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前一章 偶遇
  • 剩男之傻男的故事
  • 慕容雨村
  • 3642字
  • 2020-02-23 15:53:55

人生的际遇很奇怪,在城里打工那么久,我总是无时不刻的,满怀期待的盼望着……

阳光踏着斑驳的碎步渐渐远离树下的行道,不知不觉就攀上了对面的墙头。沿着眼前的马路一直往前走,便是美丽的“环城公园”,公园广阔,绿绿的草坪上有许多大人带着小孩在玩耍,碧蓝的天空,飘荡着各式各样的风筝,像极了生活的五彩斑斓。

我经常一个人漫步在公园的绿道上,不是为了看风景,也不是为了散心,而是喜欢这种悠静的独处时光,风儿撩动绿树,吹皱湖水,唤醒青草,打开了花朵……时间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向前推移,任何的焦躁不安,都可以抛之脑后。

走累了就坐在绿道边的靠椅上,看那些跑步者们一边擦着脸上的汗水,一边享受着运动之后的畅快淋漓;也有扶老携幼者,沿着绿道缓步慢踱,欢声笑语,让人感觉其乐融融。

跨过“环城公园”面前的斑马线,对面便是盛大的“美丽广场”,窗明几净,高楼林立,绿树围绕,楼里有餐馆、商场、影院等吃住娱乐为一体的各种设施。不过,我并不太喜欢进去,而是常常坐在广场的铁椅上,静静的发着呆。

午后,太阳慢慢收敛了热烈,广场上渐渐有些阴凉起来。距离铁椅不远处的小树下站着一个小男孩,目测大约五六岁的样子,手里拿着一个小玩具,欢乐地一路吹着跑着,圆圆的五彩泡泡在他身后迎风飘起,又随风破散。

一声清脆的车铃响,迎面过来了一位骑着共享单车的女孩,女孩穿着一袭黑裙,把车停靠在树下,并在离我一箭之地的铁椅上坐了下来,低头看着手机。

突然,我的心里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这种想法支撑着我迅速起身去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二杯冰淇淋,回来的时候,发现小树下多了一个戴口罩的男人在东张西望,见我来了,男人把一顶鸭舌帽戴在头上,并低着头,像是有意要遮挡什么。

我心下生疑,猜想男人如此装扮的动机,但看周围人来人往,便放宽了心向那小男孩走去。

走到一半,男人突然一个箭步向前,一手捂口,一手托脚,把小男孩横空抱起,继而,挟在腰间,飞奔跑向远处……

我愣愣的怔在原地,看着小男孩在我的眼皮底下被掳走,发出“唔唔”的叫声,在“鸭舌帽”的夹挟下无奈的挣扎,像一只被饿狼捕食下的羔羊。

三三两两的路人纷纷投来奇异的目光,或驻足观望,或惊慌失措,只有那个黑裙女孩从铁椅上站起来,对我大声喊:“喂,快去追呀!”

其实,我也很想见义勇为,挺身而出,只是不知为什么,此刻双手发抖,两脚发软。

“哎!”女孩叹了一口气,脱下高跟鞋便要转身去追,她的一声叹气,令愣住的我顿时回过神来,我竟然在一个女孩子面前当了“怂包”,绝不!我把手里的冰淇淋塞到她手上,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追赶了上去。

“站住!站住!”我一边用力奔跑,一边虚张声势的大声喊叫。

“鸭舌帽”发现我在追他,跑得更快了,但他抱着小男孩,不一会儿就被我追赶上了。

“放下这个小孩!”我气喘吁吁的拦在他前面,一边安慰自己的小心脏:不要怕不要怕!自古邪不压正。一边模仿起电影里李小龙的经典武打动作,在原地蹦蹦跳跳,“哦哇、哦哇”地叫着,希望借助这样的气势来吓倒对方。

“鸭舌帽”见我这般模样,好笑又听话地放下了小男孩,取下黑色口罩,这是一个身材健硕、双眼锐利似鹰的男人,他一边拍手,一边对我竖起大拇指说:“不错!不错,好帅!”

我以为他在夸奖我模仿的样子好帅,不禁道:“不用客气,放下小孩,回头有路。”

“我要是不放呢?”

“不放,你休想离开!”

他露出诡秘的轻笑,摸着小男孩的头,小男孩没有哭闹,亲密地站靠在他身边,继续玩着手里的泡泡玩具,完全没有一点陌生感。

我说:小朋友快过来。可那小男孩站着无动于衷,还说了一句令我绝望的话:“这是我爸爸!”

男人似乎看出我的疑惑,用手指着我的身后说:“你看后面。”

切,这种转移注意力的小伎俩难道会使我上当吗?我也是看过电影的人,你休想耍花招!

他继续道:“放心吧,测试已经结束,你的后面是摄像机,露个帅气的笑脸吧!”

我就是不上当,不转头,不分散注意力,紧紧的盯住他,直到有一位陌生男子拿着一台小型DV摄像机,从身后转到我跟前时说:“我已经拍摄下了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你的追赶是最出彩的,也将被我的粉丝们铭记!”

直到这时,我才有了些许的明白,当今各种新奇网络视频、搞怪直播层出不穷,一点不稀奇!只有你看得到的结果,没有你想得到的意外。

“我们是短视频摄制爱好者,兼拍生活段子,平常活跃于社交网络平台,这是我们的公众号,今天摄制的主要内容是做一个街头测试:当一个孩子被陌生人抱走时,路人的反应是怎样的?”“鸭舌帽”拿出手机解释着。

看着小男孩亲密的扑向他的怀抱,还叫着“爸爸”,我彻底相信了,紧张的心情也松懈下来。

“我们在许多城市、乡村都做过同样的测试,大多数的路人迷茫、看热闹、无动于衷,或者继续赶路......你不一样,是个例外,很勇敢!非常棒!”他对我又是一番狂轰乱炸的夸赞。

拿摄像机的男子架起摄像机对着我,说道:“能对着镜头说说你为什么会敢于挺身而出吗?”

啊?这怎么行,我最怕这种自吹自捧的抛头露面,再说了,上镜前都要有化妆准备和对台词的,先客气一番:“不行不行,不说了,我走了。”

“没关系的,你不愿意露脸,后期制作会给你打上马赛克的。”“鸭舌帽”似乎看出我的顾虑,轻拍着我的肩膀道。

想想盛情难却,说就说呗。我想了又想,终于把憋在心里头的话说了出来:“本来,我是想借这个小男孩之手给我心仪的女孩送冰淇淋,没想到,被你们给破坏了......”

“停停停。”“鸭舌帽”拼命用手挡住摄像机镜头。“兄弟,对着镜头说些正能量的话。”他一边劝阻我,一边对另一位男子说道:“把这一段删了。”

“正能量?怎么说呀?”我不解道。

“你就说:当你看到孩子被抱走的那一刻,脑子里想到的是丢失孩子家庭的痛苦和煎熬,你不忍心让这种痛苦、煎熬再继续,不不不,是不容许这种罪恶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他攥紧拳头,时而声情并茂,时而激昂澎湃。接着,又词穷了一般:“反正,想到了很多。”

“想这么多,你不是早跑了吗?”我直白道。

“兄弟,我们是在拍有价值的东西,不是在说段子,你这么说要被我的粉丝们笑话的,拜托你说一些有用的!”

“我说的这些没用?”我疑惑而又非常的不服气道。“假如,你喜欢一个女孩子,别人给你搞破坏,你会不会生气?”

“你懂不懂什么叫做‘影响力’?我们要用正能量的东西去影响更多的人,而不是你的个人私事。”“鸭舌帽”紧皱的眉头和渐渐轻蔑的表情告诉我:他已经不耐烦了。

这时,过来了两个穿制服的保安,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鸭舌帽”又开始了向保安解释,我趁机得以脱身。

往回走,那个黑裙女孩迎面走了过来,她手里还端着二杯冰淇淋,关切地问:“保安来了,人抓住了没有?”

我回答说:“他们在拍短视频。”

她“哦”了一声,似乎完全明白了,并对我露出了一个友好的微笑。

“你是......我看你挺眼熟的,就是想不起来。”我狡猾地装出好像认识她的样子。

“怎么?你认识我吗?”她果然好奇起来,睁大眼睛问道。

“你是荷花超市的?”我投石问路道,其实,也是胡乱猜测。

“对呀!你怎么知道?”她欣喜道。“我怎么看你也很眼熟。”

“因为,我也是!”这种顺藤摸瓜式的回答无需考虑。

“真的?怎么这样巧!”她惊讶道。“你在哪个部门?”

“我在......”糟糕,我该怎么回答她呢?难道要说真话吗?

“我在环境卫生维护部。”不能再犹豫了,再犹豫就要被她怀疑。

“超市里有这样的部门吗?”她疑惑道。

“有的,之前,我是应聘做美工的......后来,成立了一个‘环境卫生维护部’......领导就把我调过去了。”我支吾着编织出一个美丽的谎言,脸上却感到一阵火辣。

“哦,”她半信半疑的点着头,继而,又自我介绍起来:“我是现金办财务,我叫梁若若,你呢?”

“白添。”我愉快的伸出右手,她两手拿着冰淇淋,露出尴尬的表情,似乎在说:你看,我这样能和你握手吗?

“冰淇淋都要融化了,你赶紧吃了吧!”我缩回手,不好意思道。

“不不不,”她赶紧把冰淇淋递还到我手上,消融的冰水带着温意,传递着我的粗心。

“你买了两盒,有一盒一定是属于你女朋友的,所以,我不能吃。”她推辞道。

“我没有女朋友,另一盒本来是给那个小男孩买的,现在,送给你了。”我迫不及待地解释道。

“哦,你真有爱心!”她脸涨得绯红,不知是觉得羞怯,还是觉得无法拒绝于我。

她终于收下了,然后,我厚起脸皮加了她的微信,两人闲聊一阵,她说:我要回去了。尔后,我也迈着欢乐的步子回家,心情都快要飞起来了。

匆忙洗个热水澡,穿上工服去上晚班。远远的,同事大刘就站在超市门口向我挥手,把扫帚和畚斗郑重其事地递交到我的手上,然后,吹起欢快的口哨,叫喊着“下班了”,像一头饿坏了要下山觅食的野猪一样疯跑而去。

“哎......”看着手里的扫帚和畚斗,我的心里油然而升起一种自卑和不安,这两种情绪盖灭了刚刚收获的欢喜。我为什么要欺骗她呢?我配得上她吗?她看得上我吗?可是,人们都说:对喜欢的女孩毫不保留的什么都说,就等着她和你说“拜拜”吧!特别是在当今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有些东西很珍贵,但一旦打破了就是一堆垃圾。既然,追女孩子不是“小巷赶猪——直来直往”的事,那么,人们为什么又要呼吁“男女双方坦诚相见、相互信任”呢?......不管了,迎难而上,反正,我是不会永远做清洁工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