滚的意识,慢悠悠的回应着。末了,扭头在正准备捣鼓什么坏点子的墨羽脸蛋上吧唧一口。

是哦,那那种东西简直就是神物,虽然不知道让她断臂重生是不是那什么生命之水,但二柱他们用的绝不是轻轻飘飘的一句问好就能换来的。

越想越觉得不好意思,合着一直都是她在索取,根本没什么回报,虽说身体里的那家伙说过算是被她救了,但那也是为了自己和村子而已,救他纯粹是意外。

想到这里,灵溪小脸越发躁得慌。

“那你想怎么办……”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