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转机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3262字
  • 2021-02-08 17:42:36

“等待死亡的感觉……真是逊毙了……好吧……还是有点害怕……不过……如果你们在就好了……白羽、黑羽……就是不会笑……嗯……还有狂拽吊炸酷炫……到爆炸的零号机……驾驶着它和巨型BOSS硬杠的感觉简直热血沸腾……”

不知道过了多久,漆黑的狭窄养尸棺内,聂林时断时续的自言自语着。他的意识很清醒,只是他依附的炼尸却在尸气渐渐流失的情况下,越来越不受他控制,估计在过一会儿,他连动个手指头的能力都没有了。

“……屁股……有点硌……”

在度日如年的煎熬中,聂林感觉突然屁股下面有什么东西被压着,小小的、硬硬的,费力扭动着有些不太灵活的身体,想将那东西像先前落入棺内的沙子一样挤一边。

扭动几下后却发现,身边还有不少类似的硬物,连身上也有不少,只是触觉大幅度下降的身体没有感觉而已。

“什么东西……先前明明好像落了堆沙子而已……”

吃力地随手摸索了一块指头大的冰凉圆润的东西,下意识地拿到眼前看一下。

【尸晶(高浓度的阴力汇聚中参杂尸气凝结而成的结晶。炼尸培育佳品,也可用于阴寒类型炼金。可分解获得:5~10单位精粹。)】

“我去!馅饼啊!幸运女神这次可别玩我了!”

连续几次失望后,聂林看着视野里的描述,有些惊疑不定。连续眨巴几下眼睛,确定不是幻觉后,才在心里兴奋地吼着,随即,回光返照般,双手双脚并用,快速在养尸棺内摸索着。

一会儿后,费劲地将所有摸索到的圆润硬物,都给挤到双手能够得着的地方,双掌将一块各自硬物握住,然后微弱的白光从从五指缝隙间透出,待光芒还未彻底散去前,再次抓住下一颗,如此重复着。

【精粹+1】

【精粹+5】

【精粹+1】

【精粹+7】

【精粹+10】

……

随着双手的动作,一个个数字不断飘起然后消失,而聂林就那么死死盯着那些不断飘起数字。

“没了?”

下意识地去摸索硬物,却空无一物,而再次来来回回搜索着也没摸到,这让聂林瞬间回过神来。接着赶紧打开精粹栏:

【精粹:200】

“还差20!再找!”

就差那么一点点了,心急如焚的聂林扭动着身体,四处摸索着。

“有了!这里还有一块!”

“那里也有一块。”

皇天不负有心人,费劲心思的聂林终于在头顶和双脚的地方再次找到了两块阴尸晶。有些僵硬的他,休息一下后便再次发动全身,将分别在一头一尾的两块阴物给挤到双手能够得着的地方。

“千万要够啊!”聂林提心吊胆的祈祷着,然后一咬牙,双手光芒再起。

【精粹+10】

【精粹+10】

“耶!万岁!”双手光芒敛去,但没有张开,而是地握紧,此时聂林内心狂呼着。

“冷静!冷静!只有一次机会!我一定要冷静!”强压着心中的兴奋感,快速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精粹的数量只够炼制一次,一旦失败就完了。毕竟哪怕是游戏里,无论是炼药还是锻造都是有成功率的,虽然他可以利用三相中的平衡神力辅助,但黑酋附体的话,同样能让你失败到心态爆炸,这就是恶心的游戏机制。

现在,聂林不求高品质或者渺茫的变异,只求能修复血统的最低品质就行了。

【血统修复药剂】

【材料:血融晶(或精粹20)×1。真灵水(或精粹50)×1。神魄髓(或精粹50)×1。诡秘之血×1(或精粹100)。素材不足,以220精粹代替。】

视野再次浮现圆形的几何炼金阵图,与先前相比,阵图四周整齐地围绕着一圈白色颗粒虚影。那就是他分解获得的全部精粹,只有一次机会,一旦失败,那他真的可以安安静静地等着挂掉了。

“美丽的幸运女神!诸天神佛!玉皇大帝……在上,保佑我一定要成功,南无阿弥陀佛!无量天尊!阿门……”

将记忆里能够祈祷的神灵全部问候了个遍,做了个深呼吸候后,才心下一狠,意念一动将整个阵图激活,同时三相神力里的平衡神力也开始发动,让阵图上的的精粹颗粒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荧光。

看着一闪一闪缓缓转动的阵图,以及上面随着移动的精粹颗粒,聂林心中也是紧张不已。

转动的阵图开始慢慢减速,绕圈的精粹也化作了一道道流光,向着阵图中央汇聚,一旦汇聚融合完成就代表成功了。

很快,全部流光汇聚在了一起,开始交织融合,聂林则揪着心,死死地盯着阵图中心宛如乱麻般的流光。

【炼制成功!】

【异·血统修复药剂×1(金)】

“吼吼!麻那个蛋的!!万岁你大爷的!幸运女神在上!!我爱死你了!!”

看到炼金阵图上金光闪闪的文字,聂林兴奋得在黑漆漆的养尸棺里不顾回音的震荡,兴奋得咆哮着,还踹了几脚棺壁。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聂林终于将心里的兴奋平复下来,看着漂浮在右手掌心上指甲盖大小、流动着金色流光的浓稠液体,没有丝毫犹豫,用左手费劲扒开缠在嘴上的绷带,右手往嘴上盖去,如若无物般,金液瞬间入喉。

少倾,还没来得及反应得聂林便感觉,一阵炸裂感传来,好似体内引爆了个炸弹一样,无法形容的剧痛从身体各处蔓延开来。

剧痛难忍的聂林在狭窄的养尸棺内部剧烈碰撞着,头部、拳脚……凡是能用的都倾泻在棺壁上,连续不断地闷敲声在漆黑的棺壁里回荡着。

不知何时,本来漆黑的环境突然亮起了一丝红光,紧接着红光暴涨,将整个内部的黑暗尽数散去,只剩血红的空间,而在空间里剧烈挣扎的聂林也清晰可见。

寻着光源望去,只见原来平淡无奇的养尸棺内壁上,竟慢慢浮现出无数乱中有序的血红色神秘纹路,上面更是宛如血液般缓缓流动着,突然亮起的血红光芒便是来自于这些纹路。随着时间一久,丝丝黑气从红色纹路中溢出。

黑气刚一出现,便向着被红光照映得血红的聂林涌去,而他的身体也仿佛干涸已久的土壤,拼命吸收着不断涌来的黑气……

不知时间过去了多久,棺里的聂林好像筋疲力竭了一般,躺在血红色充斥的空间里一动不动。而棺壁上血红纹路涌出的黑气已宛如泉水般迸发着,但刚一出来,瞬间就被聂林的身体吸收殆尽。但他的身体,好像无法一个填满的黑洞一样,无论有多少黑气,都能照收不误。同时,淡淡的金色荧芒偶尔从他身上的绷带间隙里,恍如错觉般突兀闪现。

又过去了一段时间,棺壁血红纹路中渐渐不再有黑气溢出,而上面许多区域的血红纹路开始暗淡,直到完全消失不见,恢复成了石壁模样。但如果靠近细看的话,就可以发现,壁上的大部分纹路都出现了“断流”的现象,而“断流”后的某片区域的光芒就会渐渐暗淡,直到恢复成石壁的样子。

在棺内纹路“断流”“熄灭”近三分之二后,沉寂中的聂林,手指头终于动弹了下,随后,紧闭的眼皮兀然睁开,漏出了里面那双迸射出寸许金芒的冰冷双目。

“我……醒了吗?”

轻声呢喃中,双目冰冷散去,金芒也开始收敛,但仍然金光泛泛,漏出有些迷茫的神色。

“对了!我要死了!然后死了,之后又活了,只是又快死了,但最后运气爆炸,炼出了金色加变异的血统修复药剂,吃了后,疼了一段时间便失去了意识,直到现在……”

将有些错乱的思维疏理清楚后,聂林便有些急不可耐的打开了面板。

【玩家:聂林】

【状态:巅峰(喝点血,还可以更强)】

【血统:异·冥王】

由恶蛟精血、僵尸王精血、幽灵王碎片融合异化生成的特殊血统。

1、自愈—只要不被打成灰烬,吸收足够能量后便可再次复原,能量越足恢复越快。(我要被打死了!咦?我又被打活了。)

2、嗜血:对血液有着极度的迷恋,尤其是特殊的血液,是助兴助战的佳品。(打不过你?等我喝杯血!)3、真实之眼:不被虚幻所迷惑,直视本源。(杜绝偷窥。)

4、虚实一念:僵尸、恶蛟与幽灵的完美融合体,可在幽灵鬼体的无形无相与僵尸、恶蛟的强横体魄间自由转换。其中鬼体状态下物理攻击无效,部分能量攻击无效,亦无法攻击,但可对一定目标进行附身,无特殊秘法、瞳术,不可察觉(来啊!来打我啊!)

5、纯粹生机:死亡尽头萌发的生机,它是最纯粹的,死气越盛生机越强,可自由行走于光明的光辉下,无视至阳的克制。(我是一头爱晒太阳的小僵尸。)

6、形神如意:在允许范围内自由幻化,只有完全碾压自己的存在或特殊的秘法才能察觉。(猜猜我是谁?)

7、警觉:提前发现可威胁自身安全的危机。(你要打我!没有?我的直觉是不会错的。)

【资质:白】

【天赋:三相(平衡,时间,空间)】

【技能:炼金术(采集、锻造、种植、铭纹……)】

【装备:1、死亡绷带(同生鬼武,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发挥主人血统全部能力的一半作用)。2、破损的养尸棺—封(残破转态下超越极限汇聚阴气,让它在本已破损的状态上雪上加霜,但却因此和它的主人产生了一丝联系,获得了主人的些许能力,可修复)。】

【精粹:0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