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微型魔导炮

  • 大龙来了
  • 幻想三千
  • 3143字
  • 2022-01-11 23:27:28

【微型魔导炮(开启)】

魔导科技,开机状态:长1m,直径7cm,重二十㎏,口径30㎜。待(关)机状态:9.6cm直径球体,重量不变。轻小便携,可加装于小型车辆等载具或直接手提发射(如果能承受能量波动的话)。

“不错不错!”

双手将在一根全身流动着白色纹路的管状物,然后仔细打量着,聂林发出了满意的声音。

“突然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试一下它的威力呢!”

“不过,突然想起了一个也许会让自己显得很蠢的可能。”

本来有些蠢蠢欲动的聂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既然幽冥和死亡都能用出自己血统能力的一半力量,那么干嘛不把它们变成魔导炮呢?”

或许因为刚得到的原因吧,所以聂林经常会忽略血统带来的能力,就像从前刚开始游戏时一样,不会利用唯一的炼金术解决来问题。

“还好……”

试着让自己身上死亡绷带的某一部分变成魔导炮,但却无果后,聂林才松了一口气。

“不对啊!好个屁!居然不能局部变化?”

转眼间,聂林又反应过来,虽然或许是因为削掉一半了能力的缘故,但也不能保证,可以发挥出全部能力的自己没有类似的问题?

“不过经验实在太少了,以前游戏里根本没掉落过血统,导致现在对所谓的血统一直都没有一个充分的认知与应用。”

聂林思索了一下,大概了解了现在这种情况的原因。毕竟,现在这个环境小怪没有一个,随便蹦出来的却是大佬级别,自己现在就是一个小萌新,根本没资格和那种级别的单挑。

“那就来练练吧!”

说完,阵阵黑气便从死亡绷带的缝隙间溢出,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将聂林整个身影都包裹起来。

片许,黑气渐渐收拢,一个人影渐渐清晰起来。

那是个留着一头短发,身高一米八以上的青年。此时的他,仅有一条短裤遮身,无遮部位露出了线条明显但又不夸张的肌肉,同时四肢、胸口、脊椎等部位都生有条条金色的纹路,仿佛筋络一般缓缓流动着金色的光芒。因为幽冥空间里全是血红色的色泽,青年全身都泛着一股红芒,就像个小红人一样,发色肤色什么都都看不来,倒是一双金色的眼睛倒是没有任何影响,仍旧自顾自地流动着自己的金色光芒。

“可惜没有镜子,看不见曾经自己那帅气到掉渣的英俊脸庞!”

青年骚了一把短发,有些臭美地说道。

“这纹身够酷的!”

瞥了几眼,又摩挲几下手上和胸口的金色纹路后,青年发出了赞叹声。

这青年不是别人,就是利用血统能力“千变万化”变化后的聂林,此时的样子是前世的样貌,只不过多了很多的神秘感。

随后,聂林又试着变化成其他的样子,诸如人物、动物、虫子、植物等等。

折腾了一会儿后,他便发现自己只能变成比自己弱的活物,而且还有种束缚感或者飘浮感,体型差异越大感觉越明显,而像兵器、石头之类的死物都无法变化。甚至连变成的活物都会出现“四不像”、有形无意、形意不符等情况。

当然也有特殊情况,比如有几个形态,哪怕不动用血统能力,也能自由变换。它们就是血统融合后一直用的冥王形态,融合前的僵尸王、幽灵王以及恶蛟形态,呃,还有一个没断奶的婴儿形态。

那婴儿估计就是作为炼尸基础的那个无魂婴儿了,没想到居然一直保持着生前的样子。

“看来我太小瞧了这能力。”

随后,变形状况百出的聂林,在消耗大量死气后,便一下后倒仰躺在了空间里。

“继续!”等体内死气回复得差不多后,聂林又开始了变化,只要记忆里能想到的他都挨个试着变化,一旦能变化的,他便尽可能的回忆它(他、她)的习惯、习性等。

随着时间的流逝,聂林的变化之束越发熟练,而此时的他正以一只喵星人的形体游荡在幽冥空间里,空间的“特色”,让这喵星人通体血红,唯有金色双目不受影响。

聂林变成的这只喵星人,不论形态、神色都如同真正的喵星人一样,完全看不出它是一个人形怪物变化的。

“这下就差不多了,剩下的只能等待实战运用了。”

喵星人一改懒散悠闲的神色,双目金芒一闪,全身黑气翻涌、纠缠、膨胀,但转眼就开始收缩,待完全收敛后,聂林本体再次出现在血红空间里。

“而且,我是能局部变化的……”

说着,右手绷带松开,从手腕开始,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毛茸茸的爪子,就像先前喵星人爪子放大了许多倍后的样子。

“只能说,死亡和幽冥不能局部是因为被削一半的缘故。”

看了几眼变成猫爪的右手后,心念一动,毛发收缩,露出了里面上面复杂而又神秘的金色纹路,而转眼间,死亡绷带复位,将肌肤纹路再次覆盖隐藏。

“不过这样也好,魔导炮倒是不算浪费,不过就是烧钱啊!一枚绿色的烈阳晶居然只能发出六次攻击,而且还是低输出!”

魔导炮是好东西,那玩意儿打怪简直不要太爽,游戏里,小BOSS只要一不小心就会被一炮带走,大BOSS也能起着巨大的作用。当然那些都是高级货色,自己手里这微型化的魔导炮绝对比不上,但效果也不可能太差。

“诶,接下来必须要尽力弄‘弹药’了。”

看着剩下的一小堆烈阳晶,聂林不禁叹了口气,禁不起折腾啊,无论是弹药还是精粹,都得靠它们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先把魔导炮带出去安装在幽冥的甲板上。”说完便看向放在不远处的一个黑色球体。

……

外界依旧烈日悬空,而且稳居中央,丝毫不见任何偏斜的迹象,站在阳光下,影子只有脚底下那么小小的一片。

“我勒个去!都这么久了,怎么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过一样?”

站在甲板上,聂林顶着头上的烈日,全力发动真实之眼眺望前方,并且极限张开意识网络覆盖四周,但除了沙子还是沙子,连一点波澜都没有。如果不是脚下的幽冥一直是他在控制的话,一点都不像是已经行驶了至少上万里的路程,毕竟在他看来,幽冥变化的独木舟,至少比他前世做过的最快的列车还要快无数倍呢。

“难道这里真的是无穷无尽,也没有黑夜的吗?”

看着四周苍茫荒凉的无际沙海,以及头上毫无变化的烈日,聂林十分不解。按照前世,现在至少应该是早上才对,而不是好像一直都没有过变化的中午。

这段时间里,聂林边在幽冥空间里操控着幽冥不断前进,一边利用炼金术和平衡神力凝聚着烈阳晶。现在绿色出现的概率已经达到了百分之六十,估计只要百分百出绿后,就该出蓝了,到时,精粹收集的速度又快了。

“算了,先安装好微型魔导炮。”

将手里抓着的黑色球体,放在船头甲板的最前方,看着球体裂开重组,很快就变成了一口一米多长的炮管,炮口直指前方,而尾部则重组出一个圆形基座,也没有任何螺丝什么的用来固定,就这么牢牢贴在那里。

聂林也试着过去推搡几下,结果让他很满意,以他现在的力气,估计碎石断金不在话下,但作用在基座上却不见晃动,虽然他也没有用出全力,到也够了。

“要不要试一下?”看着安转好后的微型魔导炮,聂林觉得应该试一下效果。

“那就来一发看看。”

说干就干,来到魔导炮身后,意念一动,魔导炮便随着聂林的意识,缓缓抬起炮口对着右面的一个地点瞄准,然后开始预热。只见整座魔导炮上面的白银纹路开始流动着淡淡流光,哪怕实在烈日悬空的情况下,依旧清晰无比。

预热完毕后,便开始蓄能。只见魔导炮全身纹路流转的速度开始加快,不断向着炮口汇聚。这一过程仅在转眼间便完成了,本来那黑黝黝的炮口,不知何时,已经亮起了白色的光芒,一个不同于炼金术的几何阵图慢慢浮现在炮口寸许的虚空中,并缓缓转动着。

“发射!”随着聂林一声令下,其实也就意念一动的事,一束炽白色的光束便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对准的方位,笔直地射去。

“轰!!!!”

响亮无比的轰鸣声,将沙海的死寂氛围给彻底打破了。

寻声望去,只见攻击早已完成,剩下一团大概十几米高的土黄色沙尘正缓缓散落,不断提示着先前那突然而至的攻击之威力。

“八错八错,比起游戏里的威力还要大些,堪比下游层次魔导炮了。”看着远处的尘埃,聂林兴奋地说道。

“船到桥头自然直,等得起,我们一起耗着,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实验魔导炮后,坐在甲板上待了一会儿后,沙子快看吐的聂林,拍拍屁股站起来。说了句话后,还一脸鄙视地对着四方竖了个中指,然后就跳进锅盖那边打开的红洞里。

回道幽冥空间里,聂林又开始了枯燥乏味的烈焰石凝聚大业,不干不行啊,在他眼里,那可都是金钱呐!不!比金钱还要珍贵!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