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解约
  • 巨星从乐队开始
  • 豆大圣
  • 4278字
  • 2021-02-01 20:51:38

“凭什么?你凭什么要解散我们的乐队!”

排练室内,女子歇斯底里的对着一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吼道。

此刻,女子的脸上满是戾气,宛如一头发怒的雌狮子一般,死死的盯着中年男人,一旦对方的回答不能令她满意,她就要狠狠的撕碎对方!

面对满脸愤怒的女子,中年男人丝毫没放在心上,用力吸了一口手中燃着的雪茄,在烟雾缭绕中淡淡道:“这是公司的决定,我只是来跑腿的。”

“不可能!咱们英利唱片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女子拼命摇着头,根本不相信中年男人所说的话。

在她心中,公司对他们Firefly乐队相当的照顾,签约一年多来,公司为他们量身定做了五首歌曲,并安排了各种通告演出,帮他们打响知名度。

眼看他们乐队渐渐有了起色,名气也慢慢打响,等来了却不是公司的大力支持,竟然是一纸解约书。

这让她如何能接受得了?

中年男人吐了烟圈,嗤笑道:“你真把咱们公司当成慈善机构了?你也不想想这一年多来,你们乐队为公司赚了多少钱。就你们挣得那点儿钱,都不够我一顿饭钱呢!”

“你……”

女子伸手指着对方,胸口剧烈起伏,怒气值不断的飙升。

眼看女子压制不住内心的愤怒,准备动手之际,一只大手忽然出现在了她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

被这么一拍,女子立刻扭过头,当她看清来人的那一刻,她满脸的怒气便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却是一脸的委屈。

“队长!”

此刻的女子,活像一个受了欺负的小孩子,正在寻求父母的保护。

来人是个一米八五的高个青年,满头飘逸的长发很有艺术家的范儿,可惜脸上带着一丝丝痞气,破坏了艺术家的气质,倒是显得有些玩世不恭了。

“子瑜,这边就交给我来处理,你和韩冬在一旁看着就行。”

青年笑眯眯的揉了揉女子的秀发,伸手指着身后另一个寸头青年,示意她到那边安静的当个吃瓜群众。

有了主心骨的女子重重点了点头,完后瞪了那中年男人一眼,便转身往自己的另一个伙伴身边走去。

待女子离开些后,青年便扭头看向了那中年男人,脸上的笑容保持不变,道:“哟,这不是咱们日理万机的赵大经纪人吗?你这么个大忙人怎么会来见咱们这些小虾米呢?”

面对青年的挖苦,赵经纪并没有放在心上,抬手一挥,冷笑道:“别扯那些没用的!陈墨,我来这里是正式通知你们Firefly乐队,你们被公司解散了!这是公司给你们的解约合同,你们……”

就当赵经纪伸手从文件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之际,一只大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与他的左脸颊来了一场亲密接触。

啪!

这一巴掌,很响亮!

生生将赵经纪想要说的话打了回去,也让一旁站着的女子和另一位青年目瞪口呆。

“我给你脸了是吧?”陈墨一边拍了拍着自己的右手掌,一边盯着那赵经纪淡淡道。

赵经纪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陈墨甩了一个耳刮子,回过神来的他一手捂着自己的左脸,一手指着陈墨恶狠狠道:“陈墨,你特么竟然敢打我!你是不想活了吧?信不信我弄死你!”

“我劝你将嘴巴放干净,小心右脸也保不住。”陈墨一边说,一边掰着手指缓缓靠近了赵经纪一丝距离。

“陈墨,你别……别过来啊!”看到陈墨向他逼近,赵经纪禁不住颤声道。

此刻的他早已没了那股子倨傲,一双腿也不由自主地偷偷后退着,希望跟对方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毕竟形势比人强,他犯不着跟陈墨这么一个大块头死磕。

看着赵经纪这副德行,陈墨嘴角微微上扬,接着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块口香糖塞入嘴里,咀嚼着道:“这才对嘛,我这人就不喜欢人在我面前摆谱。来,咱们坐下来慢慢聊!”

说着,他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沙发。

虽然陈墨表现的满脸人畜无害,但赵经纪可不敢轻易相信对方。他已经暗自决定,办完正事儿后,一定要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免得陈墨这家伙翻脸,让他继续遭受皮肉之苦。

“呵呵,我就不坐了,咱们还是先赶紧办完正事儿吧。”赵经纪硬着头皮,强笑道。

说话的同时,他的双眼就一直没离开过陈墨,生怕对方一言不合暴起揍他一顿。

“怎么,难道咱们这一年多的交情,都不值得让你陪我坐在这里聊一聊?还是说,你根本就不给我陈墨面子?”

说话的同时,陈墨再一次将手指掰得咔咔作响,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不不不,我只是痔疮犯了,不能坐,我还是站着吧,您你坐着就行。”赵经纪赶紧摆摆手,尬笑着解释道。

那边沙发本就并不大,一旦他坐下后,难免会与陈墨紧挨在一起,万一对方暴起,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了。

因此,哪怕他找的理由有些蹩脚,也要远离陈墨的威胁。

看着赵经纪在自家队长面前吃瘪,一旁吃瓜的苏子瑜和韩冬两人都禁不住在心中暗爽不已。

再让这混蛋继续装大尾巴狼,吓不死他!

“哦,既然如此,那你就站着说吧。”

“是是是……”赵经纪赶紧点头应道。

陈墨伸手指着掉在地上的解约书,随口对赵经纪道:“我没文化,你给我念一念这解约书上写了什么。对了,记得给我翻译翻译各类条款的意思,希望你不胡说八道。”

“好,好!”

即便赵经纪很不情愿,但是迫于陈墨的武力胁迫,他还是听从陈墨的指挥,开始为陈墨他们解读起了解约书。

这份解约书不算太长,满打满算也不过一千多字,赵经纪念得很是认真,并按照陈墨的意思一一解释了每个条款的含义。

陈墨翘着二郎腿,就这么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也不发问。

半小时后,当赵经纪为陈墨解释完最后一个条款之后,他如释重负的偷偷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他脸上带着谄笑,对陈墨问道:“陈队长,您还有什么不理解的吗?”

不知不觉中,他对陈墨用上了敬语,姿态也放得非常低,极尽讨好之势。

“我觉得我全都不太理解。”陈墨微笑着看向赵经纪,淡淡道。

他就是在故意刁难赵经纪,一旦对方无法忍受他的刁难,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暴揍对方一顿了。

毕竟他心中火气才消散了四分之一,剩下的四分之三总得找个由头发泄一下吧。

只可惜,面对陈墨的故意刁难,赵经纪没有半分犹豫,更没有生出半丝不悦,赶紧接话道:“既然如此,那我为您再解释一遍吧。”

见对方如此“识相”,陈墨反倒是没了继续戏耍对方兴趣,于是挥挥手,随口道:“不用,我是开玩笑的,咱们还是继续谈正事儿吧。”

“好的!”。

赵经纪赶紧点头,顿了顿,他又小心翼翼地询问道:“陈队长,那您对这份解约书还有什么意见吗?”

“我没什么意见,你们给的解约赔偿也挺合理的。这份解约书,我们乐队可以签!”陈墨耸耸肩道。

“队长!”

陈墨的这话一出,一旁吃瓜看戏的苏子瑜和韩冬两人立刻就急了。

他们好不容易才签约了英利唱片,成为了一名正式出道的艺人,如今突然解约,他们必定又会重新回归以前无根浮萍的状态,这让他们有些难以接受。

“你们不用说什么了,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这件事儿就听我的。”陈墨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对苏子瑜和韩冬两人道。

“可是……”

“子瑜,咱们还是听队长的吧。”

苏子瑜本想再说些什么,却被韩冬拦住了。

虽说韩冬也打心底不能接受英利唱片的解约,但是既然他们的队长有了打算,他便决定听从。

毕竟,陈墨才是他们Firefly乐队的主心骨!

眼见陈墨强势“镇压”了其他两名队员,赵经纪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起一丝弧度。

他本以为跟Firefly乐队解约需要浪费他一番口舌,却没想到陈墨会这么好说话。

当然,要是没之前那个耳光就更完美了。

好在他距离自己此行的目的达成又近了一步,只需这三人最终能在解约书上签字,那一切就完满了!

“赵经纪,如果我们签了这解约书,那三天后的红莓音乐节怎么讲?我们乐队是能去还是不能去?如果能去的话,又代表谁去?”

陈墨双眼盯着赵经纪,然后问出了这个对他们乐队来说,十分重要的一个问题。

赵经纪闻言呆愣了几秒钟,紧接着他赶紧出声安抚陈墨道:“这件事儿您放心,公司那边也想到了。你们当然可以继续参加三天后的红莓音乐节。只不过,届时你们代表的身份变成了个人,而不再是我们英利唱片公司。”

“哼,你们想让我们代表,我们还不愿意呢!”苏子瑜冷哼了一声,插话道。

无视掉苏子瑜的不友好,赵经纪稍稍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开口道:“还有两件事儿我需要提醒你们,公司那边要求,你们参加红莓音乐节不能演唱公司给你们写的歌曲。此外,音乐节的主办方也将你们的演出曲目缩减为一首歌。”

事实上,关于英利唱片公司不让他们Firefly乐队演唱自己的歌曲这事儿倒是真的,不过缩减表演曲目却是赵经纪临时编造的谎言,他就是故意给Firefly乐队挖坑,以此来报复之前的那一巴掌之仇。

作为一名职业经纪人,他自然有能量给Firefly乐队使一些绊子,让他们在红莓音乐节上铩羽而归。

眼下,他虽已挖坑,但也害怕陈墨再一次甩他一巴掌。好在,对方并没有被他的这些话激怒,他也暂时没有受到皮肉之苦。

不过,相比于陈墨的淡定,苏子瑜和韩冬两人却是气愤不已。

“凭什么我们只有一首歌的演出时间?你是不是在胡说八道?”一旁的苏子瑜就像个炸了毛的小猫,开始质问起了对方。

她可是清楚的知道,在红莓音乐节上,每个被邀请的乐队都有四十分钟的演出时间,如今一下子削减成了一首歌,这让她有些接受不能。

“那几首歌就是给我们乐队写的,凭什么我们不能去唱?”韩冬也愤怒的反问道。

没有歌曲演唱,他们乐队去了红莓音乐节又有什么意义?

“这个我也不能给你们答案呀,我只是公司的传声筒而已,其他的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赵经纪赶紧展现自己的演技,在陈墨他们三人面前装起了无辜。

事实上,他不光知道公司那边为什么会这么做,甚至连收回歌曲的演唱权都是出自他这个狗头军师的建议。

只是这些东西可不能暴露在明面上,否则他铁定要被陈墨这个“暴力分子”揍一顿了。

“我听说,赵经纪你前不久刚刚签约了一个新的乐团,看来这次你打算让他们去红莓音乐节了。”陈墨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赵经纪闻言,脸上直冒冷汗,一副被陈墨看穿了的紧张模样。

“哪,哪有的事儿,呵呵。”

“哦,是吗?”

陈墨的眼神越发玩味了,直看得赵经纪头皮发麻,在陈墨面前没了隐私。

“没,没错,我确实帮公司签约了一个新乐团,但之后怎么安排他们这就是公司的决定了,我一个小经纪人可没有那种权力。”

赵经纪暗暗吞咽了一下口水,还是硬着头皮将锅甩到公司头上。

没办法,他的心思确实被陈墨说中了,之前他就跟公司建议过,让他新签约的乐团顶替Firefly乐队参加红莓音乐节。

只不过,他的这个建议被他们公司的高层给拒绝了,毕竟,Firefly乐队之前也是英利唱片公司旗下的团队,没必要如此卸磨杀驴。好在,公司那边还是听了他收回Firefly乐队歌曲演唱权的建议,顺便也帮他新签的乐团要了一个红莓音乐节上表演的名额。

“哈哈哈,不用紧张,我也只是随便说说。”

陈墨忽的收敛了对赵经纪的压迫感,朗笑着起身拍了拍赵经纪的肩膀,一副和谐友爱的景象。

“呵呵……”

此情此景,赵经纪也只得陪着尬笑,而他的背后早已被汗水浸湿了一片。

没办法,陈墨给他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言语中挖满了坑,一不小心就会掉入坑里。

事实上,陈墨这么做完全就是在试探赵经纪,而从对方的反应来看,他的猜测恐怕十之八九是真的。

不过,陈墨并没有就此发难,将对方暴揍一顿,而是正色道:“好了,咱们还是签字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