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枝节横生(下)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667字
  • 2022-01-18 19:12:00

一个山洞中,一堆柴火摇曳着橘黄色的火焰,驱散了黑暗和冰冷。

“唔……”

火堆不远处,躺在干草上,昏迷许久的灵溪渐渐恢复了意识。

“我这是怎么了……”

撑着有些乏力的身体,灵溪甩了甩还有些迷糊的脑袋。

“对了!乡亲们……呜呜……”

随着思路的清晰,先前山谷中的一幕幕不断回荡在她的脑海中,巨大的悲痛涌上心头,让她不禁抱着头,失声痛哭起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已经安全了……”

就在这时,一只小手轻轻一揽,将悲恸中的灵溪拉进了一个怀抱中,同时温柔的声音也在安慰着她。

“人死不能复生,他们在天之灵也不希望看到你这样的……”

温柔的声音继续安慰。

但痛哭中的灵溪在听到这话后,却猛然一惊,哭声停止,挣出怀抱,随后急切的脱口一出。

“你能不能让他们都活过来?”

被挣脱怀抱的那人听后,不禁一愣。

而火堆另一边不知何时已经坐上了几人,他们看见也听见了一切,不过也就面面相觑一下,随后都一致地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忙手里的活计了。

“这是不可能的,生死轮回,这是天意。”

怀抱主人摇了摇头,拍了拍看起来有些不太正常的灵溪的后背,轻声劝慰道。

“能不能!告诉我!求你了……”

但她好像没听到一样,继续状若癫狂对着空气大声发问着。

“你还是先睡一会儿吧……”

一个声音在灵溪的意识中幽幽泛起。

话音落下,一阵疲惫席卷了她四肢百骸,睡意也在一瞬间吞没了她的意识。

身子一软,整个身体又倒进了先前的怀抱中,带着泪痕,呼吸渐渐均匀起来。

“看来那些村民的死,对她的打击很大。”

火堆那边,一个瘦削的少年枕着双手躺在一块石头上,闭着眼睛,有些无奈的说了一句。

“是啊!亲近的人惨死在自己眼前,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会好过的……”

这是他身旁的一个微胖少年说的。

说完便默默的看着眼前的火堆,一动不动的,熊熊烈焰倒映在他眼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瘦削少年抬起一只眼皮,瞥了他一下,然后继续闭目,似在养神。

而他们对面还有一个少年在盘膝而坐,淡淡的波动环绕在其周身。

“师姐,她没事吧。”

一个丸子头少女,蹑手蹑脚地走到正将灵溪慢慢放回干草上的一个散发少女身边,细若蚊声地询问道。

“不知道,打击太大了。”

散发少女摇了摇头,边说着,边轻轻拭去已然入睡人儿的泪迹。

“那几个怎么样了?”

散发少女回头对着丸子头少女问道。

“没有醒来的迹象,不过睡得很香。”

丸子头少女手指戳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才回答她。

“好了,赶紧休息吧,我先看着,到时再叫你们。”

说完,便坐在灵溪的身边,继续照料她。

“哦。”

应了一声后,便在一边干草上找了个位置,拍压几下后,伸了个懒腰,就往上一趟,少许,呼吸渐渐均匀起来。

见此,一边的散发少女不禁莞儿一笑。

这些少年少女就是灵虚宗的那几个核心弟子。

被带出空间裂缝后,因为修为较高,没多久,就一一醒来。

因为不知道身处何地,而天色将晚,只能找了个看起来比较干燥的洞穴,在确定没威胁后,简单打理一下后,便生火准备将就一宿。

火光给洞内带来了光明,看着带着泪痕的少女,祝灵月有些思绪飘飘。

在山谷里,大师兄打开了师叔稍稍给他们的万里传送符,但无法抵挡师叔他们打斗时产生的余波,最后更是被两股力量碰撞产生的庞大爆炸给强行推进了传送符打开的通道中。

而在那一瞬间,强大的力量也将他们一一震晕。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意识彻底陷入黑暗的前,她似乎看见了眼前这女孩,本来还在昏迷的她,却突然睁开了双眼,一双金光闪闪的眼睛,不对,似乎眉心还有一只……

可是,她先前也看见了,这女孩刚才醒来睁开的眼睛明显和常人一样,都是黑白分明的。

想到这里,祝灵月不禁伸手,将灵溪的额头上有些凌乱的发丝,轻轻拨开,仔细观察着白皙的皮肤。

可惜,无论怎么看,除了光滑的洁白肌肤外,什么都没有。

“或许真的是我的错觉吧。”

一无所获的她只能为其整理一下发丝,放弃深究。

时间渐逝,祝灵月没由来地眼前一阵恍惚,一种十分疲惫的感觉涌上心头,并且越来越强烈,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耳边不断对她说着。

睡吧……睡吧……你已经很累了……

不对!

眼皮下沉近半的她,突然一阵激灵。

她已经是合一境的修炼者了,虽然还不能完全辟谷,更是有灵力在身,更没有太多的疲劳,十天半月不吃不喝不睡也不会有事的。

就算他们在山谷时,被战斗的余波殃及,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损伤。

但因距离较远,并且他们出门在外都随身带着疗伤丹药,醒后便一一服用,所以现在已无大碍。

正常情况下,怎么会出现疲乏的感觉?

祝灵月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十分不对劲,刚想运行所修功法,但全身乏力,体内灵力更是沉寂迟缓,调动不了丝毫,而恐怖的睡意正在蚕食着为数不多的清醒,让她一点一点的开始消沉。

渐渐的,祝灵月的视野开始模糊。

而迷糊中,她似乎看见了不远处摇曳的火堆变了成了惨绿色,让本来温暖通明的山洞,立马变得森然可怖起来。

之后,火堆上依旧升腾的火焰,渐渐交织成了一个阴险的鬼脸,不断环顾着四周沉睡时众人。

好像感觉到了注视,模糊的火焰鬼脸和祝灵月的视线碰在了一起,随后,鬼脸咧着嘴,脱离了火堆,向着她的位置不断靠近。

麻烦了……

这是她唯一的念头。

虽然还存在一丝理智,但被莫名其妙的困意、疲乏缠身,让她连动都不想动一下,只能看着鬼脸在向她逼近。

“我去,又来了,就不能安生一下?”

灵溪手腕上,聂林通过幽冥感应着周围的一切,嘴角不禁一抽。

他的本意是苟一阵子的,但一切好像一直在往反着的方向走去。

救灵溪丫头、救人丫头的人、再救丫头……现在又来危险了,还要再救!

他不是保姆!好不!

现在的情况,无论是现在还是整个大陆,都不怎么清楚了,所以在有一定信心前,他暂时不打算让自己人出去了。

先前无论是白六还是墨羽的出现,都有些和当前画风格格不入的感觉。

尤其是墨羽,救了人不说,还被那个看起来一身正气的道士,二话不说,就要“除魔卫道”。

要进一步了解这个世界,灵虚宗好像是个不错的选择,而那道人似乎对灵溪他们很上眼,瞅眯几下就要打包带走。

但现在灵溪身边的这丫头,似乎不太好惹的样子。

【祝灵月(上)

等级:0

状态:昏沉

天赋:强化灵魂

拥有超出常人的精神意志与感知力。

技能:九灵诀

装备:无影刺(上品灵器)核心弟子套装(中品灵器)。储物袋(中品灵器)……】

就是那个天赋,在刚进入空间裂缝时就被瞄了下,让这丫头起了疑心,好在没露出太多,而她也是迷糊看了一眼,最后被当错觉打消了怀疑。

要不要加把劲让这丫头赶紧睡去,然后自己再用灵溪的身体灭了眼前这绿得发慌的鬼东西?

看着仍然保持着一丝理智,不愿彻底闭眼的祝灵月,聂林有些头疼了。

真够倔的!

在面对无法反抗的绝望面前,不是应该直接闭上眼,四大皆空、无悲无喜地等待着最后一刻到来吗?

“对了,有了。”

突然,聂林感受到灵溪脑袋里的那颗幽蓝色的裂纹珠子,一个主意闪过脑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