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召唤(下)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2622字
  • 2022-04-18 00:06:12

众人将老祭祀轻轻放在地上,蓝裙少女,也伸出白皙的小手,轻轻抚向老人的面孔,将她那依旧睁着的浑浊双目盖上。

“大家都走吧,我会替你们挡住的。”

少女抹了一把眼泪,然后站起身对着四周的村民说道。

“不行!”

“对,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孩去面对狂刀,而我们这群大老爷们却夹着尾巴逃跑呢?”

“没错!”

……

“听我说!”

看着议论纷纷的众人,少女突然大声起来,让四周的嘈杂顿时沉寂。

“刚才祭祀奶奶已经说过了,狂刀有问题!他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少女强调了一下老人。

“而我,是大祭司,保护灵泉以及灵泉村,是我的义务!而且我也有力量!”

说完,她的额头上,在丝丝湛蓝流光中,一个流水纹路渐渐浮现,同时淡淡的蓝色荧光也在她体表轻轻流动。

“灵泉印!”

“居然这么快!”

“那么我们不用走了才对啊!”

“对啊,直接召唤灵泉的力量打败山贼……”

……

在看到蓝裙少女的情况后,村民们不由得泛起了一线生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但少女接下来的话却让他们彻底跌入深渊。

“不行的,狂刀身上有邪灵的气息……”

说完,少女敛去流水纹路,全身异象也渐渐散去。

慢慢蹲下来,跪坐在老祭祀遗体身边,动作轻柔的为她整理衣服、用自己的长袖擦拭着那被岁月刻满痕迹的脸庞……

“什么!邪灵?”

“怎么会?”

“怪物……”

而周边的众人脸上一片死灰,不少还不由自主的瘫软在地。

邪灵,混沌大陆上,一种无处不在的怪物,从何而来,怎么诞生的,无从得知,至少没人传出过关于它们的来源。

普通人看不见,摸不着,只有修炼之人才能看见它们。它们能够附身各种生灵体内,勾动宿主心中的恶念,潜移默化地将他们变成喜欢杀戮、毁灭的魔头,所到之处皆是寸草不生、血流成河、尸横遍野……

“都走吧,带着奶奶一起走,我有一个办法可以阻拦狂刀。”

少女将老人脸上最后一处角落擦完,缓缓起身对着众人说道。

“……”

但村民们却沉默了。

“走啊!没时间了!”

看着还在沉默的众人,少女大声的对他们说,同时推了好几个人,让他们后退,然后转身向着村口大门跑去。

“……”

“走吧,邪灵只能靠大祭司的这类力量才能对付。”

“那不是我等凡人能对付的,别让大祭司白白牺牲了。”

“啪!”

“对不起了!大祭司!”

“啪!”

“啪!”

……

看着少女的背影,一个又一个的猎人甩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完后皆是赶紧招呼村里人赶快离开,慌忙中也不忘弯身将被整理好的老祭祀遗体抱起,然后快步向村后跑去。

“啊!宝贝!我来了!”

快马加鞭,先一步独自到达村口的狂刀,看着石墙中间紧闭的木质大门狞笑起来。

“我的血刃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痛饮活血了!”

将身后的通体漆黑,但刀刃却泛着诡异血芒的魔刀解下,神色有些狰狞地轻抚着刀身。

“吱——吱——”

摩擦声中,大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条一人通过的缝隙,一身淡蓝长袖裙装的少女从中缓缓走出。

“瞧!我看见了什么?”

跨坐马上的狂刀,看见只有一个人出来后,似乎发现了什么一样,急忙一脸震惊的说道。

“哈哈哈!一个丫头片子!是来给大爷享用的吗?”

不过,也就一会儿,震惊就变成了嘲讽。

“……”

少女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站在木门不远处。

“哑巴?”

“……”

“那就太没意思了!没有哀嚎助兴,实在无法令人兴奋,尤其是一刀一刀的从下往上将把你剁碎时的哀嚎!哈哈哈……”

似乎笑够了,看着依旧无动于衷的少女,狂刀抽刀一指,直接把自己的目的说出。

“赶紧的,把你们泉水里的宝贝拿出来吧,大爷我会大发慈悲的让你们留个全尸。”

“不可能!守护灵泉是我的使命,绝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它!”

少女终于出声了,但语气无比生冷坚决。

“不可能?哈哈哈哈……”

狂刀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再次狂笑起来。

“你拿什么挡我?”

说着一个刀花后,手中黑色长刀猛的对着少女方向一劈。

肉眼可见的,一道血红光芒从黑刀上泛起,然后离身化作一道血红弯月刀气,将数丈高丈许厚的石墙劈出了一个差点就穿透墙壁的凹陷。

所过之处都留下了一道沟渠,而少女就离沟渠几步路的距离。

“我的一切……”

低声中,少女先前隐没下去的流水纹路再度浮现,湛蓝色的流光渐渐流转全身,同时她也开始指掐玄奥手印。

“我,灵泉村灵泉大祭司——灵溪,以灵泉的力量为引,自身为纽带,在此请求——未知空间的存在,我愿以自身血肉、灵魂献祭于您!请您降临于此!”

随着少女灵溪的手印,她身上的蓝芒越发的耀眼。

而在最后一个话音落下后,额头上的流水纹路骤然亮起刺眼的蓝光,紧接着,蓝光破体而出,直直地射向高空云层中,远远就能看到一道通天光柱,以及一个正在缓缓成型的倒旋漩涡,丝丝压迫感从中传来。

“臭娘们!住手!”

顿感不妙的狂刀,先前那副嘲弄不屑的神色顿时消失,不知何时,他的双目已被黑色吞没,全身更是翻涌着滚滚黑烟。

“我让你住手!听见没有!”

见漩涡中越来越强盛的力量,狂刀坐不住了,直接在马鞍上起身,然后用力一踩,恐怖的巨力直接把脚下坐骑压在了地上,眼看一副活不成了的样子。

紧接着,借助推力,向着光柱下的人影飞去,过程中还快速一劈,就是一血色刀气先一步他去。

“灵盾!”

光柱中人影急忙抬起双手,随后,一个半圆形如流水般的护罩便快速生成,将她保护在内。

轰——

一阵尘埃中,血色刀气消失,流水护盾虽然薄了很多,但依旧顽强的将主人保护在内。

“给我死!”

尘埃还未完全消散,黑身血锋的长刀便准确的砍在了先前刀气的位置,让流水护盾一阵晃动。

“开!”

猛然一压,流水护盾更不堪重负了。

“……求您了……呜呜……救救我们……我把我的一切都献给您……求求您了……”

护罩内的人影等待着冥冥中的回应,一边输送灵力,一边断断续续的祈求着。

她,其实已经快撑不住了,但仪式还没得到回应,她只能尽力去撑,为自己也为身后村民的撤离多争取一点时间。

可惜,狂刀似乎察觉到了她的想法,又加大了力度,这一下,流水护盾彻底挡不住了,直接破碎。

狂刀见此,机会来了,对着全身笼罩在光芒中的身影就是一刀。

手起刀落,血色的刀锋带起了一阵血雨以及一齐肩而断的带袖手臂……

“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淹没了灵溪的意识,气息一乱,通天的光柱,渐渐消失,天空的漩涡也开始平息。

“我……”

看着消失的光芒,灵溪好像感觉不到断臂的疼痛了,怔怔的看着天空正在恢复原样的云层。

“放心!我会让你和村子里的那些蝼蚁一起来陪你的,待将你玩腻后,再一点一点的从下往上,让你清晰的看着自己肮脏的躯体被剁碎!!”

漆黑双目的狂刀用力捏着灵溪的下巴,然后语气阴沉的对她狞笑道。

“老……老……老大……”

就在此时,远处刚赶到的瘦子突然指着天空有些哆嗦的说道。

“嗯?”

听后,狂刀将木然的灵溪用力甩到地上,然后抬头看向上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