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盛阳
  • 于黑暗中的微光
  • 纸上影
  • 4573字
  • 2022-02-08 09:25:57

M省省会 S市,东城新区。

凌晨11点钟,整个城市都在黑夜的催眠下进入安稳的睡眠状态。而不知何时,哗啦啦的下起了雨,雨声时大时小,时而粗鲁、时而温柔的拍打着这个城市疲惫的身体。

傅强将一杯热水握在左手手中,他靠在窗边,瞳孔收缩,凝望着外面漆黑的世界,看着警局楼下的路灯散发着微弱的黄色的亮光,看着雨点一滴一滴的啪嗒在眼前的窗户上。

“又下雨……”

傅强昂头,将还冒着热气的热水全部灌进了肚子里。前几起案件发生的时候,几乎也是这样的天气。想到这,傅强面无表情,几乎是下意识的将手中的一次性纸杯捏扁。

傅强是S市市局重案组的组长。

自从今天下午他从省局开会回来,他就一直是这样的积郁的状态。

而今天他去开的会——那个严肃而紧张的、长大两个小时的批评大会,其实主要谈了以下三件事情:

第一件事,就是听取了傅强对近期发生的“连环碎尸案”的情况汇报,严肃的批评了傅强为组长的重案组对最近出现的“连环碎尸案”的侦查的缓慢;第二件事,就是通过了傅强的增加的办案人员的申请;而第三件事情,就是省厅对傅强下达了最后通牒——半个月内如果这起碎尸案再侦破不了,不要说成立“省级重案组”了,所有参与侦办这起案件的所有重案组组员都要受到处分。

一想到这,傅强的心情就难以平静。虽然他早就见过了大风大浪,但是他最讨厌的事情就是连累组员——明明每一个人都已经加班加点,筋疲力尽。

没有办法,夜深人静之中,傅强再一次翻开了这起案件的档案。

二个月前的5月19日、上周7月30日,S市金湖区和新城区先后出现了两具经过分尸的女性尸体,对象均为20至40岁的女性。

第一名被害人孙美玲,女性,36岁,未婚。她的尸体是在河边被发现的,根据当时出警的S市金沙路分局的调查记录和验尸报告显示,死因是机械性窒息,死亡时间不超过两天。被发现时,死者被肢解成头、双手、双脚在内的九部分,暂时还有几个部分没有找到,警方怀疑剩余的部分很有可能已经被水冲走,而她的腿部等尸块因为夏季炎热又泡在水里,已经四肢增粗,尸体周围遍布了绿水和四处乱爬的蛆虫,早就已经产生了恐怖的巨人观现象。

第二名前天发现的受害人郭爱如,21岁,已婚,有一子,被肢解为六个部分。她的尸体被扔在了草丛中,死因同样是机械性窒息。尸检报告显示她的死亡时间不超过一个星期。

傅强看着尸检报告上“死者生前均未遭受过侵犯”的报告,再加上两名死者生活上没有交集的调查结果,他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卡在他们面前的最主要问题就是——

动机?

动机是什么?

很明显的,这是连环杀人案,但是这类案件如果调查不出来动机,那么案件的调查就会举步维艰——除非警察能够找到非常有用的实质性线索——然而很可惜,这起案件没那么幸运。

傅强叹了口气,准备再次翻阅证人笔录。而这时,重案组的门被推开,一个脚步缓慢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关海滨已经有了些年纪了,所以他的脚步并不稳健、矫捷。但是他却是组里非常有智慧的老者。

“还不休息?”关海滨坐在了傅强的对面。

“你不是也没有回去吗?”傅强反问。

于是,两个年过半百的、合作过好几起重特大案件的“老人”在这个寂静的深夜相视一笑。

“我听说今天下午的会里,省厅已经批准了新增人手的决定了?”关海滨说着,他从烟盒里掏出了一根烟。

“少抽点烟吧,”傅强说着,但他依旧给关海滨打着了火。“这不正是你期望的吗?你那么推荐他,这下可心满意足了。我可是把我心中的名额都让给你了。你联系过了吗,他什么时候能过来?”

“明天下午吧。”关海滨刚说完,便强烈的咳嗽了几声。“他说明天上午还有课。”

“有课?这个时候了还上什么课?”傅强有些严肃。

“不是他上课,是他给别的人上课。”关海滨解释道。“他说无论如何要把最后一节课上完。虽然我已经告诉过他很多遍,他的课实际上……没有人听。”关海滨说着,露出难得的笑容。

“照你这样说他其实……”

“他确实是一位典型的被人误解的天才。主攻犯罪心理,他的头脑绝对聪明。这点你放心。”关海滨明白傅强的言外之意,他抢先回答了他。然后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傅强的肩膀。“不过我还是要给你坦白,就是他可能有时候……”

“有时候什么?……?”傅强说着,他也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他疑惑得看关海滨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什么。”关海滨说着,他的苍老而锐利的眼睛变得极其柔和。

“就是……有时候他与生人交流时……会有屏障。我觉得这和他早前的经历有关,但是很可惜的,他对自己的经历很保密。”

“是这样……”傅强说着,默默的吐出了一口烟。

***

第二天上午。

最近一个星期阵雨不断,阵雨将树叶都清洗了一遍,上午,再次出现的阳光充满了希望的青草的味道,似乎一切都是崭新的。

梁好兴奋的走进了S市政法大学。

梁好有着一头乌黑微卷的长发,清澈明亮的瞳孔和弯弯的柳眉。今天,她特意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还特别选择穿了一件蓝白条纹短袖与淡妆相配,显得整个人小巧玲珑。

梁好并不是S市政法大学的学生,她是M省公安大学毕业的研究生。今天,她之所以来S市政法大学听周末讲座,是因为她的好朋友姚永嘉说了要给她介绍对象。

上午八点半,梁好准时出现在了与姚子约定的见面教室。她掏出了自己随身带的书先看起来。而正看着出神,不知何时姚永嘉已经来到了梁好的对面。

“我的好姐妹!你是诚心来相亲的吗?”

姚子将梁好手中的书拿了过来,“《组织学与胚胎学》?你把这本书拿出来读,你是故意要让你相亲对象知道你是法医呀?”

“法医怎么了,为什么要隐瞒?”

“我知道你热爱你的职业,但是你不能在一开始就把人给吓跑!”姚永嘉说着,不由分说的就将梁好的书塞进自己的背包,然后用余光瞟了一眼不远处坐在角落的男生。

“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你陪我听讲座,当然是也是为了帮你制造机会!”

“喂!姚子!他看起来比我小很多!”梁好打从心底拒绝。

“老牛吃嫩草不是正好?”

梁好还是觉得不妥,却无奈姚子却已经将她从第一排推到了第三排角落处男生邻座旁边。

而一坐下,梁好当即就闻到一股潮湿的汗味。她默默的掩了一下鼻子。

八点四十五分,一个年轻男人走进了教室,他左手拎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右手拿着一个牛皮式公文包。进来后,他将东西放在讲桌上,开始在讲台上链接电脑。

“这个就是讲课的老师吗?未免也太年轻了吧。”梁好瞅了一眼,她看不到老师的样貌,只能看到他在不停的低着头链接U盘,插了半天也没插好。

梁好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决定还是用睡觉的方式来熬过这个失落的周末黄金时光。

大概是最近尸检“碎尸杀手”的案子有些累了,梁好竟然很快的就进入了半睡半醒的状态。

——直到半醒时,从远处传进耳朵里的一句话,触动了梁好的某根神经,她才下意识的让自己逐渐清醒起来。

“大家都知道,其实人类选择配偶的指标是复杂的。根据进化心理学的研究结果,我们认为男性和女性在择偶的过程中存在着显著地差异。我们使用来自PSID和ECHP的数据以评估人们选择配偶时在指标中所做的权衡,发现了人体测量特征和社会经济学特征可以互相替代的证据。但是男女的吸引的过程相对而言则简单得多。大家知道是什么吗?”

讲到这里,演讲教师微微停顿了一下,在等待大家的回应。

梁好有些怀疑自己走错了教室,她眯着眼睛,微微抬起头,看到讲台上的教师正在试图调动方学生们的思考,然而显然的,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人有兴趣,也没有人在认真听课,不知什么时候很多学生都已经偷偷的从后门溜了出去。

“好吧。大家都不感兴趣。”

教师抿了一下嘴巴,显得有些尴尬,他索性也放弃了气氛的调动,可他的讲授依旧认真,专注,语速极快:“其实,女性在选择配偶的时候,起到最关键作用的其实是身体的气味。这和很多罪案的发生的原因也是一样的……”

“配偶的选择起到最关键作用的其实是……身体气味?”

梁好默默的重复了一遍,然后她不由得看了一下身边的满身汗臭的男生。

第一节下课后,梁好就重新坐到了第一排。因为与其坐在不喜欢的男生旁边这样浪费时间,她反而更想认真听听这位老师的课了。

果然,第二节一上课,这位老师又面对着几近空旷的教室滔滔不绝起来。

听着听着,梁好不禁觉得这个老师未免有些太可爱了!

是的,梁好能够看的出这位老师已经年过20了,但是,这却丝毫不会影响她用‘帅气又可爱’这个字眼来形容他。

他身材高瘦,着实有180cm。他顶着一头蓬乱松软的头发,耳后一缕卷曲的头发俏皮地立着,让人总忍不住想帮他捋顺。他有着光洁白皙的皮肤,浓密的双眉,乌黑深邃的眼眸,梁好能够非常敏锐的捕捉到他眼神中的神采。他的唇形非常好看,只不过因为没有喝水而显得微微有些干涩,或许这也和他一直在滔滔不绝的授课有关。他穿着助教般的格子衬衫,一讲起课来,双手就不停的在半空中比划、演示,生怕别人理解不了,但是事实就是其实无论他怎么演示,学生们也还是听不懂,他只好每次在自己自问自答完毕之后,尴尬的笑笑,或者是习惯性的缕一下耳后的微微翘起的头发,用小动作来掩饰刚才的冷场和窘迫。

就这样观察着,不知不觉梁好竟然就观察了这位老师一整节课的时间。

当这位老师说“下课”的时候,教室里除了梁好之外,已经空无一人了。

“嘿,老师,你讲课非常有趣。”梁好主动上前,安慰这位老师。

而这位老师明显的愣了一下。“呃……谢谢……”而后他紧绷了下嘴唇,然后奇怪的看着梁好,似乎依旧对她的评价感到不可思议。“事实上……还是第一次有人说我的课'有趣'……”

“我说的是实话……”梁好确定的说着,但是她似乎她也开始怀疑究竟是老师课的内容有趣,还是它说话的语速,表情、姿态使他整个人显得有趣了。“下个星期还会是你的课吗?”梁好期待的问。

“呃……不会了。”他停下正在整的文件和电脑。“其实今天之所以周末补课,就是因为从今天下午开始我就要请假了。呃……因为有重要的事情,比较紧急。”

“是这样啊……”梁好感觉到有些可惜。

“呃……我也觉得遗憾,但是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不是这个班的学生?”

“哦,没错。我以前是医学院的。你的记性很好!”

“这不算什么。实际上在一般情况下,我是能够做到过目不忘的。”他一本正经的说。“亚力克斯.马伦是美国的记忆特级大师,他曾在美国公开赛上接二连三打破世界记录刷新了快速扑克世界记录,10分钟扑克记录、15分钟数字世界记录、5分钟二进制世界记录。但是在美国读博的时候我也做过测试,这不算什么。”

梁好惊讶的看着他。

“这么说你是天才吗?”梁好饶有兴致的问。

“可以这么说吧。”

梁好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正常人应该不会自己说自己是天才吧?”

老师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说话可能又有些令人误解了,他尴尬的抿了抿嘴,用舌尖舔了一下干涸的嘴皮。“那……我还有急事,呃……不好意思,我先走啦。”他向梁好摆了摆手,迅速的离开了教室。

带待他走后,梁好这才发现刚才的教师有一本书忘在了讲桌上了。

“《黎曼猜想的物理学新意义》”。

“果然是高智商的人会研究的问题。”梁好好奇的翻了翻。而在这一本书打开之后的扉页的空白处,梁好看到了一个非常清秀的字迹,稍微带了一点连笔的字迹。

盛阳。

“原来这位老师叫盛阳。”梁好心想。“这个名字听起来又温暖又可爱,果然人如其名!”

————

作者语:

本文致敬我最爱的美剧#犯罪心理#,主角人设参考天才小博士Dr.Spencer Reid~有个别情节有参考犯罪心理里的桥段~(喜欢悬疑片的朋友欢迎入坑哈哈,人人app上能看15季全集)

鉴于本人只是喜欢罪案片,而在设计案件方面是个逻辑白痴,且工作并不是警务人员、有很多资料也都来自网络,因此,本文很多案件在刑事程序等专业方面可能存在漏洞,不能完完全全保证其准确性,请谅解!也非常欢迎专业人士指出其中错误,我会尽全力改正。谢谢大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