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兼职“老爷爷”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570字
  • 2022-01-14 16:40:26

随着聂林的消失,笼罩着整个天空的血红色雷云还未来得及降下雷劫,便渐渐收缩消散,没多久就踪迹全无。

“我……还活着……”

许久,趴在地上的灵溪,用手撑起身体,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有些不敢相信。

她记得,明明在借助灵泉力量,抱着必死的决心,强行施展自己那仿佛与身俱来的力量,但还没等到最后,就被狂刀打断,还砍掉了自己的手臂。

手臂?

想到这里,灵溪连忙看向自己的伤口。可是哪有什么伤口啊,一条白皙似雪的手臂正完好无损的挂在上面呢。

有些不敢相信地抬起自己完好无损的左臂,不断抚摸揉捏,活动,最后更是用另一条手臂在上面用力一捏。

疼!

用的力气有些大了,让她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不过更多的是开心,这是真的,她没死手臂也没断。

但新的疑问又出现了,她的经历绝不是假的,特别是她跑到一处还未干涸的血泊中,见到一条带着蓝色衣袖的断臂时,心中更是疑惑重重。

“别想了,是我做的。”

突兀的,一个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谁!”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灵溪一跳,神色警惕的不断环顾四周。

“美女别找了,我在你身体里。”

那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但环顾四周却没发现一个人影,这不禁让她有些毛骨悚然。

“什么?”

这一下,让灵溪更加恐慌了,不断转着圈,摸索着自己的身体,企图将那未知的存在从身上找出来。

“我是你的回应者,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似乎知道她的恐惧,那声音只好解释了一下。

这么一说,灵溪也想起来了,她确实打算自身为祭品,再借助灵泉的力量,强行召唤一个未知空间中,且极大可能不受控制的存在,以此来和狂刀同归无尽。

至于她被反噬后,召唤出来的存在会不会成为新的灾难,她也有考虑的。

一开始,所献祭的对象就是无尽的虚空,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存在,一旦她死了,那没了和她关联的回应者,自然会被天地排斥驱逐。

“那不是被打断了了吗?”

她记得还没有得到回应,仪式就被打断了,那时空间之门也应该是关闭了才对,至于后来再次打开的,她并不认为是自己的空间之门。

“差点就出不来,也应该多谢你,让我离开了那些地方。”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走。”

灵溪很别扭,任谁也不想在自己身体里住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存在,所以她十分期待着他自己离开。

“抱歉,我走不了,只要一出你的身体,这老天就会不停的给我上电疗……哦,就是被雷劈。”

那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他也不想的,可是那雷电和全世界满满的恶意实在太烦了。

“那你换个身体不行吗?”

灵溪问道。

“拜托!我也算是你的回应者欸,契约已达成,不待你这待哪?”

那声音想也不想,话音一落就直接拿灵溪的能力说事。

其实他想走的话,随时都能拍拍屁股走人,但他不想麻烦了,最近被折腾得够呛,先苟一波再说,或许还可以兼职个“老爷爷”也说不定。

至于换个宿主?凡是雄性他都不选,非人直接排除,而女人,近在眼前,而且关系也非一般,干嘛要舍近求远。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是自己的锅,把人家召来了,而且从他话和对自己能力的了解,体内的存在可能是被世界针对了。

“凉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事别找我,有事也别找我,就当我不存在。”

说完,那个声音便打算溜了。

“等一下,狂刀呢?”

见此,灵溪赶紧询问她失去意识后,那个让她最关心的问题。

“吃了!”

“吃……吃……了……”

这让灵溪浑身冒凉气,美眸大睁,活生生的一个人居然吃了?这是什么怪物?

“那玩意已经不是人了,而且一开始,那死变态,都脱光光准备怎么着你了,还在乎他死活作甚?”

通过联系和本身的力量,现在灵溪里里外外简直不要太光溜,她念头一起,那声音就轻飘飘的回荡在她耳边。

“什么?”

本能的灵溪双手抓紧因为血液而有些黏糊的衣服。

不过接下来的话到让她放心了。

“安啦,没碰到,你还是纯洁的少女。”

“哦,对了,友情提示一下,那死变态的手下没死光,跑村里祸害去了,虽然里面的人先一步走了,但没跑干净……”

话还没说完,少女脸色焦急的跑进大开的木门。

……

此时,灵泉村里,以往的热闹已不复存在,到处狼藉一片,乱丢的衣服、竹筐、农具什么的随处可见,人影更是只有气势汹汹的持刀凶徒在到处翻箱倒柜。

“说吧,其他人呢?”

而在一个屋子里,那个狂刀的手下,猥琐的瘦子。

将一个四肢被打断,全身血肉模糊的男人踩在脚下,用刀插在他眼前地面,脸色阴沉的大声问道。

“不……”

男人浑身是伤,更被踩踏在地,只能口齿不清的说了一个字。

“好!嘴硬是吧!带上来!”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瘦子示意了一下门外的一个人。

没多久,一个一动不动,低着头、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像小鸡仔一样被提了进来,然后粗暴的扔在动弹不得的男人视野中,特别一双是血肉模糊,呈诡异扭曲的小短腿。

“畜牲……”

看着那血淋淋的双腿,男人那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哪怕被踩在地上,也艰难的蹦出了两个字。

“这话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瘦子只是掏了掏耳朵,毫不在意他的话。

“告诉我!其他人在哪!不然接下来就是他的双手!”

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一个人,那人会意,提着刀,在空中对准已经完全陷入昏迷的小孩的一只手臂。

“畜牲……对我来……”

看到这一幕,男人费力的转动眼珠,对着瘦子怒目圆睁起来。

“说!其他人在哪!”

瘦子有些不耐烦的再次询问其他人的踪迹。

“……”

男人不说话,只是怒睁着眼睛地死死盯着他。

“很好,继续嘴硬是吧?”

撇过头,咬牙切齿的低声说了一句。

“把那小兔崽子的手指头全砍了!”

用力踩了一脚,然后又对着肋骨踹了一下,然后愤怒的对着虚空举刀的那个山贼咆哮了一声。

怎么办!

此时的他心急如焚,他来得有些迟了,一进村,却发现早已人去村空,甚至连东西都不带就跑了,他里里外外翻了个遍,连跟毛都看不见。

现在这个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村民也是因为主动留下来,打算阻挡一下争取时间才被抓住的。

本想撬开他的舌头,不想就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又臭又硬的,打得他们手都麻了,却什么都问不出。

现在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他们的老大估计快进来了,每每想到狂刀最后说的话,没由来的就是一阵哆嗦……

他可不认为老大是在吓唬他们,以前倒是有可能,但最近几年他开始变得残暴起来,虐杀起人来,让他们这些手下看了都头皮发麻。

“把他们和还有外面几个都杀了,我出去方便一下。”

瘦子对着四周的山贼喊了一声,然后就独自提刀准备出去了。

他打算跑了,继续这么下去,没准那一天,就死在自己家老大手里了,至于其他人?死道友不死贫道,有他们在,要出气,狂刀第一个拿他们下手。

“住手!”

然而,就在他刚跨出门槛,一个身影正从门外不远赶来,对着他们高声大喊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